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怪物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更新时间:2021-10-06 02:47

[剧 名]: 怪物/Beyond Evil
[播 送]: 韩国JTBC
[类 型]: JTBC金土剧  
[首 播]: 2021年02月19日
[时 间]: 每周五、六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Hush
[导 演]: 沈娜妍(十八的瞬间、嘻哈老师、Fantastic、魔女宝鉴)
[编 剧]: 金秀珍(耀眼、疯狗、锥子、一丝的纯情)
[演 员]: 申河均 吕珍九 崔星恩 崔代勋 朴智勋 千虎珍 南允洙 崔镇镐 许成泰 沈完俊 文珠妍 郑奎洙 吉海妍 金信禄 朴宝庆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两个男人为了抓住连环杀人犯而违反法律和原则的故事。

  第1集芦苇地里惊现死尸李东植与韩株元矛盾不断
 
  吴智勋倒在芦苇地里,他看见了一具尸体,吓得惊声尖叫,并急忙向李东植求助。李东植看见尸体露在外面的双手,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失踪的妹妹。李东植的妹妹李有妍是个极为贴心的女孩,这让母亲非常欣慰,她不像哥哥李东植那样到处闯祸。在外婆纪念弥撒会的那一天,李东植在方珠善的咖啡店赖着不走,最后被方珠善赶出咖啡店。不久后,李有妍收到哥哥的信息,出门后便一去不回。一位女士出门拿报纸,她看到自家的花坛上摆放着10根手指,她吓的倒在了地上。二十年后,李东植成了一名刑警。李东植十分铁面无私,他将打花牌的邻居抓回了警局。警局的同事们对于李东植的做法夜十分无奈,认为李东植又在搞事情。此时,从万阳派出所调来的韩株元来到警局报到。警局的人调查了一下韩株元的身份,发现他是警察本厅次长韩基焕的儿子,大家对家世显赫的韩株元会来派出所上班,都感到十分惊讶。下班后,李东植和同事们一起喝酒吃烤肉,同事吴智勋的姐姐吴智花也来了,肉店的刘才怡送上刚切好的肉,他们交谈甚欢。吴智花猜到李东植抓邻居是担心和外地人打牌会出事,李东植也没否认。吴智花得知警局来了一位新警察,家世背景十分了得的韩株元。第二天,警察所长见李东植和韩株元互看不顺眼,便将两人分在同一小组。原来李东植早在一周前就看过韩株元的资料,怀疑他来到派出所别有目的。韩株元见李东植用私人手机接受报案,表示十分不满。李东植却让韩株元去满是泥泞的芦苇地,帮忙寻找失智的老人方浩哲,他们将老人送回了家。两人弄得一身狼狈回到警局,警局的同事们正在相互交流,韩株元声称自己有洁癖,不喜欢不干净的东西。警局同事正在聚餐,吴智花也来到现场,她向韩株元自我介绍了一番。大家讨论起韩株元的爸爸,这让韩株元十分苦恼。韩株元想趁机偷偷溜走,但被李东植早就料到,他便拦住了韩株元。李东植声称自己杀害了方浩哲的小女儿方珠善,有愧于方浩哲。韩株元很严肃的询问李东植为何杀害方珠善的时候,李东植却说是在开玩笑,这让韩株元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原来韩株元早从好友权赫口中得知李东植曾被怀疑是杀害方珠善的凶手。韩基焕发消息给韩株元,让他近期低调处事,别给自己丢脸。李东植看着寻找失踪妹妹李有妍的横幅,若有所思了起来。李东植听说方浩哲又失踪,便和吴智勋前去寻找方浩哲。韩株元回到警局,便得知方浩哲失踪的消息,局长让他马上去芦苇田帮忙。李东植和吴智勋在芦苇田意外的发现了尸体,此时,韩株元也赶了过来。韩株元看到死者的手指上的戒指,突然想到了某人。李东植看着韩株元惊慌的神情,他怀疑韩株元认识死者。此时,韩株元询问李东植是否杀害了自己的妹妹李有妍,李东植露出诡异的笑容。
 
  第2集姜敏贞失踪韩基焕的难言之隐
 
  警察在芦苇田拉起了警戒线,把命案现场包围了起来。警方有人想查看监控录像,由于芦苇田地理位置偏僻,这附近根本没有监控摄像头。经过现场调查,林善女发现尸体的双脚被包裹住。二十年前,李东植曾被以杀人罪逮捕,他声称自己是被冤枉的,就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相信他的清白。李东植和韩株元因为一起发现了尸体而接受调查,由吴智花负责侦讯两人。李东植一直好奇尸体的身份,他想从韩株元的口中得到答案,可韩株元闭口不谈。南尚培所长知道李东植是故意接受调查的,便来关心他们,还带李东植和韩株元去吃东西,李东植完全不在意餐厅老板提及他二十年前被当杀人犯的事情。李东植和看似有智能障碍的姜振墨关系犹如兄弟,姜振墨常替他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李东植则替姜振墨管教女儿姜敏贞。文州州长为了打造没有犯罪的都市的这个头衔花费了巨大的精力,没想到时隔二十年又被李东植给发现了。这个节骨眼恰巧是文州州长准备二次改造文州计划的时间,州长气愤不已。州长询问朴正济有关尸体的下落,州长怀疑尸与二十年前失踪的李有妍有关。开着警车的李东植看见有人在外淋雨,便下车前去关心对方,毫不在意自己淋湿。通过简单的交流,李东植得知面前这位有着智力障碍的人名叫申硕九。韩株元看着李东植如此照顾申硕九,颇有感触。韩基焕找到了韩株元,韩株元声称自己未经上级同意,就擅自设局调查,把死者当做诱饵,但诱饵却突然消失了。设局调查有可能会成为污点,便杀害了死者,切断她的手指,包好双脚,埋进芦苇田里,这完全是在模仿二十年前文州警察署长结的案件。韩基焕让韩株元管好自己的嘴巴,立刻将这件案子了解。死者身份一旦解开,韩基焕与韩株元只有死路一条,韩基焕声称这不是在请求韩株元,而是命令。韩株元越来越对李东植这个人感到好奇,他想查二十年前的旧案资料,却发现大多数资料都不见了,朴正济谎称资料可能是搬家或者失火时遗失了。南尚培也阻拦韩株元查当年旧案,认为李东植当年父亲冻死、妹妹失踪、母亲发疯,一夕之间家破人亡。再加上邻居的不谅解,李东植已经过得很痛苦了。李东植见姜敏贞迟迟没回家,便让吴智花和吴智勋帮忙查找行踪,自己则去首尔夜店抓喝得醉醺醺的姜敏贞回警局醒酒。韩株元从同事口中得知李东植和姜振墨父女的关系。姜敏贞酒醒后,趁机悄悄逃出警局,随后便不知去向。朴正济悄悄来找李东植,猜到是李东植偷走了案件资料,提醒他小心正在查案的韩株元。李东植见韩株元又出现在自家附近,索性就带着韩株元熟悉村里环境,却疑似看到姜敏贞的十个手指被放在了姜振墨的超市外,李东植失声痛哭。前一天晚上,似乎就是李东植将手指放在了超市的门口。
 
  第3集韩株元怀疑李东植是凶手李东植被逮捕
 
  姜振墨不愿相信姜敏贞已经死了,村民们都发现这和二十年前的案件几乎完全一模一样,大家都感到难以接受。吴智花假装要求李东植接受调查,实际上却是和李东植讨论起案情来。李东植与韩株元都拒绝接受单独的调查,吴智花便将他们两人关在一起接受调查。韩株元认为这起案件的凶手就是二十年前的凶手,是同一人所为。媒体也没有报道过二十年前犯罪凶手的杀人手法,因此就不会有人模仿这个手法来杀人。李东植与韩株元相互猜疑,互相指责对方。韩株元甚至怀疑李东植和吴智花是二十年前杀人案的共犯,坚持要找别人帮忙查案。吴智花和朴正济暗地里也怀疑李东植涉案,便派人上山搜索寻找证据,他们找到了失踪者之一李金花的手机。但李金花根本是韩株元派去试探李东植的人,在失踪前曾传讯给韩株元求助,这让韩株元深信李东植就是犯人。韩株元发现资料室的资料突然又回来了,猜测是李东植或朴正济做的好事,朴正济声称只是将资料放错位置而已,并非有人拿走。韩株元见朴正济如此替李东植掩饰,他开始怀疑朴正济也是共犯之一。等韩株元离开资料室后,朴正济立刻将这件事通过电话告诉李东植,李东植不以为然。韩株元再次询问李东植是否是杀人凶手,李东植声称是又怎样,不是又能怎样。此时,吴智花打电话给韩株元,让他赶紧回去。吴智花询问韩株元是否认识姜敏贞,并且告诉他在上山找到了死者的手机,手机里面还有向韩株元求救的信息。李东植曾遭到南尚培的殴打,这让南尚培对李东植有些许歉意,但李东植现在似乎对南尚培当年的行为毫不介意,认为要抓怪物就该如此。李东植明知韩株元怀疑自己,仍装作没事一样和对方一起工作。吴智花在找到的手机上发现了姜敏贞的DNA,这让她再度怀疑起李东植来。此时,韩基焕已经知道手机是李金花的,并且手机里还留有向韩株元求救的信息,这使得韩基焕非常气愤。韩基焕认为这全都是儿子造成的错误,他赶紧找权赫帮忙处理,企图掩盖整起事件。都海媛以市议员的身份来到警局关心案情进展,却遭到儿子朴正济的驱赶。朴正济要求母亲别和建设公司的李沧进联手,李沧进原来是吴智花的前夫。韩株元认为李金花的身份是非法居留者,根本查不出什么事情,觉得自己大有机会能够平安脱身。韩基焕仍生怕受到韩株元的牵连,影响自己的前途,他便要求韩株元停职。第二天,韩株元来到警局,他感谢大家这些天对自己的照顾。李东植出来恭送韩株元,并且笑的十分开心。韩株元十分气愤,他声称不会就这样消失的,一定会将李东植抓捕归案。吴智花等人来到警局,他们将李东植抓捕带走,李东植似乎早料到会有这一天。
 
  第4集韩基焕等人的阴谋韩株元跟踪李东植
 
  李东植被捕后,记者们立刻蜂拥而至。文州署署长郑哲文生怕警察被捕的消息传播出去,让吴智花等人抓紧想办法。吴智花等人打算从后门悄悄溜走,吴智花在记者们面前打掩护,没想到李东植却故意在记者面前现身,让记者们都知道了警察被捕的事实。李东植在侦讯时,不断作弄姜道秀与吴智花,吴智花忍无可忍便让李东植适可而止。郑哲文观看了李东植受审时的谈话,得知警方只因为在李东植的住处找到了姜敏贞的一滴血,便认定李东植是凶手,这让郑哲文十分恼火。韩株元怀疑李东植在肉店分尸,便让警方去查刘才怡的肉店,寻找相关线索,警方的这一举动使得刘才怡遭到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刘才怡责怪韩株元做事草率,她拿鸡蛋砸韩株元,以此来泄愤。南尚培让韩株元洗干净后,继续展开调查工作。吴智勋主动帮韩株元洗车,求他原谅刘才怡。吴智花在刘才怡的肉店里并没有查到什么证据,只是在一把小刀上找到了其他女性的血迹,经过DNA对比,这血迹并不是姜敏贞的,而是韩静琳的。韩株元想起好像在寻找失踪人员的启事上见过韩静琳的身影,他十分好奇为何失踪人员的血迹会出现在肉点里。刘才怡在肉店里打扫卫生,她看到韩静琳的寻人启事后,哭着声称会还原事情的真相,这一幕都被韩株元看在眼里。韩株元得知韩静琳失踪案后,又怀疑是李东植杀害的,李东植则反过来责怪韩株元害死了李金花。姜振墨主动来探视李东植,给他带了酱牛肉,还写了请求书替李东植求情,这让李东植流下了眼泪,李东植让姜振墨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按时吃饭睡觉。吴智花觉得证据不足,便想提早释放李东植,却遭到了郑哲文的阻拦。直到朴正济出面替李东植作证,才不得不放人。吴智花认为朴正济做了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事情,这使她非常生气。都海媛、李沧进和韩基焕在一起吃饭,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而想掩盖连续杀人案存在的事实。李东植被无罪释放,只有朴正济来接他。李东植虽然无辜,但餐厅老板娘却怪他害地价贬值,撒盐在他身上,将他赶出餐厅。李东植和朴正济只能改到刘才怡店里吃饭,李东植看见认识姜敏贞的人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她们说了姜敏贞的坏话,李东植忍不住大笑起来。韩株元一直跟踪着李东植,他认为三年前李东植的伙伴李尚烨也是死于李东植之手,他拿枪对着李东植,想逼迫李东植说出真相,却还是失败了。吴智花责问弟弟吴智勋,原来在事发前吴智勋曾见过姜敏贞,是他泄露李东植被捕的消息。此时,韩株元主动接受媒体记者的采访,揭发连续杀人案存在的事实。随后韩株元质问李东植到底在包庇谁,他一定要查明真相。
 
  第5集吴智勋出卖李东植朴正济被怀疑是真凶
 
  韩株元质问李东植到底在包庇谁,韩株元从李东植的话语中,猜到李金花之死与自己有关。李东植疯疯癫癫的声称警局的人都有嫌疑,韩株元差点气疯,摆出一副想要揍李东植的模样。此时,韩株元与李东植看见电视上出现的韩基焕,他正在召开记者澄清会,替韩株元向公开道歉,撇清自己和儿子的关系。李东植觉得韩基焕亲自下达追究责任的命令,把韩株元调离这个区域,看来是怕殃及池鱼,采取剪尾巴的举措。原来韩基焕是为了不影响都海媛和李沧进炒地皮的计划,才故意这么做的。李沧进认为韩基焕不惜牺牲自己的儿子而达到目的,是个狠角色。李东植去刘才怡的店里找喝醉的朴正济,只见朴正济一直画着小鹿,声称梦见女人们叫他的名字。李东植和刘才怡聊天,他才知道刘才怡仍在等母亲回家。李东植听说吴智勋在躲着自己,显然也有些在意,朴正济又询问了李东植是否杀害了姜敏贞,随后又继续画着小鹿。韩株元想回家,被发现家里的门锁密码已经更改。韩株元回到派出所还被林圭石记者盯上,幸好李东植和南尚培等人出面替他赶走了林圭石。韩株元不知道大家为何要帮自己,李东植却说那只是村民团结一致的表现。在内部发生的事情就要在内部解决,他们决不允许外部的人指指点点。韩株元听了李东植的话,陷入沉思。李东植突然冲出警局,急忙跑上警车,韩株元也跟了上去。原来姜振默被都海媛和李沧进等人逼着上台道歉,李东植立马开警车冲进会场。李东植质问姜振默为何要这样做,他立刻拉着姜振默走下舞台。此时,台下的居民们开始向李东植抱怨,声称这些年都遭受了他的折磨。李东植与居民们发生争执,随后都海媛等人也加入进来。韩株元眼见李东植和都海媛等人发生争执,便出手帮助李东植,并将教唆打人的李沧进等人全都带回去侦讯。韩基焕听说儿子又惹事了,他相当生气,权赫阻拦韩基焕打电话给韩株元,承诺会代为处理此事,不过韩基焕还是偷偷打电话给了儿子。吴智花责怪李东植害自己又得见讨人厌的前夫,但也猜到李东植是为了姜振墨才惹祸,她让李东植和韩株元赶紧与李沧进等人进行和解。权赫去找韩株元,他让韩株元别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惹事。韩株元让权赫帮自己调查了一下朴正济的背景,得知朴正济有精神病史,他怀疑朴正济才是真凶。林圭石记者又缠上李东植,被李东植听出端倪,猜测到是吴智勋出卖了自己。李东植随后去找了吴智勋,质问吴智勋为何出卖自己。吴智勋十分惊慌,他说出了朴正济曾在事发当晚见过姜敏贞的事,李东植让吴智勋保密,否则会伤害到他。韩株元质问李东植为何要包庇朴正济,李东植便急忙解释,两人随后发生了争吵。其实在事发当晚,姜振墨也在现场。
 
  第6集姜振墨绑架了姜敏贞吴智勋被怀疑是凶手
 
  姜振墨拿了自己腌的泡菜来给吴智花和警局里的警察们享用,姜振墨看似期待大家帮忙寻找女儿姜敏贞,但其实他正在观察警方动向,也猜测大家找不到自己的女儿。姜振墨看着自己与女儿的合照,希望自己能永远和女儿在一起。姜敏贞失踪的那天,姜敏贞逃出警局,她不想回家。南尚培约大家聚餐,韩株元和李东植都没去。吴智勋想去给姜敏贞送解醒酒,在路上看见姜敏贞巧遇朴正济,朴正济好意送姜敏贞回家。姜敏贞与朴正济闲聊,当他们谈论起姜振墨的时候,姜敏贞觉得爸爸让自己毛骨悚然,朴正济问其原因,姜敏贞却扯开了话题。那天晚上,他们都没注意到姜振墨当时也在场,而真正绑架姜敏贞的人,其实就是她的爸爸姜振墨。李东植面对韩株元的质问,什么都不想说。李东植让韩株元和姜振墨谈话,并陪韩株元去见姜振墨。李东植暗中观察四周,并注视着姜振墨的举动。姜振墨向韩株元交代行踪,韩株元这才知道李东植当晚其实有不在场证明。李东植和韩株元从姜振墨口中得知姜敏贞的手机和姜振墨毛巾不见的事情。韩株元去肉店找刘才怡,询问关于姜敏贞失踪当晚的事情。韩株元知道刘才怡在全国各地寻找自己的母亲,刘才怡声称自己的母亲不用韩株元插手。权赫将韩株元让他调查的事情告诉了韩基焕,韩基焕让权赫照办,还嘲笑权赫不懂得巧用脑子。权赫愤而说出韩株元曾查过朴正济的事情,表示知道韩基焕和朴正济母亲都海媛有勾结的事,并威胁了韩基焕。都海媛气朴正济突然休假,认为此举会遭人怀疑。朴正济喊着李东植不是犯人,都海媛和一旁偷听的李沧进都怀疑朴正济才是真凶。都海媛于是想拿李沧进的行车纪录器造假,以免警方查到朴正济的头上。韩株元发现删掉警局监视器影像的人是南尚培,便立刻去质问南尚培,南尚培谎称是为了掩饰李东植偷走妹妹李有妍的案件资料,才故意这么做的,但显然南尚培说了谎,真正删影像的人是李东植。南尚培询问李东植是否需要帮助,李东植则让南尚培别插手这事。都海媛造假的行车纪录器一上传,跟踪姜敏贞的吴智勋立刻遭到逮捕,吴智勋逼不得已说出朴正济见过姜敏贞的事情。吴智花去找李东植等人喝酒,李东植却让吴智花保持冷静。吴智花流下眼泪,她担心弟弟是真凶,暗自希望朴正济是真凶。李东植此时看见姜振墨站在门外,姜振墨随后走了进来,吴智花抓着姜振墨,声称吴智勋不是凶手。李东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来到一个仓库并打开了柜子。韩株元此时发现姜敏贞的手机有讯号传出,韩株元立马来到肉店,询问情况,姜振墨收到一条短信,他看过后痛哭流涕,原来是姜敏贞发给姜振墨的求救短信。
 
  第7集姜振墨杀害了自己女儿朴正济自首
 
  三年前,李东植和同事李尚烨一起埋伏嫌犯,两人在车里发生了争执。李尚烨因擅自行动,死于嫌犯宋志浩之手,即使李东植后来逮捕了宋志浩,也无法救回李尚烨的生命,这让李东植非常难过。李东植用姜敏贞的手机传讯息给姜振墨,吓得姜振墨脸色惨白。原来在姜敏贞失踪当天,朴正济送姜敏贞回家后,姜敏贞就被父亲姜振墨杀害。姜振墨谎称女儿睡着了,便若无其事的和吴智勋等人在烤肉店一起吃饭。捡到姜敏贞钥匙的李东植,想将钥匙还给姜家,却意外发现了姜敏贞被切下的手指。李东植十分震惊,他猜测姜敏贞已经遇害,便满屋寻找姜敏贞,但未发现姜敏贞。李东植情绪失控,他本打算报警。此时,姜振墨打电话给李东植,让他来吃烤肉。在找不到姜敏贞尸体的情况下,李东植不能逮捕姜振墨,姜振墨有非常高的机会能脱罪。于是李东植决定铤而走险偷走那些手指和姜敏贞的手机,再偷偷将姜敏贞的手指放在姜振墨屋前,试图逼迫姜振墨露出马脚。韩株元去找李东植,声称姜振墨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让他们过去。在韩株元询问姜敏贞失踪案情时,李东植一直在观察姜振墨的反应,希望能找到破绽。姜振墨声称当时刘才怡并不在场,韩株元与李东植便去询问刘才怡。韩株元一度认为刘才怡包庇李东植,韩株元便向刘才怡道歉。韩株元再次询问刘才怡,姜敏贞失踪那天在什么地方,刘才怡声称自己在阁楼上睡觉。刘才怡猜测是姜振墨揭发自己,刘才怡便有意看了一眼李东植。此时,朴正济来到他们面前。朴正济声称自己是凶手,他是来自首的,朴正济以为自己因为发病而杀害了姜敏贞。朴正济的自首,使得母亲都海媛几乎崩溃。但李东植心里十分清楚,朴正济并不是杀人凶手。李东植偷偷告诉朴正济,是他用姜敏贞的手机给姜振墨发讯息,朴正济震惊不已。刘才怡猜到发讯息的人是李东植,并找到了他所藏的手机。刘才怡猜测能让李东植如此发疯的凶手一定是亲如兄弟的姜振墨,刘才怡想和李东植一起逼姜振墨认罪,但李东植不想让刘才怡趟浑水。但为时已晚,刘才怡用姜敏贞的手机给姜振墨发了讯息。姜振墨偷偷将刘才怡母亲的发夹还给刘才怡,还写了字条,并将疑似弃尸地点告诉刘才怡。刘才怡知道杀害自己母亲的真凶一直在自己身边,她差点疯掉。韩株元查出南尚培为了掩饰李东植曾进出过姜家的事实,才删掉了监视器的画面,韩株元想逮捕李东植。刘才怡打电话告诉李东植,声称姜振墨告诉了她母亲尸体的位置,她现在就要去找母亲的尸体,李东植非常担心刘才怡。李东植带着韩株元来到姜振墨腌泡菜的地方,在姜振墨挖出姜敏贞尸体的时候,韩株元将姜振墨逮捕了。刘才怡明知是陷阱,但为了寻找失踪多年的母亲,仍去姜振墨所写的芦苇地找寻母亲的遗体。刘才怡见有人靠近,以为是姜振墨,但幸好来的是李东植派来的朴正济。
 
  第8集姜振墨拒不认罪刘才怡找到母亲尸骨
 
  姜振墨被捕后,大家都难以置信,大家无法原谅姜振墨的行为。李东植看着姜敏贞的尸体流下眼泪,警方并想让李东植离开,以免破坏现场,但遭到了韩株元的劝阻。原来在逮捕姜振墨之前,韩株元不惜用手铐铐住李东植,逼迫李东植说出实情。李东植这才让朴正济去找刘才怡,自己和韩株元却守株待兔,准备逮捕姜振墨。方珠善的姐姐向韩株元询问,姜振墨是否杀害了方珠善,韩株元无可奉告,方珠善的姐姐情绪失控,大声痛哭。韩基焕看到新闻后,便打电话给郑哲文,想利用这次机会让儿子重新调回首尔工作。韩基焕特地让权赫掩盖李东植的功劳,让光环全集中在韩株元身上,好让韩株元成为英雄。李东植得知姜敏贞的验尸结果,竟然是生前被活埋致死,他想到自己错失了救回姜敏贞的机会,他十分痛心难过。吴智花等人将姜振墨带去审讯室,姜振墨一言不发。就在吃饭的时候,姜振墨差点被面给噎住。此时,姜振墨对吴智花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认为是时候该放姜敏贞走了。韩株元为李金花之死也耿耿于怀,但由于李金花是非法入境,尸体也要家属签字才能销毁,可能李金花的尸骨要一直存放在火葬场里。李东植替姜敏贞举办了丧礼,村民全都来送姜敏贞最后一程。吴智勋十分心痛,他一度难过到发病,被大家搀扶了出去。吴智花将李东植与韩株元带回警局,姜振墨声称对他们两人有话要说。原来当年姜振墨妻子尹美惠离家后,方美善嘲笑过姜振墨,姜振墨气得杀掉方美善,接着杀掉了目击者刘才怡的母亲,最后还杀掉了疑似怀疑自己的李金花等人。姜振墨猜测这就是凶手的杀人动机,李东植被姜振墨的话给惊呆了。姜振墨始终不肯认罪,韩株元便故意提到了姜敏贞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好让姜振墨开口说出实情,但这个计划失败了。李东植猜测姜振墨其实一直都知道实情,姜敏贞并不是自己的女儿。气的姜振墨掐住李东植的脖子,李东植却一直在笑,这让姜振墨更加生气,在一旁的韩株元立马出手阻止了姜振墨的行为。李沧进故意告诉都海媛,韩基焕企图抢功,阻拦了都市开发的好机会。都海媛打算想听取李沧进的建议,让朴正济将这次功劳全抢过来。朴正济为此与都海媛大吵了一架,朴正济反对这么做,他不允许母亲欺负李东植,让她放过李东植。李东植和韩株元不约而同的来到姜振墨常来的釜山,想寻找尹美惠的下落,最后查出尹美惠已经死了。两人猜测姜振墨本想找到尹美惠后,亲自杀妻作为报复。在得知尹美惠死讯后,才改为杀害女儿报复。李东植和韩株元谎称尹美惠没死,企图让姜振墨说出实情,姜振墨却转移了话题。姜振墨声称李有妍不是他杀的,并让李东植带尹美惠来见自己。吴智花在刘才怡家后院找到了母亲的尸骨,刘才怡不敢相信事实,她认为自己的母亲还活的好好的。得知这个消息的李东植便翻起自家的庭院,却怎么也找不到妹妹的尸骨。韩株元想帮李东植找妹妹时,两人同时接到姜振墨在狱中自杀的消息。
 
  第9集李东植找到妹妹尸体南尚培被逮捕
 
  韩株元在父亲韩基焕的关系下,可望独揽功劳晋升职位,但他承认是自己滥用职权,导致李金花死亡,他甘愿受罚。姜振墨死后的三个月里,李东植白天上班,晚上拼命四处挖地寻找尸体,却一直一无所获。李东植从旧录影带中得知当年他去当兵时,家里曾经施工过,但不知施工的确切位置。李东植等人因为找到了杀人魔的事情而晋升,韩株元却足足失踪了三个月。李东植去理发店将赌博的人抓回警局,闹得警局沸沸扬扬。此时,韩株元却突然出现了,他声称自己是回来上班的。刘才怡跑到重案组自首,随后接受吴智花的审问,她坦言自己曾想杀掉姜振墨,但并没有实施这个想法。现在因为遭到恐吓讯息,才来重案组坦白一切。在烤肉店里,朴正济与李东植眉来眼去。吴智花怀疑李东植等人有事瞒着自己,就连南尚培跟他们也是同一阵线的。吴智花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感觉他们都看不起自己,朴正济声称这是个误会。吴智花询问李东植,姜振墨自杀那天是否知道刘才怡来过警局。吴智花甚至怀疑是李东植与刘才怡联手杀害了姜振墨。吴智花自愿陪李东植和朴正济查案,此时,李东植向吴智花道歉。他们怀疑尸体就埋在当年李东植和朴正济的秘密基地里,那块地原本为都海媛所有,在二十年前李东植妹妹李有妍失踪后,就卖给了李沧进。于是李东植和韩株元去挖地,吴智花则逼迫李沧进签署让警方挖地的同意书。李东植等人果然挖到了许多尸体,可惜里面并没有李东植的妹妹李有妍的尸体。由于当初姜振墨曾写过遗嘱,说是要让姜敏贞和李东植继承遗产,现在姜家父女已经过世,所以财产都由李东植继承。由于李东植继承了一大笔遗产,韩株元有点怀疑是李东植杀害了姜振墨。李东植甚至怀疑韩株元的动机,为何如此针对自己。他们两人一边查案,一边怀疑着对方。李东植从失智母亲口中得知家里的锅炉曾经施过工,李东植便立刻冲回去敲墙壁。果然在墙壁里找到了妹妹李有妍的尸体,他这才知道妹妹一直被埋藏在家里。李东植紧紧握住妹妹的手,随后失声痛哭了起来。韩株元则偷偷跟踪南尚培所长,南尚培发现刘才怡一直躲着自己,猜测她当晚曾看到自己去过监狱,刘才怡怀疑南尚培就是杀害姜振墨的凶手。此时,警察赶了过来,以杀人罪逮捕了南尚培,这让刘才怡十分惊讶。李东植本想报警声称找到自己妹妹的尸体,却被吴智花提前一步。吴智花告诉李东植,南尚培被捕的消息,李东植便立刻赶到警局了解情况。而南尚培的犯案证据,似乎是韩株元故意放的,目的就是逼迫南尚培认罪。
 
  第10集南尚培涉嫌杀害姜振墨南尚培被人谋杀
 
  权赫来釜山找韩株元,他将刘才怡失联,以及李东植升职的消息告诉韩株元。权赫怀疑韩株元被李东植利用,他让韩株元要清楚自己的立场。韩株元从权赫的话中找到了灵感,他思索了半天决定重新调查。刘才怡此时就在釜山,她与阿姨们在海边洗鱼。阿姨们觉得刘才怡是穷苦人家出身,年级轻轻,刀工就如此了得。韩株元则在远处默默注视着刘才怡,此时,南尚培前来询问阿姨们是否见过刘才怡时,阿姨们欺骗他,声称没有见过此人。刘才怡看到南尚培出现,便立刻躲了起来。韩株元调查发现刘才怡曾在姜振墨死亡当晚,见到过南尚培。此时,南尚培被警方抓捕。南尚培声称只愿意和李东植或吴智花说实话。朴正济听说李有妍的尸体在李东植家中发现,他非常难过。此时李东植跑去见南尚培,南尚培让她赶紧回去陪在妹妹身边,但李东植更担心南尚培会出事。李东植只要想到自己妹妹的尸体在地下室,他就十分痛心泪流满面,南尚培安慰着李东植。李东植询问南尚培是否涉及姜振墨的命案,南尚培矢口否认。南尚培向李东植道歉,他认为自己早该在二十年前抓住真凶。吴智花怀疑南尚培是被警察诬陷,李东植看监视器的画面,便立刻猜到是韩株元做的好事。但当李东植质问韩株元的时候,韩株元拼命装傻,还让李东植小心被万阳的人背叛。朴正济为了当年没能留住李有妍深感自责,都海媛却担心朴正济是犯罪凶手,她找李沧进拿镇定剂给朴正济服用。李东植猜测刘才怡当天曾见过南尚培,刘才怡矢口否认。李东植继续询问刘才怡是否知道谁是真正杀害姜振墨的凶手,但刘才怡闭口不谈,她甚至还感激凶手为自己的母亲报仇。韩株元偷偷在南尚培的皮夹里放了追踪器,他一直跟踪着南尚培,发现南尚培似乎想对李东植说些什么,但又反悔了。韩株元随后在总部遇见黄光英和曹吉久两位万阳的同事,他们都说是来总部见朋友的。韩基焕要求儿子韩株元别再查案,但韩株元执意不肯。李东植看到验尸报告,猜到妹妹不是姜振墨所杀,便打电话质问南尚培,到底隐瞒了什么真相,他怀疑南尚培涉嫌杀害姜振墨,但南尚培没有回话。原来南尚培早已遇害,接电话的人根本不是南尚培,而是真正的凶手。韩株元跟踪到废车场,看到一摊血迹和南尚培的录音笔,他怀疑南尚培已经遇害。韩株元将事情告诉李东植,两人便分头寻找南尚培的下落。当李东植赶到现场时,发现韩株元跪倒在地,此时南尚培已经死亡。李东植得知南尚培去世的消息,他痛苦万分,他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第11集韩株元与李东植联手查找真凶朴正济当年开车撞死李有妍
 
  李东植十分痛心,韩株元安慰着李东植。原来在李东植被冤枉期间,南尚培一直像父亲一样陪伴在李东植的身边,给他鼓励与安慰,让他重新振作了起来。南尚培的过世,李东植便以丧主的身份替他操办了丧事,还回家替南尚培整理遗物。吴智花等人对于南尚培的死亡,都十分的难过。吴智花等人集体在刘才怡的餐厅祭拜南尚培,他们都想替南尚培查清真相。大家回想起与南尚培在一起时的日子,曹吉久由于太过伤感便先行离开。韩株元对于自己没能救下南尚培一事,感到深深的自责。刘才怡安慰韩株元,并将李东植的下落告诉韩株元,只要他联络朴正济就能找到李东植。第二天,韩株元来到钓鱼场寻找李东植,意外的发现朴正济在服用不明药物。朴正济似乎有所隐瞒,不肯向韩株元多说。韩株元想与李东植联手合作查找真凶,并将曾在总部见过曹吉久和黄光英的事情告诉了李东植。李东植于是去找刘才怡等人协商,刘才怡和吴智勋负责朴调查黄光英,而朴正济则去调查曹吉久。经过一系列的跟踪调查,刘才怡和吴智勋查出黄光英是去总部面试,因此排除了涉案的可能性。朴正济则查出曹吉久曾和韩基焕有过联系,他怀疑韩基焕是曹吉久背后的主使。韩株元便去质问父亲韩基焕,韩基焕说出曹吉久曾提及二十一年前的吉他拨片鉴定书销毁一事,但他对此事并不知情。韩株元对韩基焕的说法表示怀疑,显然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吴智花看到监控摄像头,便想起当时那台被拖车拖走的车辆,她觉得事有蹊跷。此时,姜道修出现,并告诉他们有关新住户安装监视器的事情。李东植得知一栋楼只住了一户人家,却安装了新的监视器,这让他产生怀疑。姜道修与南尚培关系十分友好,他也想出手帮助李东植查案。随后李东植又从姜道修口中得知曹吉久见过南尚培,让他更加怀疑曹吉久。其实南尚培也曾怀疑曹吉久当年在某人的指示下,销毁假的吉他拨片鉴定书。南尚培可能因为知道当年案情真相,而惨遭灭口。韩株元则去质问另一个见过南尚培的郑哲文,郑哲文声称自己和鉴定书一事毫无关系。另一边,李沧进观看着监控摄像,其实他的脚并没有瘸,他似乎是故意装瘸的。朴正济怀疑母亲都海媛涉及姜振墨和南尚培之死,此时,李东植与韩株元也查出都海媛和郑哲文有勾结的事实。李东植质问朴正济,是否有事情隐瞒。原来当年朴正济疑似开车撞死了李有妍,而都海媛和李沧进帮他掩盖了事实真相。
 
  第12集朴正济恢复记忆真凶浮出水面
 
  李沧进原本是黑社会出身,现在却成了建设公司的大老板。李沧进担心开发案的不成功,会使自己再次沦落到悲惨的境地。此时,李沧进收到别人发来的威胁监控视频,这让他非常生气。李沧进怀疑是李东植所为,他便跑去监视李东植。李东植责问朴正济到底知道什么,朴正济默默的流下眼泪。都海媛为了保护儿子不受牵连,便大声叫喊。李东植拿出住院协议书给朴正济看,朴正济有些震惊,并且认出了母亲都海媛的非法电话号码。朴正济一直想不起李有妍失踪那天发生的事情,他询问母亲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朴正济突然病发,韩株元叫来了救护车,将朴正济送去了医院。这一切李沧进都看在眼里,他发现李东植与韩株元正在联手调查此事。权赫替韩基焕调查吉他拨片鉴定书失踪的事情,他开始怀疑当年是韩基焕让曹吉久销毁证物,好掩盖办案疏忽的真相。但其实那份鉴定书是都海媛让曹吉久销毁的,还将伪造的鉴定书交给曹吉久,让他拿去给南尚培交差。原来当时鉴定书上出现了朴正济的指纹,让都海媛不得不销毁证据。后来因为南尚培发现了真相,才会在姜振墨死后遇害。李沧进认为都海媛的儿子朴正济是颗定时炸弹,他询问都海媛要不要帮她轻松处理掉。都海媛吓的立马派人去医院保护朴正济,可当他们来到医院时,却发现朴正济并不在病床上。原来朴正济被韩株元带走,朴正济正逐渐恢复记忆。李东植带着朴正济来到自家的地下室,在环境的刺激下,朴正济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李东植则在法医的分析下,得知自己的妹妹李有妍是被车撞死的。吴智花查出都海媛在事发之后,以半价的优惠价格卖地给李沧进、郑哲文和曹吉久的妻子李江慈,这里面存在着巨大的问题。李东植去质问朴正济,逼他说出实话。原来当初朴正济曾与李有妍交往过,两人为了要不要公开恋情而发生争吵。朴正济喝了酒,他拿走了李东植的吉他拨片。在撞死李有妍后,不小心将吉他拨片遗留在现场。李东植知道真相后,并未责怪朴正济,反倒相信他会陪自己查明真相。韩株元对李东植的做法很不谅解,两人因此而争吵起来。此时,韩基焕成了内定的厅长人选,李东植带着讥讽的语言恭喜韩株元。原来当年李有妍和朴正济吵完架后,李有妍意外看见姜振墨杀人,她差点也被姜振墨杀害,但李有妍的手指却被姜振墨切掉。在逃跑的过程中,李有妍被韩基焕开车撞死。韩基焕将倒在一旁的李有妍拖移至路中央,嫁祸给后来开车经过的朴正济。
 
  第13集李东植与韩株元联手调查李东植逮捕韩株元
 
  在2000年的时候,韩基焕就已经与李沧进等人进行不正当的勾结,当时的李沧进经常进出跆拳道馆,是为了追求跆拳道馆馆长的女儿吴智花,吴智花与朴正济也是同学关系。韩基焕等人一起喝着酒,韩基焕让他们少做让别人背后议论的事情,专心搞事业就行。吴智花和姜道秀跟踪前夫李沧进,他们发现李沧进和韩基焕勾结的事实。吴智花和姜道秀谈论起以前的事情,吴智花与朴正济等人都是朋友,她害怕凶手会出现在他们中间。李沧进一直想和韩基焕谈话,韩基焕却不想见李沧进。李东植质问韩株元,是否能接受家人涉案的事实,暗示韩基焕有涉案的可能性。李东植看见韩株元如此坚持查案,便与韩株元联手合作,两人开始分头进行调查行动。李东植从恢复记忆的朴正济口中得知,朴正济当时撞到了晕倒的李有妍。李东植猜测朴正济不是撞死妹妹的真凶,他逼迫朴正济回去质问母亲都海媛,想知道当天的真相。果然在朴正济的逼迫下,都海媛坦言自己为了掩盖朴正济撞死李有妍的真相,便让李沧进过来帮忙,这反应出都海媛和李沧进等人勾结的事实。李东植怀疑当时妹妹李有妍可能没有死,是后来赶到的李沧进害了她。都海媛从儿子口中得知自己被李沧进和韩基焕欺骗二十年,两人表面相互嫌弃,其实私下一直保持着联系,这让她感到十分震惊。韩株元则去套父亲韩基焕的话,假装要对付从都海媛手中受贿的郑哲文,以免对父亲不利。这引起韩基焕和郑哲文两人大吵一架,原来两人就是让南尚培顶罪的真凶,郑哲文以手中持有李沧进去见南尚培的监视器画面威胁了韩基焕,让韩基焕不敢撤除郑哲文的职位。李东植和韩株元都在等韩基焕撤除郑哲文的职务,韩株元见父亲迟迟没有反应,索性就接受了林圭石记者的专访。李东植则假装接受韩基焕的提议,调到监察组去工作。一周后,韩基焕在听证会上演讲。此时,林圭石的专访报道也出炉。指控韩基焕的手下郑哲文受贿一事,但似乎韩基焕早有准备,他立刻说郑哲文不是受贿,而是与都海媛有债务纠纷,他已经立案展开调查。眼看韩基焕能顺利通过听证会成为警察厅长,李东植却突然出现。李东植以监察组的身份出现,以及涉及李金花杀人案为由,当众逮捕了韩株元,听证会也因此被迫取消。观看电视转播的大家都十分震惊,认为李东植这做法简直疯了,但李东植和韩株元显然是故意设计此事,意图逼迫韩基焕说出实话。
 
  第14集朴正济逼迫母亲说出实情韩株元得知事情真相
 
  韩株元七岁的时候,曾看见自己的父母发生争吵。韩基焕责怪妻子拖累他的人生,他一直想做警察厅厅长的职位,这样他的人生才算完美,他叫人将妻子抓进精神病院。韩株元的母亲为了逃离韩基焕的掌控,甚至想放弃韩株元,这让在楼上目睹这一切的韩株元大受打击。
 
  韩株元和李东植在韩基焕的听证会上,上演了一出逮捕的戏码,让韩基焕的听证会不得不被迫取消。李东植不忍韩株元为了揭发事情的真相,而赔上自己的人生。李东植让韩株元被捕后行使缄默权,但韩株元仍自愿认罪,接受惩罚,这让李东植十分震惊。此时,监察组组长前来责备李东植,由于他在听证会上逮捕韩株元,引起了社会的轩然大波。韩基焕为韩株元的事情迁怒于权赫,两人为此大吵一架。韩株元假装对李东植的行为愤怒难平,却想逼迫父亲说出真话,这使得韩基焕更加生气。朴正济约李沧进见面,他和母亲都海媛一起逼迫约李沧说出当年的真相。朴正济猜到李有妍的尸体是李沧进忙着销毁证据时,被姜振墨给偷走,并埋在李东植家地下室的墙里。李沧进为了防止事情泄露出去,才除掉了姜振墨。李沧进也猜到朴正济是受到李东植的指使而前来质问自己,他在朴正济口袋中发现了正在监听他们谈话的手机,恰巧就是李东植所为。都海媛发现自己被儿子欺骗,显得十分的生气。都海媛在李沧进面前怒不敢言,李沧进似乎握有都海媛的把柄,让都海媛不敢轻举妄动。此时,吴智花和姜道秀赶到现场。吴智花和姜道秀把李沧进带回去审讯,面对吴智花和姜道秀的审问,李沧进矢口否认。郑哲文前来要求放人,他必恭必敬地送走了李沧进。郑哲文悄悄的向李沧进暗示,手中握有他们的证据,并且威胁了李沧进。吴智花和李东植一起跟踪李沧进,但被李沧进察觉到了,李沧进很快甩掉了吴智花和李东植。韩株元找刘才怡帮忙跟踪父亲韩基焕,但同样以失败而告终。李沧进和韩基焕以为没人跟踪,便放心大胆地谈起当年的事情,没想到却被早有准备的韩株元监听了整个过程。韩株元得知当年撞死李有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在李沧进的帮助下嫁祸给毫不知情的朴正济。但此时偏偏都海媛又找李沧进帮忙消灭证据,从此三人成了共犯,一根绳上的蚂蚱。韩基焕让李沧进杀掉姜振墨,又准备让李沧进除掉郑哲文。韩株元得知父亲的真正的面目后,他非常生气。韩株元顾不得将真相告诉李东植,似乎有着独自一人对付父亲和李沧进的想法。
 
  第15集:都海媛参选市长韩株元声称杀了郑哲文
 
  韩株元听了父亲和李昌镇的对话后,拿起了车上的高尔夫球杆,但最后还是默默的放下了高尔夫球杆,跑去向李东植说明真相。韩株元承诺会由自己来替李东植讨会公道,拉父亲一同下地狱。
 
  一周后,韩基焕又举行了听证会,都海媛也准备参选市长。朴正济企图阻拦母亲,都海媛却宁可不要朴正济这个儿子,又将他关进精神病院里。原来都海媛曾多次将年幼的朴正济关在农场里,是害朴正济生病的元凶。
 
  李东植去探望母亲,母亲要他好好吃饭。李东植转头邀韩株元吃饭,显然很关心韩株元。韩株元假意支持父亲当上警察厅长,要他让韩株元调到监察组,好替父亲对付郑哲文。韩基焕信以为真,听话照办。
 
  郑哲文约李昌镇见面,差点被李昌镇所杀,幸好李东植及时出现。李昌镇见事迹败露,假装没事想离去,李东植意有所指地要郑哲文注意安全。李东镇和韩株元联手请李昌镇去警局协助调查,逼李昌镇说实话,李昌镇却替韩基焕撇清,暗指都海媛才是真凶。
 
  李东植等人都担心郑哲文会没命,没想到郑哲文竟被调到情报科工作。吴智华和姜道秀小心翼翼护送郑哲文到住处去,并在外守候,不敢离去。韩株元早猜到权赫对韩基焕言听计从,甚至替刚当上警察厅长的父亲欺骗自己。
 
  韩株元见郑哲文传讯给李东植邀见面,猜到事情不单纯,瞒着李东植去郑哲文住处,拒绝了吴智华和姜道秀的陪同,自行进入了郑哲文住处。李东植也猜到韩株元行动有异,跟踪在后,也来到郑哲文住处。
 
  李东镇和吴智华、姜道秀都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正准备入屋时,韩株元浑身是血的出现,声称自己好像杀了郑哲文。
 
  第16集:真凶落网韩株元继续做警察
 
  郑哲文约李东镇见面,正埋怨没回应时,突然遭到李昌镇毒手,死于非命。韩株元进屋见郑哲文浑身是血,急忙上前关切,身上也沾染上不少血迹,自知会被当成杀人犯。李东植猜到韩株元替自己挡了灾,又急又气。
 
  吴智华听出李东植话中有话,逼问半天,李东植才说出真相,吴智华义不容辞和李东植一同对付坏人。韩基焕要权赫将郑哲文之死,用自杀结案,别再追查下去。但吴智华却紧急逮捕了李昌镇,逼李昌镇说实话。
 
  李东植将二十一年前妹妹命案真凶可能另有其人,根本不是朴正济的事告诉了都海媛。都海媛显得相当震惊,李东镇一离开,她便要人将精神病院内的朴正济移走。没想到,韩株元早一步到达,在刘才怡的接应下,带走了朴正济。韩株元本想要朴正济自首,朴正济却自愿被韩株元逮捕。
 
  韩株元接着去劝权赫别再听从父亲的命令,要他签了都海媛的拘捕令,交给李东植侦讯,都海媛这才说出真相。原来当年都海媛被姜振墨以朴正济撞死人的事威胁,被迫将农场钥匙交给对方,让姜振墨将杀害的女子尸体全藏在农场内。朴正济听说母亲早知姜振墨是杀人魔,却为了掩盖自己撞死人的事而闭口不言,差点崩溃。都海媛听说儿子崩溃,终于把韩基焕和李昌镇的名字供了出来。
 
  权赫批了李昌镇的拘捕令,李东植在李昌镇面前演了一出戏,拐李昌镇说出韩基焕才是真凶。韩株元又将录到的父亲杀人录音交由媒体爆料,接着和李东植联手逮捕父亲。李东植阻止韩株元卸下警职,要他继续当警察赎罪。李东植也要韩株元逮捕自己,为之前破坏姜敏贞命案现场的罪行付出代价,幸好最后获得法院轻判。
 
  一年过去了,南尚培忌日当日,韩株元和李东植重新碰头,犹如朋友般互动。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