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时空追捕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2集

更新时间:2021-10-06 02:48

[剧 名]: 时空追捕/Times
[播 送]: 韩国OCN
[类 型]: OCN周末剧  
[首 播]: 2021年02月20日
[时 间]: 每周六、日晚10点30各播放一集
[接 档]: 惊奇的传闻
[导 演]: 尹钟浩
[编 剧]: 李新春
[演 员]: 李瑞镇 李周映 金永哲 文晶熙 金吝劝 宋永彰 俞成柱 沈亨倬 文知茵 佑熙 裴贤庆
[集 数]: 12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通过电话连接过去的2020年的女人和2015年的男人一起救出了被杀害的总统而发生的故事。

  第1集徐基泰造人暗杀,徐正仁穿越时空
 
  徐基泰在召开记者见面会的时候,突然被远处的狙击手击杀,人群一时乱做一团。徐基泰的女儿惊慌失措的想要跑过去却被保安拦住了,目送徐基泰被送上了救护车。2019年是徐基泰任期的第四年,他的国政满足度为78%,此时他正在前往青瓦台的路上,他告诉助手要修正一下演讲稿,他有亲自想说的话,记者是他的后辈,他作为前辈想要说点话,而不是作为总统。然鹅朴秘书官的电话突然断了,徐基泰觉得很奇怪,这时保镖说前方除了事故,徐基泰就决定先让事故车通过,他们停下来等待着,他看到远处发生了火灾,据说还引发了通信事故。涉嫌藏了300亿秘密资金的白圭民前总统,今天上午去检查接受传唤调查。白前总统在检查调查过程中否认自己所有嫌疑,记者们都围在检察厅外,争先恐后的采访他。白圭民看到了记者群中的徐正仁,她是徐基泰的女儿,白圭民嘲讽她作为现任总统的女儿在背后调查前任总统。徐正仁问白圭民,在2014年爆出白圭民的儿子收受贿赂案件的时候,他也说这是政治报复和暗箱操作。徐正仁又说,前总统的弟弟白正民,已经暴露了关于秘密资金的真相,也提交了证据,在这种情况下难道还会有什么暗箱操作吗。徐正仁提问完之后,白圭民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什么话之后就离开了。紧接着徐正仁就接受了采访,说法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回到家后的徐正仁开始写稿子,写了通宵之后就趴在桌子前睡着了,接了她爸爸的电话她才醒来,爸爸让她回一趟家,没想到爸爸竟然给她准备了生日惊喜。爸爸甚至亲手给她做了一顿饭,希望她能够好好吃顿饭。徐基泰问她白圭民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徐正仁只是说白圭民让她继续努力直到成为和她爸爸一样优秀的记者。李振宇偷偷进入了一个传销公司偷偷拍照记录,结果坐在他旁边的新员工十分激动的和他说话,说自己因为找到了新工作非常激动,李振宇于心不忍,就告诉他趁现在赶快离开这个公司,因为这里其实是非法传销公司,那人十分惊讶也有些不愿相信。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他们公司的人,他知道以后就连忙叫停了台上的演讲,李振宇感到十分的无语。那人也不是什么新员工,而是这个公司的代表。李振宇跑出去之后坐在出租车上朝他们喊,明天电视台就会出报道,他是times李振宇记者。徐正仁在电脑面前播报那则大楼起火的那天的新闻,她突然觉得有些恍惚,她好像看到了些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她惊醒后发现眼前的景象有些眩晕,她突然不认识自己待着的地方。组长突然走过来冲她喊,问她怎么好意思吃1万5千的牛膝骨汤。徐正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周围的人好像认识自己但是自己并不认识他们,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坐在别的办公桌前。她冲出了这栋楼,抬头看到了公司的名字,一个叫做“每日搜索”的小公司。徐正仁打车去了DBS,路上收到了上司发来的短信,十分钟内不回来的话就要解雇她。这时出租车司机也认出了她,问她是不是徐基泰议员的女儿,还鼓励她不要失去勇气,徐正仁觉得十分奇怪。她走进了DBS大楼,发现这些人都不认识她了,只知道她是徐基泰的女儿,让她冷静一点,不要让别人也觉得她已经疯了。金议员给她打了电话,决定去DBS先把她接回来。这时徐正仁在屏幕上看到了她爸爸在2015年演讲时被击杀的新闻。徐正仁打了她爸爸的手机号,发现是空号,而她也诡异的发现现在竟然是2020年。她立刻去电脑上查了这个新闻,当时的嫌犯金镇哲也被当场击毙了。金议员带她去了她爸爸的墓地,徐正仁终于崩溃的接受了这个她爸爸已经去世了的消息,而他们的家也变得破旧不堪。后来徐正仁把自己的变化归结于自己没有办法接受现实而自行篡改了记忆,也接受了在那家小公司上班的现实。
 
  第2集李振宇徐正仁联手改变未来
 
  徐正仁接到了李振宇打来的采访电话,到了约定的地点后,徐正仁并没有见到他人,便又打了电话,李振宇此时就站在徐基泰游说场的现场,正是徐基泰被射杀的那场演讲,李振宇说今天是她爸爸演讲,他已经在现场了。徐正仁震惊的愣在当场,她在电话里听见了她爸爸的声音,徐正仁觉得李振宇在捉弄他,然而警察告诉他李振宇在前几年就因为交通事故而去世了,而资料显示他的电话和给徐正仁打过来的电话是一样的。徐正仁去了TIES的大楼,正是她如今工作的每日搜索,5年前改了名字,主管提到李振宇还记得当时他要采访徐正仁却被她骂了,而徐正仁发现那些话正是她几个小时之前和李振宇在电话里说的,而不是5年前。5年前的李振宇总去警察署,他希望自己弟弟根宇的案子可以继续追查,徐正仁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她给李振宇打了电话,让李振宇写封信放在储物柜的最底层,李振宇决定他她有病,但是在徐正仁的电话轰炸下,他在男洗手间的隔板上写了话,让徐正仁自己去看,徐正仁果然看到了徐正仁神经病三个字。徐正仁确定李振宇所在的时间是2015年10月10日下午2点20分,而徐正仁在2020年10月10日的下午2点20分。徐正仁决定利用这个巧合挽回这一切,改变未来,只有她带过来的手机可以打通李振宇的电话。她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希望可以拯救她的爸爸,而她也调查到正军建设的朴正军社长因为怀恨报道自己受贿的李振宇而攻击了李振宇,日期是11日的下午一点,距离这天已经只剩几个小时了。徐正仁给李振宇打电话告诉她这个事实,李振宇当然不可能相信,嘲笑徐正仁她是真的有神经病,徐正仁提醒他,今天下午朴正军社长会用刀捅他,徐正仁提醒他不要受伤,还有事情需要他做。知道李振宇精确的遇到了所有徐正仁告诉他的事情,朴社长用刀捅了他,时间地点分毫不差。因为徐正仁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拿刀捅在了辣炒年糕上,警察将朴社长带走后,李振宇给徐正仁回了电话,徐正仁告诉他,他之后会因为交通事故死亡,徐正仁请求李振宇救救她的爸爸,徐正仁将警察之后公布的金镇宇的行动路线告诉了李振宇,如果他能够在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找到蛛丝马迹可以让警察逮捕金镇宇的话,就可以救下徐基泰。到了一年一度的徐基泰的忌日,很多人都前来悼念他,而此时的李振宇看到了金镇宇的踪迹,他在努力的找到证据想要让警察逮捕金镇哲。时间紧张的流逝,李振宇看到了拿着奇怪箱子的金镇哲,他报警以后却发现房间里并没有人。叫来的警察也很不耐烦,他虽然和李振宇认识,但是也没有时间陪着他胡闹。警察觉得很不可理喻,李振宇甚至让他提前在那栋废弃的大楼上布置警力,没有办法劝服警察的李振宇回到了游说现场,李振宇提前到了徐正仁告诉他的地方,但是没有看到金镇哲的身影,就在这时,徐正仁发现她重复播放的现场视频似乎出现了变化,射击地点变成了C栋,李振宇又立刻前往C栋,但是新闻上显示的射击地点还是在不停的变换,李振宇和徐正仁还是在不停的推测金镇哲有可能的开枪场所,李振宇终于及时赶到了,金镇哲的枪打偏了,打在了徐基泰背后的电子屏上。徐正仁所处的时空突然发生了变化,等到她再次回过神来,发现她坐在家里,而桌子上还是摆着她爸爸的遗像。她家门口一大群人蜂拥而至,问她关于徐基泰在五年前醉酒驾驶肇事逃逸的问题。
 
  第3集崔敏在失踪,赵宥珍车祸死亡
 
  徐正仁改变过去救下了她爸爸后,她发现她的爸爸似乎变成了酒后驾车逃逸的罪犯,还造成了人员死亡。记者都蜂拥来到她的家门口想要进行采访。徐正仁发现她的家里突然出现了很多调查记录,是赵康实想要杀害徐基泰才导致了那次撞车逃逸事故的发生。而此时的李振宇还以为自己成功阻止了这场暗杀,徐基泰知道抓住的金镇哲只是一个尾巴,真正想害他的人另有其人。而徐基泰一听到是李根宇的哥哥李振宇救了他之后觉得缘分十分奇妙。徐基泰打算在警察结束调查以后亲自去见金镇哲,而李振宇也一直在医院陷入了昏迷,徐正仁一直在给李振宇打电话,同时她还看到了她去警察局时的录像,据说他的爸爸肇事逃逸后还把人带去他们家的车库里烧了。警察在她家仓库找到了证据,之后赵康实实在是太过愤怒,于是在徐基泰会面的时候用刀捅了徐基泰,赵康实在这之后就自杀了,他坚持认为是徐基泰害了自己的女儿。让她爸爸定罪的正是崔秘书官,崔秘书官说她爸爸喝了酒,但是徐正仁和议员都知道,徐基泰在从政后都只会在家里喝酒。李振宇醒来后,终于又和徐正仁通了电话,徐正仁告诉他一周以后徐基泰还是会出状况,希望李振宇继续帮她。徐正仁知道李振宇有些不愿意,就把他发生事故的时间地点告诉了李振宇。因为徐正仁终于明白,如果他们始终找不到案件真相,将幕后的人揪出来,那他爸爸死亡的事件就会一直重演。徐正仁去找了崔秘书官,问他当年是不是做了伪证,因为他不是会丢下喝了酒的徐基泰独自回家的人。徐正仁回家后,崔秘书官自己一个人喝闷酒,都京来这家饭店找了他,问他最近是不是又动摇了,原来当年都京给了崔敏在一笔钱,让他开了点也给女儿付了住院费,那些钱就是封口费,都京希望今后崔敏在也能闭紧嘴巴安安静静的活着。徐基泰去医院看望了李振宇,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也来向他道歉,他没有保护好他的弟弟李根宇辅佐官。今晚就是逃逸事故发生的时间,徐正仁希望李振宇可以跟着他的爸爸看看他们是如何伪造事故的。李振宇清楚的看到了徐基泰全程都没有喝酒,之后他跟了上去,而当时作为司机的崔秘书官一直在后视镜里看着徐基泰的状态。此时的的崔敏在跟着都京上了车,都京说要送崔敏在去机场,但是崔敏在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有些犹豫但是都京的脸色不容他拒绝。李振宇看着睡着的徐基泰坐在后座上被拉进了仓库,徐基泰和崔敏在一起回了家,在家里两人交谈之时徐基泰才喝了酒,之后崔敏在就把他扶到床上睡觉了。等在门口的李振宇发现崔秘书又重新开着车出去了,李振宇连忙跟上,看到崔敏在将车钥匙给了一个人,他拍了照之后又连忙追上去,给徐正仁打电话,说有一个人穿着和他爸爸一样的衣服,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是谁,这人发现了李振宇的跟踪,加速想要甩掉他,李振宇觉得这样追下去不是办法,他决定先去找到赵宥珍,只要让她不出现在那附近就可以避免她出车祸。李振宇追上了赵宥珍,让她往其他方向走了,而这时徐正仁的手机电量突然骤降自动关机。李振宇发现赵宥珍并没有坐计程车,赵宥珍就在他的眼前被撞了。李振宇觉得他们如果一直改变过去,就会有越多无辜的人被牵连进这个案子,有更多无辜的人死去。此时的的崔敏在跟着都京上了车,都京说要送崔敏在去机场,但是崔敏在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有些犹豫但是都京的脸色不容他拒绝,崔敏在借口自己肚子疼想要暂时离开这里。他跑回了屋子,想要从厕所的窗户上逃出去。都京也知道他们察觉到想要杀了他,派人进了屋子去寻找,崔敏在知道自己难逃一劫,给徐正仁打了电话,说一切就是她想象的那样,如果按照他们的吩咐去做,就会立刻给他的女儿做手术,崔敏在直到最后还在向徐正仁道歉。徐正仁从电话里查到不对就连忙开车赶来了,但是这家饭店已经人去楼空。徐正仁知道崔秘书是因为她出的事,额赵宥珍也是因为她擅自改变了过去而丧生。
 
  第4集李振宇成功营救徐基泰,徐正仁和爸爸重逢
 
  李振宇的状态很不对劲,着引起了他朋友都京的注意,在都京的再三追问下,李振宇和他说了徐正仁给她打电话的事情,吃完饭以后,都京就叫了他们组的刑警,将李振宇带走了。徐正仁给李振宇的电话没有打通,她惊讶的发现那些关于赵宥珍的调查信息又没有了,变成了其他的东西,徐正仁连忙去查看,结果徐基泰的死亡方式又变成了在静坐场游说时被突然冲入的快递车撞死了,这回的犯人变成了赵康植。事发时间是上午十点,距离现在还有九小时,而此时的李振宇正在被都京带去警察局,手机也被他拿走关机了。而这时徐正仁接到了崔敏在的电话,崔敏在说他正在被人追杀,请求徐正仁帮帮他。都京以要知道举报人的来历才可以继续调查,但是李振宇只能告诉他是匿名举报的,都京似乎想要故意把李振宇扣在这里所以一直在故意找茬,李振宇对此很不满,两人起了冲突。徐正仁一直打不通李振宇的电话,只好在去找崔敏在的路上给他手机留了言,告诉他案件的内容又变了,这一次还有八个人都被牵连进了这个案子。徐正仁到了崔敏在藏身的地方,将他带了出来,崔敏在心如死灰,承认他五年前和那些人联手害死了徐正仁的爸爸,这一次那些人又用他女儿威胁了他,让他把徐正仁骗出来,徐正仁被都京等人带走了。都京踩烂了她的手机,还说如果他没有打电话给李振宇,那他们也不必这样见面,告诉她不要妄图改变过去,都是无用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徐基泰已经坐上了去静坐场的车,甚至在这之前先去看了监狱里的金镇哲,问他是谁指使的他,金镇哲最终被说服,告诉了徐基泰真正的幕后黑手。都京接到了电话,他没有想到金镇哲居然说是自己指使的他进行这场刺杀行动。而韩都京也在这时被带走了。临走前,韩都京给人打了电话询问接下来的事情。韩都京答应去冒险做一件事,但他要求对方帮他将逃跑方案准备齐全。韩都京在被押送去警局的路上袭击了警员,开着车准备去杀徐基泰。徐正仁在一条货轮上醒来,韩都京看着她,似乎想要把她扔进海里溺死,韩都京说徐基泰对他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所以他一定该死,他觉得他五年前将李振宇困在警察局就可以结束这无限循环的一切,没想到此时5年前的自己却面临着被抓的风险。徐正仁被绑着沉进了海里,等她再一次回过神来,她又坐在自己的家里,发现了韩都京被囚禁在拘留所里的消息,而那次车祸事件的凶手也改变了。如今距离出车祸没剩多少时间了,李振宇终于被放走了。他接到了徐正仁的电话,还是不相信韩都京会做出这种事情。李振宇连忙驱车赶往了崔相实业的现场,想要制止那场惨祸。李振宇终于赶到了现场,他用车堵住了极速朝着人群冲过去的韩都京,制止了这场人祸。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徐正仁发现他们家里装修都发生了改变,这一次没有铺天盖地的案件分析,桌子上摆着她和爸爸的合照,爸爸的手机也能打通了,徐基泰顺利的当上了总统,徐正仁激动的哭了出来。她又给李振宇打了电话,问他有没有事,很高兴的告诉他她爸爸回来了,十分感谢他的帮助。结果说到这里,徐正仁的手机又飞速断电关机了。李振宇去监狱见了韩都京,他想弄清楚韩都京为什么做这种事。韩都京告诉李振宇,他的哥哥李根宇是被人杀死的,根本不是意外身亡,但是韩都京一直都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
 
  第5集李振宇调查弟弟死亡真相,徐正仁发现端倪
 
  徐正仁终于见到了爸爸,徐基泰说他开完会就马上回家,然而韩都京却告诉李振宇,阻止李根宇的案子重新调查,还李根宇丧命的人全部都是徐基泰。李振宇当然没有第一时间相信,只是不断的追问是谁指使的他。李振宇告诉韩都京徐正仁说了他两天之后会自杀,对背后的人来说,韩都京和金镇哲赵康植这些人没有任何区别,都是可以利用的棋子。李振宇心神不宁的走出了监狱,他的话也让韩都京产生了疑问。李振宇回想起李根宇同他描述的徐基泰,他不相信徐基泰那样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情。徐正仁和爸爸在公园里散步,久违的看到爸爸的面孔她觉得十分幸福。而他们没有发现有人一直在他们身后默默注视着他们。2015年,徐基泰和议员一直在调查这些事情,他们怀疑是金成久候补那边派人做的手脚。李振宇斋戒来大楼找了徐议员和徐基泰,他还是想要亲口听听李根宇的死亡真相,李振宇开门见山的问是不是徐基泰杀了他的弟弟,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徐基泰承认自己杀了根宇,2014年,那天徐基泰正在和朋友钓鱼,李根宇和他发消息问徐基泰现在能不能见面,他说任何事情都只过了今天再说,结果晚上回去就听说了李根宇死亡的消息,李振宇知道自己误会了徐基泰,同时徐基泰也和他保证,他和李根宇向往的世界,他一定不会放弃的。然而徐议员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不管是李振宇还是李根宇都莫名其妙的爱管闲事。李振宇决定和徐正仁一起找出藏在韩都京背后的凶手,一切恢复正轨,徐正仁也回了原本的公司上班。两个人都在村长当年案件留下的记录。发现李根宇在坠楼之前和自己打过一个电话,说想要和自己见一面,但当时李振宇在忙,让李根宇先去办公室等他,李根宇刚刚见了一个人,有些事要告诉李振宇。而如今韩都京的案子和李根宇也十分相似,这不得不让他产生怀疑。李振宇接到了徐正仁打来的电话,说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但是只有李振宇的死亡时间和地点没有改,也就是说李振宇还会会在那一天,李振宇不甘心,想要找到一切的真相,徐正仁去每日搜索拿到了李振宇当年留下的东西,她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李振宇,首先她会去找吴刑警,挑衅他让他自己去找到幕后,这之后徐正仁等人跟踪他就可以找到幕后的人。而李振宇也在采访那些人周围的亲戚朋友,同时保证坚决不会报道出来。李振宇见了哲浩的朋友,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公司突然传言他收受贿赂。李振宇确定李根宇给他留的什么东西被拿走了。他激动的冲进了监狱想要见韩都京一面。有人约见韩都京,竟然是徐议员来找了韩都京,而徐正仁也跟踪尹警官看到了在包厢里的徐议员。徐正仁觉得难以置信,而此时韩都京猜到了徐议员会来找他,而徐议员居然曾经让韩都京杀了李振宇,韩都京终究还是没有下手。正是徐议员指使的他让他杀了徐基泰。
 
  第6集李振宇放弃枪杀徐基泰,金英珠阴谋败露
 
  徐正仁发现韩都京等人的背后竟然是金英珠议员,自己以前竟然还那么相信她,希望她能和自己一起挽回爸爸的生命。李振宇在李根宇留下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段录音,知道了自己的弟弟李根宇竟然是被金英珠议员害死的。李振宇拿走了那段录音证据,让金珠英尽快找出徐基泰害死李根宇的直接证据,不然他不会放过她的。结果徐正仁回家以后发现,又出现了新的案子,这一次她的爸爸竟然是被李振宇害死的。徐正仁立刻给李振宇打了电话,得而复失的悲伤让徐正仁难以接受,中午的时候明明还和爸爸说了话。但是她没有放弃,既然成功了第一次,就一定会成功第二次。徐正仁详细的查找了相关报道,发现金英珠竟然是唯一的证人。李振宇接通了徐正仁的电话,他并不听徐正仁的解释,他发誓要揭露徐基泰团队的丑恶嘴脸。徐正仁去每日搜索找了李振宇之前工作的同事,她现在才知道李振宇的弟弟李根宇是她爸爸的辅佐官,而如今大家都认为徐基泰为了掩盖自己的非法勾当而杀害了李根宇。徐正仁说自己会帮都英才进行重新调查,都英才觉得她在冷嘲热讽,刚开始的时候十分生气。徐正仁告诉都英才,李振宇不是自杀,是被人欺骗之后被利用。李振宇对他从录音里听到的对话深信不疑,徐基泰在录音里对李根宇说不要这样做,这样会毁掉李根宇自己,李振宇就认为李根宇一定是被徐基泰灭口了。金英珠告诉李振宇,徐基泰议员从JC通信社的朴灿英会长那里长期接受了非法政治资金,而李根宇发现了这件事情,所以李根宇就调查了两个人的关系,彻夜追查这件事情,甚至一个个接触JC通信社的职员们,也接近了崔哲浩,结果同一天,李根宇和崔哲浩都被在同一天用同一个方式处理了。李振宇没有选择交给警察局,而是选择找到证据自己报道,他认为要先让舆论集中,不然还会再次伪造掩盖这种东西。金英珠和朴灿英见面,让他乖乖等着,要做的事情她会去做。有人告诉李振宇在举办了2014年的慈善晚会之后崔哲浩就变得奇怪了,李振宇准备从这入手,这个慈善晚会比他想象的要更加的盛大,而徐基泰和金英珠也在当时的现场。徐正仁想起来自己爸爸当初提起过李根宇,对他十分欣赏,没到李根宇的忌日她的爸爸都会十分伤心。徐正仁给李振宇留言,她会找到隐藏的真相,她不相信自己的爸爸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徐正仁又去找了都英才,这一次都英才终于答应徐正仁和他一起调查,当初都英才和李振宇一起去了那个慈善挽回,金英珠甚至亲自带他们上了楼,看到了徐基泰亲自会见朴灿英的场面,后来他们发现,JC通信社给他们账簿上的K打钱的时间和捐出慈善款的日期是一样的,李振宇认为账簿上的K就是徐基泰,徐正仁想起来IDK资讯社真正的所有人是白正民。正巧今天也是慈善晚会的召开时间,徐正仁去找了金英珠,在她的车上放了窃听器,之后都英才开着车跟在后面。他们听到金英珠一直在说什么总统之类的,金英珠走进了一栋屋子,徐正仁猜到K指的既不是金英珠也不是徐基泰而是白圭民。李振宇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发现后面有一辆车跟着他,想来徐正仁告诉他的他自己的死亡时间,他此时正在麻浦大桥上,他停下了车倒车朝着后撤撞了过去,从对方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发现徐基泰给这辆车的司机打过电话,李振宇更加确定是徐基泰在幕后操纵。徐正仁给金英珠放的窃听器被发现了,派人去追她,徐正仁慌乱的将自己的手机藏了起来,不能被收走。原来金英珠之所以做出这种决定,是因为她当年也像徐正仁一样接到了来自五年后的电话。她知道五年后当徐基泰坐上了总统的位置就会开始处理他们这些人,所以才决定做出这种事情。李振宇潜入了徐基泰的办公室,拿枪指着他,徐正仁也在尹景观的帮助下从警察局逃出来了,她立刻拿到手机给李振宇打电话,李振宇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开枪,徐正仁的未来又一次被改变了,而徐基泰也知道了金英珠的所作所为。徐正仁在DBS的大楼见到了如今的李振宇。
 
  第7集李根宇成大选候补,徐正仁知道全部真相
 
  徐正仁惊讶的发现,李振宇的海报出现在了候补大选的广告里,紧接着她就遇见了在这个世界的李振宇。李振宇告诉她,他们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全部都需要恢复原位。李振宇表示以后有机会可以慢慢告诉她。而徐正仁想要掏出手机给李振宇打电话却发现她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另一个。她按照记忆里的号码打过去提醒她是空号,而她也没有找到那个爸爸送给她的手机。她搜索资料发现李振宇在2015年的时候加入了创造党,然后李振宇开始一路异军突起,媒体还专门报道了他可怕的成长,而白圭民也对李振宇赞赏有嘉,之后他就作为大选候补得到了可怕的关注。而徐基泰的支持率居然下降到了史上最低,徐正仁始终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给爸爸打了电话。父女俩在电视台见了面,徐正仁发现爸爸似乎对李振宇的态度很不好,徐正仁想知道过去的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李振宇突然开始了政治活动。而在过去的5年里,无论徐基泰做什么,李振宇都会出面反对。徐基泰也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徐基泰在回去的路上想起徐正仁提醒他,要小心周围的人金英珠和南成范很可能对爸爸不利。徐正仁还发现她的手机在2015年被偷了,她不知道是谁非要这么做。而此时支持率不相上下的金英珠候补和李振宇候补之间的竞争尤为激烈。友崎在讨论会上,李振宇向金英珠提出的问题都十分尖锐,问她那些优秀的公约为什么在过去的五年内没有实现。李振宇提到,金英珠的公约和五年前徐基泰候补的公约是一样的。讨论会结束以后,李振宇和白圭民金成国以及其他议员一起吃饭,他们如今都是同一个阵营的人。李振宇感谢白圭民对他的支持,还说自己以后一定会报恩的。徐正仁去TIMES找了明京秀,如今这里只剩了她一个人,徐正仁从她口中知道,2015年的时候李振宇为了防止他们报道关于缩写账簿和资金流向等证据,销毁之后李振宇就放弃当记者开始从政了。五年前,白圭民找到了李振宇,因为觉得他十分可怜,白圭民和李振宇做交易,只要李振宇将他找到的那些证据全都交给白圭民,白圭民一定替他给李根宇报仇。李振宇也知道他找到的证据里有关于白圭民的部分,才会这样来找他合作,李振宇这一次不想依靠任何人,他要自己查清楚自己弟弟的案子的真相,于是向白圭民请求了权利,以让白圭民任期结束能够回家而不是坐牢为条件,白圭民全力支持他当上下下任总统。明京秀告诉徐正仁,李振宇消失过一段时间,之后整个人就变了,不再试图寻找真相,而是希望向徐基泰复仇。但其实白圭民每次见到李振宇都会想起徐基泰,两个人太像了,学习政治的方法也是十分相似。徐基泰在和南成范金英珠的交谈中挑明了,如果调查出来5年前想要杀害自己的人是他们,那他们要怎么办,金英珠和南成范慌了神,不知道徐基泰为什么会突然知道。5年前,金英珠把自己的所有证据都交给了徐基泰,希望他可以利用这个弱点继续相信金英珠。金英珠将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徐基泰,他能够一次次的脱离危险活到现在都是5年后的正仁救活的他。金英珠找了徐正仁,想要说服她忘掉之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爸爸如今也还活着,这已经很好了。但是徐正仁不愿意,让金英珠十分生气。金英珠不得已告诉了徐正仁全部的真相,徐基泰当初知道金英珠和南成范想要杀他,但还是掩盖了这些事情,因为徐基泰需要他们,而李振宇的翻盘也改变了很多事情,如今他们和李振宇的阵营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徐正仁去找了李振宇,李振宇这次没有瞒她,将那本实名账本都给了徐正仁,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徐基泰白圭民等人的贿赂记录。李振宇给徐正仁听了李根宇和徐基泰的录音,录音里徐基泰希望李根宇可以帮他瞒过这一次,但是李根宇没有妥协,这直接导致了李根宇被害。徐正仁接受不了从小一直爱戴的爸爸竟然是这种人,她没有接徐基泰的电话,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
 
  第8集李振宇公开账本,徐正仁查到手机下落
 
  徐基泰告诉徐正仁,这5年来自己一直在忍耐李振宇,因为他救过他两次,还是李根宇的哥哥,他一直在尽量的理解李振宇如今的所作所为,但是他希望徐正仁不要相信李振宇的一面之词,那并不是事情的全部,徐基泰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永远相信自己。最终徐正仁说她会自己去找到证据,无论是李振宇的说法还是她爸爸的说法,她都会找到证据来验证。金英珠和李振宇的支持率降低到了误差范围以内,李振宇等人都很高兴,而徐基泰给金英珠打电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她需要做些取舍。然而李振宇等人才刚开完庆功宴,第二天就看到了金成国和金英珠的联手宣言,金成国退出了候补大选,希望大家能够全力支持金英珠。南成范得到消息后也十分的气急败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金英珠要用金成国来代替他的位置,金英珠告诉他会给他其他的位置,如果他都不满意那他们只能到此为止了。徐正仁打算找到和5年前的李振宇再次通话的方法,既然如今的李振宇她无法说服,那么就去试图说服那个当年还在犹豫的李振宇,放弃从政的这条路。徐正仁公司的前辈给南成范打了电话,说徐正仁好像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而徐正仁则去相仿设法找到五年前的那部手机。南成范约徐正仁出来见面,希望徐正仁可以在她爸爸面前说他几句好话,缓解一下他如今的境地。南成范将关于JC通信社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她。当初她爸爸送给她的手机就是JC通信社特别提供的,可能就是这几部手机引起了李根宇的好奇。然后便开始调查其JC与议员们的关系,最终李根宇知道了JC通信社的朴灿英会长与徐基泰的长久关系。南成范和徐正仁推测他们能够和过去联系上很有可能是因为那四部特殊的手机,但是如今手机已经找不到了,联系上过去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复制。白圭民想要利用徐正仁放出假消息来针对徐基泰和金英珠做文章,被李振宇否决了。徐基泰和白圭民迎来了久违的会面,徐基泰和白圭民提出了联手,希望白圭民可以放弃李振宇,和徐基泰一起加入金英珠的阵营。李振宇得到了消息,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白圭民和议员们放弃,李振宇和都英才商量想要利用李根宇的案子让这一切重新翻盘,但是都英才不赞成利用李根宇来趟这政治的泥潭,两人大吵一架,都英才也愤怒离去。徐正仁找到了她2015年参加入职培训时的录像,发现当年是李振宇偷了她的手机。让他此时的李振宇选择了鱼死网破,公开了那本实名账本,他希望账本上的人都能说清楚真相,给全国国民一个交代。
 
  第9集徐正仁车祸身亡,李根宇死亡真相大白
 
  徐正仁赶往了李振宇的记者发布会,当众向李振宇提问,他在记者时期拿到了这本账簿,而将它藏到现在目的是什么,这将会给大韩民国宪政史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不仅有前职现职总统,还有下任有力大选候补政经合一的非法问题,这一定会引起政治战斗,而李振宇在记者时期拼尽全力追查的事情,就这样变成了政治斗争。到这一刻李振宇才真正理解了都英才和他说过的话,他们不应该让李根宇的案件变成着泥潭的漩涡中心。白圭民气急败坏的给李振宇打了电话,问他为什么如今突然背叛他们,告诉他自己不会依靠任何人,接下来只会用自己的方法成为总统。白圭民开始想办法给自己找退路,而金英珠也在担心自己的支持率下降,徐基泰让他坚持到选举,这期间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放弃。白圭民惊慌失措的找到了徐基泰,请求徐基泰帮帮自己。徐基泰说这次只能大家一起想办法,如果这个时候白圭民还搞鬼,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白圭民出去见了记者,他按照提前约定好的告诉记者,李振宇是为了当选总统才会说出这种胡言乱语的话,而自己作为教导他从政的人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徐基泰还有金英珠等人统一口径,说李振宇编这种谎话只是为了让国民有相应的剥夺感。而他们则将所有的黑锅都推到了南成范的身上,说南成以徐基泰和金英珠的名字接受了贿赂。明京秀来到了他们的破旧的办公室,发现有一个人偷偷等在这里,她将手中的防狼喷雾向身后挥了过去,才发现居然是都英才。都英才想要和明京秀重新开始,明京秀毫不留情又冲他的脸喷了防狼喷雾。这时候李振宇居然也来到了这里,都英才还没有原谅李振宇,明京秀只好被迫当起了传话筒,李振宇是来向都英才道歉的,李振宇承认自己不能没有都英才,都英才答应李振宇回去,要求就是李振宇给他当司机,他坐在后座好好享受。徐正仁给明京秀打了电话,她想要在TIMES进行一些报道。明京秀答应帮她一起取材之后进行报道。南成范站在楼顶天台上,他想要跳下去却又举步维艰,给白圭民打的电话也没有人接,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变成了那只替罪羊。最终南成范发短信威胁了白圭民,才得以成功和白圭民见面,南成范树其他人都可以不管他,但是只有白圭民不可以放弃他,否则他就去找李振宇,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去。原来白圭民似乎才是李根宇死亡的真实幕后黑手,而他也一直在欺骗李振宇。朴灿英接受了警方的调查,故意抹黑徐基泰和白圭民,之后检方将传唤白圭民和南成范,而南成范一直在被人追杀,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而大家也开会怀疑这些的案子是不是和当年李根宇的案件有联系,李振宇觉得这件事情再次被关注是件好事。南成范走投无路,来找了李振宇,告诉了关于他弟弟李根宇的事情,而徐正仁和明京秀潜入了拘留所的卫生间,为了采访朴灿英。南成范将根宇死的那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李振宇,那天李根宇其实是去找记者告发的,他提前给徐基泰打了电话,徐基泰劝他先不要冲动,忍耐一下之后再对付他们,但是李根宇没有听劝,而白圭民和金英珠串通一气,在李根宇去找他哥哥的路上害死了他。李振宇无法接受,去找了白圭民,而此时徐正仁也从朴灿英的口中知道了白圭民的真面目。徐正仁告诉了徐基泰,徐基泰也难以接受白圭民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南成范用徐基泰的名字收了那些钱,徐基泰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徐正仁决心报道出这一切,她给李振宇打了电话,他们一起去TIMES将这件事情曝光。徐正仁在逃避徐基泰派来将她带回去的人的路上车祸身亡,徐基泰十分后悔自己做的这项决定。
 
  第10集李振宇再次改变过去,五年后和徐基泰联手
 
  徐基泰在葬礼上见到了李振宇,徐基泰很是后悔,李振宇也认为如果他们早一点放下自己的欲望,快点揭露出真相,不要去弄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那么徐正仁就不会因为这件事费尽心思的奔走,然而李振宇还没有放弃,他还在尝试将这一切恢复原位。金英珠有些不可置信,她不愿意让如今就快到手的一切就这样消失了,李振宇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徐正仁死了,金英珠怎么能只想着这些事情,李振宇一定要让一切都在它们原来在的地方。金英珠看着李振宇离去的背影,立刻给一个人打了电话,让他拦住李振宇,就算是杀了他也要把手机从他的手里抢过来。李振宇去了当年他加入创造党时的现场,他记得时间。他去他弟弟的追悼室那里拿出了两个JC通信社制造的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他拿出其中一部,给五年前的自己打了电话。李振宇拿了电话之后金英珠派来的人就到了,李振宇又开始躲避这些人的追击。他不断的给自己打着电话,走进记者发布会之前的李振宇终于接通了自己的电话,李振宇在电话里说,不要公布那份名单,他们都被骗了,杀了根宇的人不是徐基泰,而是白圭民和金英珠。最终李振宇以徐正仁会死这个消息,终于让之前的自己放弃了公布名单的想法。李振宇走进了记者发布会,五年后的李振宇让他在现在这个时候就揭露真相,不要去想什么报仇,什么政治活动,他从一开始想要的就是真相大白。都英才没想到,李振宇直接就在记者发布会上向记者们公布了他放弃加入创造党的想法,他当众承认自己不是人才。李振宇驱车前往了徐基泰的办公室,此时的金英珠正在向徐基泰坦白一切。李振宇也告诉了徐基泰,李根宇是死在金英珠和白圭民的手底下的。2020年的李振宇还在躲避金英珠的人的追捕,在纪念堂里和那些人纠缠。2015年的李振宇希望徐基泰在当上总统以后可以主动揭露那些隐藏起来的真相,只有这样才能守护他爱的国家和爱的女儿。李振宇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之前的出租屋里,上一秒还在被金英珠的人殴打,李振宇搜索了徐正仁,发现她果然还好好的活着。而白圭民和金英珠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李根宇的死亡真相也终于公之于众。然而李振宇不知道的是自己竟然刚刚出狱,他兴高采烈的跑去DBS找了徐正仁,但是徐正仁已经不记得他了。李振宇赶到公司才知道当年他们报道的新闻除了问题,所以吃了官司,都英才背负了所有的债务,李振宇找到了都英才和明京秀,明京秀告诉了他这五年来发生的一切。2017年的时候,他们接到了一通电话,举报国家通信有不正之风,朴灿英社长出狱后,JC通信社负责的国家事业超过5个。之后他们发现竟然是串通好的,明京秀如今回忆起来就会觉得,当时他们就应该停手,这样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在他们报道了这个新闻之后一切都被造假成了谎言,本来答应接受采访的人也突然改变了想法,他们突然变得什么证据也没有,所以他们变成了写假新闻的垃圾记者们。而李振宇也在那个时候因散布虚假事实罪被逮捕。而明京秀如今告诉他,是徐基泰故意把他弄进监狱的。而徐基泰恰好在这时候给他打了电话,两人约定好见一面。徐基泰承认是自己让他进的监狱,也是自己把他放出来的,因为李振宇的报道,如果不及时制止,国家将会受到很大的破坏。徐基泰希望从现在开始李振宇可以和他一起联手,不能让徐基泰摆好的盘,落在朴灿英的手里。李振宇没有想到会是如今的局面,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李振宇还是和都英才已经明京秀做了告别,他答应了徐基泰的请求,决定和他联手。第一步就是先让他重新获得大家的信任,徐基泰决定和李振宇一起参加电视台的节目。
 
  第11集徐正仁李振宇联手,徐基泰和徐正仁冷战
 
  李振宇在记者见面会上问徐基泰,他能不能问事先没有定好的问题,徐基泰愣了一下,随即说当然可以,这才是直播的乐趣。李振宇问他,徐基泰在记者时期,为了舆论的自由而斗争也经历了很多苦楚,所以如今很多记者也还是选总统作为最尊敬的前辈,李振宇希望徐基泰可以给这些人说一句话,徐基泰说这句话他也经常对身为记者的女儿说,错误的事情要纠正,装作不知道的话事情也不会消失,要有实事求是的信念感,才能成为更好的记者。让徐基泰没想到的是,李振宇直接问出了为什么把他送进了监狱这种问题,徐基泰没有料到李振宇会这样不顾情面,都英才和明京秀都觉得李振宇实在是太冲动了。徐基泰只好顺着李振宇的话说下去,李振宇涉嫌名誉毁损,就算救过他的命,这方面也不能姑息。李振宇利用这个机会紧紧逼问徐基泰,JC通信社从2016年开始对于一丁点否定的报道都会提出民事刑事诉讼,用这猴子那个方式对记者们进行压迫,而且不是针对整个新闻社,而是针对记者个人,李振宇认为应该采取战略性封锁诉讼,在过去的5年内,不止JC通信社,很多政府或是国家机构政治人物提出的官方诉讼,多了很多倍。李振宇反问徐基泰,当舆论开始闭嘴的时候,得到好处又是谁呢,这竟然是徐基泰在记者时期写下的文章,李振宇提醒徐基泰,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时代并没有变,现在也有很多后辈在辛苦的战斗,李振宇请求徐基泰可以继续守护他们。徐基泰暂停了直播,让记者们都去外边等待。徐基泰问李振宇,欺骗他准备这个见面会,是为了作为自己这出名得到钱和荣誉还是希望徐基泰受到法律的制裁,徐基泰希望李振宇可以好好回答。李振宇说他希望这一次可以做一件帅气的事,进行完这次采访,李振宇觉得心中的一口气十分畅快,他走出了总统的办公室,给都英才和明京秀打电话,他们要赶往TIMES赶快聚集。之前的员工全部都来了,李振宇十分惊讶,大家打算重振旗鼓,重新建立起新的TIMES,都英才看了电视节目以后也回来了。第二天,TIMES就接到了很多很多前来询问和举报的电话,在时事DESK工作过的韩泰镇自告奋勇来找了李振宇,李振宇在过去调查了那些想要调查JC通信社和徐基泰的关系之后悄无声息的消失的记者不止一两个,数量多达100名,光是韩泰镇见过的人就有100个。之后大家开始给名单上的人打电话,询问封锁诉讼的相关情况。很多人都已经不当记者也不想趟这趟浑水。李振宇将韩泰镇的报道发出来后,徐基泰和朴灿英会长分析,想要让这些记者们停止报道,只能弄坏他们的话筒,他们准备针对举报的韩泰镇记者,让徐正仁去跟进这件事情。徐正仁来TIMES见了李振宇,问他知不知道韩泰镇记者曾经因为恐吓被控诉的事情,徐正仁问李振宇有没有在发报道之前验证报道的真伪性。徐正仁想要再缓一天再决定要不要报道韩泰镇记者的事情,但是申旭在直播新闻的时候直接问徐正仁还有没有别的新闻要报道。在韩泰镇的报道出来之后,李振宇受到了韩泰镇的道歉,他在被风沙之后找不到工作,便也变成了恶劣的垃圾记者。徐正仁去申旭的办公桌上取优盘的时候发现了向她举报韩泰镇的记者的资料和被采访人的资料,才明白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徐正仁逼问申旭,申旭一着急说这是徐基泰让他这么做的。徐正仁和自己的爸爸吵了一架之后又来找了李振宇。李振宇邀请徐正仁来TIMES上班,给她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自由。他们发现2017年大选的时候,选票十分不同寻常。他们决定借由这次大选印证他们的猜想是否正确,很有可能有人引导舆论改变投票意向。
 
  第12集徐基泰罪行被揭露,李振宇再次接到时空来电
 
  李振宇没想到金成国会突然退出候补大选,给金成国打电话也打不通,李振宇驱车来金成国的楼下找了他。金成国给他写字暗示李振宇他现在正在被徐基泰窃听威胁,只能被迫退出大选,金成国给他留言让他去见见白圭民。李振宇和徐正仁一起去看了正在服刑的白圭民,白圭民告诉他们,金成国在密谋另一件事情,南成范找到了可以击垮徐基泰的方法,决定让南成范去当间谍,但是他也是在接到了徐基泰的电话才会去见面,白圭民给了李振宇南成范的地址,让他们找他详细了解。没想到徐基泰已经提前了解到了一切,南成范买了飞机票,想要赶紧离开韩国,此时徐基泰的人也在酒店里寻找南成范的踪迹。李振宇带着南成范离开了酒店,暂时逃离了朴灿英手下的抓捕。南成范将原本要给金成国的东西给了他们,还将一切都和盘托出。在李根宇死后没多久,那时候白圭民、金英珠和南成范推进了一个项目,把所有的政治事务通过手机服务进行,为了确保安全,选了保安很好的公司,但是到最后没有开始就放弃了。因为徐基泰,徐基泰以内部有人进行恶意利用为由终止了这个项目。然而等到徐基泰真的当上了总统,却用推进了这个项目,那家代理公司成功开发出了国会出入管理APP。那个程序其实是马维尔病毒,徐基泰用那个APP监视了大家。而开发那个APP的公司的实际所有者是朴灿英,而徐基泰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希望朴灿英成为自己的继承人,这样所有人的隐私在总统面前都不值一提。而一旦大家的手机里都下载了那款软件就无法删除,这就是最彻底的社会管制。南成范最终将所有的资料都交给了徐正仁,李振宇说如果徐正仁没有办法继续下去的话就到此为止,怕徐正仁太过为难。徐正仁去找了徐基泰,问他当初拼尽全力想要阻止的企划,现在却不惜推别人出来推进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徐基泰说没有办法和徐正仁解释,只让她相信那一定是为了国民好,甚至说这样做都是为了守护徐正仁。这次谈话最终还是不欢而散,徐基泰提醒徐正仁最好自己尽快清醒过来。南成范在要开记者发布会的前一天晚上被金英珠叫了出去,说徐基泰给他们留了后路,只要明天南成范不要召开记者发布会,徐基泰就会放过他们。到记者发布会的时候,南成范突然临时变卦,说起了李振宇和他的关系,还指控李振宇一直以来对徐基泰和朴灿英的所有指控都不是事实,说如今的自己和李振宇都是为了自己的复仇才做出的这一切事情。警察已经到了他们楼下,TIMES的所有物品都被没收了,记者们也都被带走了。徐基泰用这些人威胁徐正仁,如果徐正仁还是坚持曝光调查那些事情,只会让李振宇他们遭受更多的苦难。徐正仁去拘留所看望李振宇的时候说了当时出车祸之前一样的事情,李振宇有种不好的预感,让她不要再去TIMES,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她应该尽快回到她爸爸的身边。徐正仁最终用自己的妥协换回了李振宇的那个一众记者的平安无事,历经磨难的TIMES终于也归于平静。然而李振宇和徐正仁没有放弃,在一次新闻直播上,他们直接将之前查到的事情都公布了出来,让徐基泰等人十分措手不及。结束了节目的徐正仁十分伤心,她给爸爸打了电话,但是徐基泰没有接。而朴灿英因为非法监视舆论人士和政治人士的嫌疑,退出了大选候补。而在朴灿英的背后,全都是徐基泰总统的指示,朴灿英在检察厅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李振宇送徐正仁去了机场,嘱咐她要照顾好自己,而就在这时李振宇又接到了来自徐正仁打来的电话。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