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如蝶翩翩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2集

更新时间:2021-10-06 02:41

[剧 名]: 如蝶翩翩/像蝴蝶一样飞舞/Navillera: like a butterfly
[播 送]: 韩国tvN电视台
[类 型]: tvN月火剧  
[首 播]: 2021年03月22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9点各播一集
[接 档]: LUCA
[导 演]: 韩东和(清日电子李小姐、坏小子们 : 恶之都市、38师机动队)
[编 剧]: 李恩美
[演 员]: 朴仁焕 宋江 罗文姬 洪承熙 申恩廷 郑海均 金秀珍 郑熙泰 赵福来 赵成夏 尹智慧 金太勋 李和龙 林莎朗 李素英 金贤穆 金权
[集 数]: 12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一个心怀梦想的70岁老人和一个拥有天赋的23岁少年在艰困的现实中彼此扶持并挑战成为芭蕾舞者的故事。

  第1集
 
  德出是一位退休的快递员,这天他参加朋友的葬礼,在葬礼上几位老友相遇,几位老人坐在一起聊天,转眼间他们已经年过七十。德出参加完葬礼便去看望好友教锡,德出路过一个舞蹈练习室,看到正在准备国立芭蕾舞团征选的采禄在舞蹈室练习,德出一直在外观望采禄练习,在德出的心中一直有着芭蕾梦。德出看到采禄发现自己后匆匆离开,采禄最近的状态不是很好,老师对采禄的状态有些不满意。这天是德出的生日,子女们聚在一起为德出庆祝生日,蜡烛点上后德出的老婆海楠替德出说出了愿望。德出的小儿子圣官迟迟未到,德出的大儿子圣山和女儿圣淑因为借钱的事情争吵起来,圣官穿着随意迟迟到来。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圣山告诫女儿恩浩要好好上班,不然就像叔叔那样,圣山在暗自数落圣官,圣官听后非常不高兴,起身向德出告别离开。德出和海楠回家,圣淑家遇到困难,海楠想帮助圣淑。采禄这周将要参加征选,可他参加征选的一天是父亲出狱的日子,采禄心中烦闷去看望已故的母亲。第二天德出一人在家无事,他便想着去找孙女恩浩吃饭,德出来到恩浩公司楼下,恩浩刚进入公司实习,她接了德出的电话告诉德出她已经吃过饭了,便匆匆将电话挂掉。德出一个人去餐厅吃饭,他遇到正在送外卖的老友,德出已经七十,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做什么事情。采禄在餐厅打工,学生时期的朋皓凡来到餐厅吃饭,因为采禄父亲的事情,皓凡和采禄之前有解不开的心结。德出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芭蕾舞团表演,他便去演播厅观看,采禄打工结束便来到演播厅观看,演出结束后大家各自离开。采禄为了征选一事一直在努力练习,老师看到采禄的练习告诉他现在的舞蹈没有任何感情,以前采禄的舞蹈并不像现在这样。这天是采禄征选的日子同时也是父亲出狱的日子,到了采禄上场的时候他却离开,坐上公家车去往监狱。采禄在监狱门口未等到父亲出来,狱警告诉采禄李武英上午七点已经出狱,这时采禄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武英告诉采禄要去大川工作,便将电话挂了。夜晚德出接到疗养院电话,好友教锡已经去世,教锡给德出留下了一份信。因为采禄没有去参加征选的事情,老师非常生气,采禄便将原因告诉老师。德出在家中想到采禄跳舞的场景,年幼时的德出因为生活没能学习芭蕾舞,他想到教锡在临死前还想着自己的梦想。于是德出又来到采禄练舞的地方,德出告诉采禄他想学习芭蕾舞,采禄便带着德出见了升主老师,升主表示这里是个人练习室不是舞蹈培训班,升主只同意德出来这里观看。德出在舞蹈室看采禄练习,升主担心德出影响采禄,便不让德出观看,德出对于芭蕾舞的执着便在外面观看。恩浩来到采禄打工的餐厅实习,恩浩不熟悉业务,采禄帮她解围。德出每天都来练习室,升主决定让采禄教德出跳芭蕾舞,采禄知道后非常震惊。
 
  第2集
 
  升主不仅做出让采禄教德出跳舞的这个决定,他还让德出担任采禄的经纪人,德出非常高兴答应下来,采禄无奈提出德出能够一周做到双足并立并保持平衡,就会教德出跳舞。德出回到家按照采禄说的做,德出尝试无果,海楠打电话给子女们回家吃饭,三个子女没有一个回来。海楠叫德出出来吃饭,德出练习站姿不小心摔倒,海楠将他扶起来,圣官自从辞掉医院的工作一直游手好闲,海楠想让德出去问圣官之后计划。第二天德出一早起床锻炼身体,海楠见德出这样以为是教锡的关系,德出练习完便去找圣官。德出见到圣官,圣官只是和他拍了合照,圣官知道是母亲在担心他,德出说了几句话便离开。海楠在家中等德出回来,她看到院子的大门打开赶忙出去查看,她发现圣山回来坐在院子里。圣山正在为老婆爱兰想回职场的事情烦心,爱兰面试的公司正是圣山所在的公司,爱兰之前是为了照顾恩浩才离开职场,德出劝圣山想开一点。之后的几天德出一直在练习芭蕾舞的基础动作,到了约定的最后一天,德出拼尽全力坚持了一分钟合格,采禄只能答应教德出跳舞。德出来到店里买芭蕾舞服饰,明天采禄将要正式教他跳舞,德出回家躲在卫生间试穿衣服,为了不让海楠发现,他偷偷将衣服藏起来。第二天德出早早换好衣服来到舞蹈室,采禄过来对德出进行训练,年迈的德出训练起来有些艰难。训练结束后,德出和采禄一起吃饭,作为采禄的经纪人,德出将采禄的饮食喜欢都记下来。吃完饭后德出跟着采禄来到诊所,采禄一直学习舞蹈身上有伤,德出作为采禄的经纪人,和医生进行了治疗沟通。德出作为经纪人工作非常专心,就连采禄上厕所的次数都会记下来,一天的训练结束,采禄便去餐厅打工。德出经过白天的训练,晚上睡觉都一直在哼唧,第二天下床都很艰难,他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叫采禄起床。德出继续去舞蹈室练习,看到采禄展示的动作非常完美,德出非常羡慕。采禄虽然对德出有些不耐烦,但是他还会贴心地帮德出贴上药膏,采禄要去餐厅打工,德出跟到餐厅坚持要将梅子茶给采禄。恩浩在餐厅实习并不顺利,她遇到非常刁难的客人,采禄见到后为恩浩解围,采禄不懂恩浩为什么那么努力想要成为正式员工。德出每天早早出门去练习室打扫卫生,然后跟着采禄练习,德出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充实快乐。这天采禄帮忙去送外卖,在撞球馆他遇到了皓凡,采禄回到菜馆正巧遇到德出在这吃饭,德出为了不让采禄送外卖,便说要帮忙送外卖,对于以前是邮差的德出来说,送外卖并不是难事。撞球馆又有一单外卖,采禄知道这是皓凡叫的外卖,便说自己去送。采禄将外卖送到,皓凡并没有准备付钱,两人发生争执,这时德出出现在撞球馆。
 
  第3集
 
  德出去撞球室找到采禄,德出见皓凡要向采禄动手,他上前将皓凡拉开。皓凡对采禄父亲的事情耿耿于怀,德出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情,皓凡有想要对采禄动手,德出上前阻拦。皓凡要求采禄在桌球台上跳芭蕾,这样才会将外卖钱给他,德出站出来愿意代替采禄跳舞,但是德出提出皓凡和他比试桌球,如果德出赢了就不用跳舞,经过比试后德出赢了,皓凡只好将外卖钱给采禄。德出和采禄准备离开,德出借口说手机忘了拿,德出折回去并不是拿手机,而是和皓凡说采禄不是那种给钱就能跳舞的人,采禄在外面看到一切。外面下起雨,采禄将雨衣给德出穿,皓凡在楼上看着他们离开。升主知道采禄还在外面送外卖的事情,他非常生气训斥采禄,采禄送外卖的事情是德出告诉升主的。升主将采禄叫到办公室,升主说出让采禄教德出跳舞的目的,升主决定以后让采禄开始做个人练习。德出感觉是自己害了采禄,紧接着采禄又去西餐厅打工,晚上恩浩在工作上又出现失误,德出又帮助了她。工作结束后,恩浩问采禄为什么要帮她,采禄表示恩浩是实习生犯错误经理是不会放过她的,采禄也为之前的事情向恩浩道歉。采禄打完工之后去舞蹈室进行个人练习,回到家后他便倒头就睡。第二天早晨德出向往常一样叫采禄起床,采禄接了电话说身体不舒服,德出想到那天下雨采禄将雨衣给他穿,也许是因为这个采禄才会生病。德出打电话给升主问了采禄的住址,德出来到采禄家,这时德出的朋友金世从也来到采禄家。德出和金世从出去买菜为采禄熬粥,海楠打电话给德出一直没人接,德出的女婿卞荣日参加选举,海楠劝圣淑将那笔钱还给圣山,卞荣日却在一旁说要上大学的事情,他还想向圣山借钱。采禄吃了药让德出和金世从离开,采禄的父亲一直犹豫要不要联系采禄,采禄睡觉梦到了以前的事情。采禄起床发现德出还没有离开,德出将采禄的家打扫的非常干净,在采禄的催促下德出才回家。第二天海楠有说起了圣官的事情,德出简单说了几句便出门,海楠也没有怀疑德出去哪了。德出来到舞蹈室,采禄已经在这里等他,德出开始练习,采禄问德出为什么先要学芭蕾,德出想在离开前完成梦想。升主让采禄去参加比赛,采禄不愿意去,升主早就和其他老师串通好说服采禄去参加比赛。海楠在家发现了德出的芭蕾舞服装,德出回到家后,海楠拿出衣服质问德出,德出只好承认在学芭蕾。海楠知道后非常生气,她不同意德出跳舞,将德出的衣服剪碎。采禄买了花去看望母亲,在陵墓前采禄看到了父亲,父子俩出去一起吃了顿饭。恩浩来到朋友的酒吧遇见叔叔圣官,为了能够顺利通过实习期,恩浩答应帮店长翻译英文文章。爱兰通过面试要去上班,圣山为此感到头疼,圣淑将还给了圣山,圣山立马打电话询问。晚上德出来到舞蹈室,采禄猜出德出和老伴儿吵架,德出说出原因。第二天采禄决定出参加比赛,德出的衣服被海楠剪碎只能穿着运动服来,采禄认为这是一个突破,他拍下德出练习的照片,让德出发给家里人看,家人们都看到了德出发的照片。
 
  第4集
 
  海楠看到照片后立马电话给德出,德出接了电话只听到海楠让他回家的话,圣山和圣淑都在打电话询问,圣山召集家庭紧急会议,德出准备回家,采禄为他加油。晚上子女们都回到老家,圣山和圣淑不同意德出去学芭蕾,三个子女只有圣官是赞成的。大家都在屋里争吵,德出坐在院子里,爱兰是赞成德出跳舞,她一直在鼓励德出。第二天采禄带德出去买衣服,面对家人的反对,采禄一直在鼓励德出。采禄和德出回到练习室进行练习,德出知道采禄要去比赛的事情,他将采禄的事情都详细的记下来,升主看他们相处的非常融洽。采禄决定辞掉餐厅的工作更多的时间去准备比赛,他正在向店长提出辞职,恩浩得知了采禄要离开的事情,恩浩告诉德出自己的爷爷正在学芭蕾,采禄告诉恩浩他正在教一位老爷爷跳舞,恩浩听后有些惊讶。第二天德出准备出门,海楠还在生气中,德出在练舞时想到海楠这段时间对他的态度,结果走神闪到腰。圣山还在为德出学习芭蕾的事情烦心,爱兰如愿来到公司上班,因为德出学舞蹈的事情爱兰和圣山还在矛盾中。采禄送德出回家,在路上遇到了圣官,德出向圣官介绍了采禄。采禄和圣官一起坐公交车离开,圣官也表示同意德出跳舞,圣官专门去买了摄像机。圣山来到舞蹈室,他不同意德出跳舞,但升主并不听他的,圣山只好打电话个海楠如果德出还在跳舞他就不回家。德出买了膏药回家,海楠发现他受伤,帮他贴了膏药。德出向海楠道歉,但是海楠还是不同意德出跳舞,德出想到圣山幼时的事情,因为交不起学费,圣山不愿意去上学,德出答应海楠不再去跳舞了。第二天德出没有去舞蹈室,圣淑买了衣服送来然后陪德出去爬山,采禄发现德出早上没有叫他起床,便打电话询问,德出接了电话然后有匆匆挂掉。采禄找到了德出家,看他和家人爬完山回家,采禄准备离开却又遇见了皓凡。采禄来到学院,升主决定让采禄和相守进行比试。海楠告诉圣山德出没有去舞蹈室,德出一整天都闷闷不乐,他又穿上了舞蹈服,晚上圣山回到家正好看到这一幕。圣山根本不让德出结束,一直在责怪德出,海楠听到圣山说的话非常伤心。第二天海楠同意德出再去学习芭蕾,德出非常高兴来到舞蹈室。恩浩结束终极面试,她收到了德出的信息,恩浩去见德出,她才知道教德出跳舞的是采禄。这天恩浩的面试结果出来,她没想到店长给她的是C,恩浩之前说过请德出和采禄吃饭,德出和采禄来到餐厅知道恩浩的事情。
 
  第5集
 
  恩浩帮助店长翻译硕士论文,店长答应恩浩实习期会给她高分,却没想到淘汰的竟然是恩浩。德出叫住了恩浩,恩浩非常伤心跑出去,采禄去追恩浩。德出走进店长的办公室,他对现在年轻人的做法非常失望,他将店长说教一番。采禄找到恩浩,两个人坐在江边,恩浩和采禄相互说着心事,采禄之前因为父亲的原因踢足球,后来他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芭蕾,采禄鼓励恩浩寻找喜欢的事情。采禄和恩浩分开,采禄打电话给德出,他告诉德出恩浩回家了,德出这才放心。恩浩因为实习失败,圣山要求恩浩去他的公司报名实习,恩浩不愿意,这么多年埋藏在心底的话。海楠支持德出跳舞后,为了他的健康海楠买了很多补药,德出出门去帮恩浩清理车,恩浩下楼看到了德出,爷孙两人坐在一起聊天,德出告诉恩浩昨天做的事情是对的。采禄和相守开始在一起练习芭蕾,休息期间采禄给德出打电话,德出因为要参加比赛没有时间教德出,德出决定自己去练习。德出一人在舞蹈室练习,这时德出的主治医师过来,看德出不在他便帮德出看了之前的伤势。采禄结束练习来到医生这里,采禄和德出在医院相遇,采禄让德出先回家明天早点来看他练习。第二天德出早早出门,海楠去找圣淑,海楠告诉女儿她已经同意德出跳舞。圣山还在为恩浩的工作打听消息,恩浩来到朋友的酒吧,圣官正在这里,圣官知道恩浩落选的事情,恩浩问圣官辞掉医院的工作后不后悔,圣官向恩浩说出了原因。德出来到舞蹈室看采禄练习,小春和相守练习的时候,德出情不自禁学起动作。休息的时候德出向要采禄帮忙看下动作,采禄最近练习不顺利,他对德出发火。升主看到这一情景将德出叫到一旁,升主提醒德出学习芭蕾不能用旁门左道,需要学习好基础才行。第二天李武英打电话给采禄,采禄忙着练习并没有接父亲的电话,因为采禄之前对德出说没有他的电话不要过来,德出便一直坐在楼梯间。升主看到德出便告诉采禄,德出告诉采禄虽然他不能去比赛,但是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德出离开后,升主提醒采禄要向德出道歉,采禄意识到自己错了便去和德出道歉,恩浩打电话告诉采禄德出和她在一起。采禄向德出道歉,德出原谅他,两人一起离开。采禄因为长时间的练习脚上都是伤,德出看到后非常心疼采禄,他不断鼓励采禄。德出带采禄回家吃饭,海楠非常开心,吃过午饭后,采禄在德出家睡午觉,采禄醒来后看到德出为了学习芭蕾做的笔记。采禄走出房间海楠已经做好晚饭,吃过晚饭采禄又陪他们看了电视,时候不早采禄准备离开,德出出门去送采禄,今天在德出家采禄感受到和父母在一起的感觉。采禄和德出告别,这时采禄收到了通过预选的通知,采禄犹豫后打电话告诉了父亲。德出回到家他发现采禄的衣服忘记拿,准备给他送给去,采禄回到家,看到皓凡正在他家门口。
 
  第6集
 
  皓凡知道采禄进入决赛,他想要报复采禄,皓凡和采禄在楼梯间发生争执,采禄不慎摔下楼梯,他的脚受伤。皓凡想要帮助采禄,这时德出出现在楼梯间,皓凡见到德出匆忙离开。德出将采禄送去医院,采禄的脚踝受伤,医生建议打上石膏。德出将这件事告诉升主,升主要起诉皓凡,采禄不同意。医生告诉他们采禄的伤势并不严重,一周后就能恢复,德出见采禄受伤非常自责,他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当初不应该刺激皓凡。德出和升主送采禄回家,德出想要照顾采禄住在这里,采禄表示先要自己待着,德出和升主只好先离开,升主提出送德出回家,德出拒绝了他说还有其他的地方要去。德出去桌球室找皓凡,他非常理解皓凡现在的心情,因为德出也曾有过。第二天海楠得知采禄受伤特地做了骨头汤,德出将饭菜送给采禄,紧接着海楠也过来看望采禄。圣山和爱兰在一个公司上班,爱兰想要说服圣山同意德出跳舞的事情,圣山还在生气中。德出在舞蹈室打扫卫生,采禄因为受伤只能呆在家里,金世从来看望采禄。德出打扫完卫生准备回去,采禄不在他也没办法练习,升主说要帮德出练习,这时采禄来到舞蹈室,他要帮助德出练习。恩浩因为工作的事情烦心,因为毕业后朋友们都已经进入大公司,恩浩离开朋友的酒吧接到德出的电话,德出是让恩浩接送采禄回家。恩浩将采禄送回家,金世从已经在楼下等采禄,金世从之前找皓凡算账,满脸带着伤。爱兰终于说服圣山,圣山来到父母家,德出和海楠的结婚纪念日将要到,圣山为他们准备了礼物。圣山在回去的路上圣山遇见了德出,德出并没有之前的事情生气,圣山看着德出离开的背影。次日采禄准备出门,德出已经准备好轮椅在他家门口,恩浩将得出和采禄送到舞蹈室。一周后采禄的脚踝已经康复,采禄回到往常的日子开始联系,升主发现采禄吃正痛片,他非常生气,采禄像极了曾经的升主。这天是德出和海楠的结婚纪念日,德出之前从来没有忘记过,但是这次他忘了。在海楠的提醒下,德出和海楠来到西餐厅吃饭,吃完饭后他们一起去拍了照片还去了海洋馆,海楠将照片挨个发给孩子们。采禄来到学校舞蹈室练习,相守将这件事告诉升主,升主立马去找采禄。升主劝采禄放弃比赛,采禄不同意,升主因为当初的傲慢才会离开舞台。德出和海楠逛累了坐下休息,德出去买吃的时遇到一个走失的小女孩,德出想要帮助小女孩,却没想到自己在海洋馆迷路。海洋馆即将闭关,海楠没有等到德出回来,德出的手机在海楠那里,圣山的电话没有打通,海楠便打电话给采禄。
 
  第7集
 
  采禄接到海楠的电话立马赶去水族馆,采禄帮海楠一起找德出,工作人员查看监控并没有发现德出。德出听到即将闭关的广播,他想起手机还在海楠那里,他在路上遇到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将他带出去,德出回到休息的地方,他发现海楠已经离开,这时采禄看到了德出,采禄立马打电话告诉海楠德出已经找到。海楠见到德出非常生气,她没想到德出会迷路,德出向海楠道歉,随后德出和海楠一起回家。恩浩有了新的工作,圣山和爱兰知道后震惊,圣山得知恩浩找的是合同工的工作非常气愤,爱兰一直支持恩浩。圣山昨天没有接到母亲的电话,上午他打电话给母亲,海楠没有告诉圣山昨天发生的事情,随后将电话挂掉。恩浩来到新的工作岗位,前辈将工作内容向她交代清楚。德出来到舞蹈室进行联系,他想着在采禄来之前先热身好,采禄在家中试图练习,但是他的脚踝还是很疼,采禄又去向医生要止痛药,医生为了采禄的健康并没有给他开药。采禄来到舞蹈室,升主准备训斥采禄,德出走了出来,采禄没有告诉德出任何事情,他照常帮德出练习。殷素理打电话请奇升主去舞蹈团做指导员,升主还在烦心采禄的事情便拒绝了,升主让德出提前下课,他将采禄叫到一边谈话。采禄十九岁之前都在踢足球,之前他都没有舞蹈的经验,但是升主还是接受他,让他来到私人舞蹈室练舞,升主向采禄说起曾经的经历,因为自己的任性医生告诉他以后再也不能跳舞,他不想采禄从走自己的老路。小春在舞蹈室练习,她看到在一旁练习的德出,采禄不在小春准备帮德出练习。德出发信息告诉海楠今天晚点回家,海楠知道社区的人都在说德出迷上跳舞的事情,海楠非常生气为德出说话。圣淑和朴荣日来到家中,海楠正在做柚子茶,她为采禄也做了一份。采禄遇到殷素理,殷素理已经知道采禄的情况,殷素理一直到开导采禄,采禄明白殷素理说的话。晚上德出还在舞蹈室练习,采禄来到舞蹈室,德出和采禄坐在一起聊天,采禄不甘心放弃比赛,德出想起年轻时候因为摔倒大腿骨折,以后再也无法骑摩托车,他没有着急而是听医嘱,经过锻炼康复他重新骑上摩托车。德出将这件事告诉采禄,采禄决定放弃这次比赛。圣官去外地找自己第一位患者,但是还是来迟一步,因为德出在学芭蕾,社区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德出来到舞蹈室,采禄要教他新的动作,德出练起来有些吃力。课上到一半,升主带德出和采禄去芭蕾舞团,升主要来这里做指导员,他们来到舞蹈室,看到一位因伤隐退的芭蕾舞者。隐退的芭蕾舞者,在轮一身展现芭蕾舞,德出看的入神,采禄让德出上前跳一段。这天是圣官的生日,他陪海楠去买菜回来,打开电脑看到的都是父亲对芭蕾舞的热爱。德出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跳舞,结束后他获得了众人的掌声,德出看到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他急匆匆的换衣服回家。采禄捡到德出的记事本,他看开记事本,采禄才得知德出患有阿兹海默症。德出生病没有告诉家里人,他独自去医院检查身体,采禄看了德出的记事本非常震惊。
 
  第8集
 
  采禄将德出的记事本放到柜子里,他立马跑出去找德出,今天是圣官的生日,全家人坐在一起为圣官庆祝生日,德出去照相馆取照片还没有回来。采禄在德出家门口遇见恩浩,恩浩带着采禄一起回家,恩浩向大家介绍采禄。大家坐在一起闲聊,这时德出回来,采禄留下和大家一起吃饭。吃完饭后圣官和采禄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恩浩过来要和采禄聊天,圣官只好离开。吃饭时候恩浩看到采禄一直看着德出,她问采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采禄没有告诉恩浩事情。德出送采禄去坐公交车,德出回到家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遗像,采禄回想起德出身上发生的事情,德出生病早就有前兆。次日德出发现记事本丢了,他在舞蹈室的换衣间找到了记事本,采禄来到舞蹈室带着德出一起练习,德出练习一遍后很快就忘记动作。舞蹈课上完后,德出和采禄一起去澡堂洗澡,在澡堂采禄为德出搓澡,采禄向德出说起父母的事情,采禄告诉德出最近总会想到父亲,德出说起他和父亲之间的事情。从澡堂出来,外面下起了雪,德出本来不喜欢下雪,但现在看到心情却不一样。圣官又去医院找之前的同事,他一直在找自己第一个患者,然后拍摄一段记录片。德出回家采禄一直跟着他身后,他是担心德出在回家的路上迷路,采禄一直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恩浩。采禄见完恩浩回家,金世从来找采禄,采禄将德出的事情告诉金世从。德出回到家按照采禄交代的练习,他让海楠和他一起锻炼,海楠想起圣淑今天说的话,圣淑和丈夫一直都没有孩子,圣淑准备放弃了。新的一周李武英请假要回首尔看望采禄,德出来到舞蹈室,他看了记事本才想起今天要去医院。德出没有练习便去医院,采禄想要跟着一起去,但被升主带去医院做康复治疗。德出来到医院做检查,德出的情况不乐观,医生告诉他记忆在一点一滴的消逝,之后发病期间也会越来越短,医生提升德出要将所有事情记下,不然就会像上次一样迷路。皓凡的朋友在路上看到德出,他将这件事告诉皓凡,采禄回到舞蹈室德出还没有回来,采禄打电话给德出没有人接,接着采禄便打电话给海楠,海楠说德出还没有回来,采禄着急出去找德出。皓凡和朋友们在路上看到德出,德出站在路上一动都不动,皓凡立马打电话告诉采禄。皓凡看到德出的记事本,他知道德出是得了阿兹海默症,德出已经认不出皓凡,采禄赶到后皓凡和朋友们离开。采禄一直在叫德出,德出却一动不动,采禄站在德出面前跳舞让他清醒过来。
 
  第9集
 
  德出清醒后准备回家,采禄借口说要去他家吃饭,其实采禄是想送德出回家,德出没有多想便带采禄回家吃饭。在家门口他们正巧遇到圣官回来,德出和海楠准备食物,圣官要出远门拍纪录片,采禄犹豫很久将德出生病的事情告诉圣官。圣山正在公司加班,圣官打电话给圣山,他并没有将父亲生病的事情告诉圣山。吃饭的时候圣官决定,他的纪录片的主角将会是德出,他要记录七十岁学芭蕾的德出。采禄在回去的路上遇见皓凡,采禄对于刚刚误会皓凡的事情感到抱歉,他告诉皓凡德出生病了,以后见到之前的情景要打电话告诉他。次日清晨圣官带着装备回家,他告诉海楠之后拍纪录片要24小时跟着父亲,圣官回到房间翻开德出的记事本,他看着情不自禁留下眼泪。之前圣官去医院询问医生德出的病情,德出现在正在学习芭蕾,医生并不建议德出继续学下去。圣山和爱兰下班回家,圣山打电话给海楠询问圣官的情况,海楠告诉他圣官准备给德出拍纪录片。恩浩在电台上班,这天她听到爷爷的来稿,恩浩流下了眼泪。德出要去舞蹈室练习,圣官带着录像机和他一起去,他看着父亲练习的动作,想到父亲在记事本中写下的话。舞蹈练习结束圣官有事离开,德出和采禄出去吃饭,采禄趁德出不注意在他手机上下载了追踪软件。圣官来到医院拿着德出的病例给朋友看,德出在回家前给圣官买了一双新拖鞋,圣官常年穿着一双拖鞋,那是因为在做医生的时候,他的患者因治疗无效死在手术台上,那时候他穿着的就是脚上这双拖鞋。晚上爱兰和恩浩在家吃饭,恩浩向爱兰说起了新工作,她感觉新工作还很不错。第二天采禄的教学变得严格,采禄告诉圣官他不会因为德出生病而敷衍教学,中午采禄说要一起出去吃饭,德出借口说现在吃不下,便当采禄帮他带便当。德出趁采禄和圣官出去,他悄悄去了诊所,德出膝盖最近比较酸痛,对于学芭蕾他感觉自己过于倔强,医生劝他可以放弃。黄熙来到舞蹈室找升主,黄熙询问采禄的近况,谈话结束后升主向黄熙介绍德出,黄熙以为德出是为了兴趣才学的芭蕾,采禄告诉黄熙德出并不是因为兴趣才来学的。德出趁着休息的时间将重要的事情记在本上,采禄知道德出对于芭蕾不是兴趣,德出告诉采禄他非常喜欢芭蕾,不会轻易的放弃。采禄想要让德出上舞台,他将这个想法告诉升主,德出要先去参加试镜,在采禄的请求下升主只好同意。采禄告诉德出有试镜的机会,德出听后非常兴奋。李武英回到首尔看望采禄,金世从在路上遇到了李武英,他告诉李武英采禄之前受伤的原因。采禄回到家看到了父亲,李武英非常关心采禄,采禄主动说出要和父亲一起去澡堂,吃完饭后李武英准备回去,采禄让父亲留宿一晚再回去。次日,李武英去找皓凡,采禄来到舞蹈室等德出,升主告诉他德出早就来了在厕所,采禄发现异样立马去找德出。
 
  第10集
 
  德出清醒后,采禄告诉他圣官也知道生病的事情,采禄送德出回家。李武英见过皓凡回去,李武英因为当年的时候向皓凡道歉,当年皓凡在足球队李武英是教练,因为当初皓凡受伤,他的名字并没有在队员名单中,后来李武英当初因为体罚学生而坐牢,皓凡因此认为是李武英他才放弃了足球。采禄将德出送到家,采禄留在德出家吃饭,圣官也在家中。饭后采禄和海楠坐在一起喝茶,海楠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采禄有所察觉,海楠只是说没有事,海楠说到德出,采禄没有将德出生病的事情告诉海楠。德出送采禄出门,德出已经忘记过采禄两次,加上其他的一些意外,采禄非常担心德出的安全,他让德出放弃芭蕾。采禄一个人在舞蹈室练习,升主发现德出没有来练习,采禄没有告诉升主德出生病的事情。这天德出没有去舞蹈室,他告诉圣官工作是那边漏水,圣官也没有怀疑,德出带着圣官出去锻炼身体。恩浩给采禄发了一条短信,之后便进入工作中,最近广播的收视率也不是很理想。这天圣山给海楠打电话一直都没人接,最近圣山都没回家,圣山吃完饭后公司出现了问题,他又陷入繁忙的工作中。圣淑和卞荣日一直都没有孩子,圣淑已经放弃了,卞荣日一直在安慰圣淑。德出去工作室,圣官陪海楠去医院,检查后海楠身体并没有太大问题。海楠和圣官坐在路边吃年糕,圣官说以后想和父母住在一起,海楠让圣官不要费心,其实她已经知道德出生病的事情,采禄和圣官的谈话她都听到了,海楠让圣官不要告诉圣淑和圣山。德出没有去舞蹈室,他一直坐在公园里,皓凡经过的时候看到德出,他立马给采禄发信息。采禄收到消息后,他告诉皓凡德出坐在那没事,德出看到了皓凡,他和皓凡在一起吃饭。德出知道皓凡之前的事情,皓凡表示已经休息4年没打算重新开始,德出告诉皓凡他今年已经70岁还在学习芭蕾。升主看到德出还没有来上课,他打电话询问情况,德出回到家海楠和圣官都不在家,德出准备祝泡面吃,他突然想到什么事情便出去了。海楠回到家发现锅里的水已经烧干,海楠去拿锅不小心烫伤手,德出从外面回来看到桌上的泡面才想起是自己忘记关火。圣山正在忙工作的事情,圣官打电话想和圣山见面聊聊,圣山匆匆将电话挂掉。升主告诉采禄明天要来练习,升主坐在一起聊天,他告诉殷素理想要推荐德出上台。晚上德出在家中想到采禄说的话,他很害怕,第二天德出坐车去疗养院咨询。德出没有来舞蹈室,金世从来找采禄,对今后金世从也有了自己的计划。海楠在家中整理东西看到德出准备好的遗像,她打电话给采禄,德出一直没有接海楠的电话,采禄和德出并没有在一起。海楠非常着急告诉圣官,他们一起出去找德出,德出来看望已经过世的朋友,德出将手机关机,采禄根据手机定位软件去找德出。圣官非常着急打电话告诉圣山,采禄知道德出的位置告诉了圣官,圣山赶到目的地找到了德出,圣山抱着德出痛哭。德出已经找到大家便安心了,圣山将德出送回家路上遇到采禄,德出下车在采禄面前跳一段舞,德出怕自己忘记动作一直拼命练习,采禄鼓励德出继续学习。
 
  第11集
 
  圣山将德出送回家,海楠一直在门口等他回来,海楠领着德出进屋。海楠和德出坐在餐桌前,德出突然向海楠道歉,海楠笑着问德出是否记得退休的时候,当时德出说他工作四十年海楠有一半的功劳,现在海楠告诉德出他的梦想也有她的一半。圣山和圣官坐在车上说话,圣山不敢相信父亲生病,他想带德出去医院再做一次检查,但是当做医生的圣官表明父亲真的身边了。圣官跟着圣山回到家,圣淑夫妻俩收到消息赶到圣山家,圣山将父亲生病的事情告诉他们,圣淑听后非常伤心。现在德出只会暂时的失忆,日后圣山准备照顾父亲,圣淑认为圣山不适合照顾父亲,朴荣日提出由他们夫妻照顾父亲,圣官说要看母亲怎么觉得。恩浩看到长辈们正在讨论,她问大家为什么不去问问爷爷的意见,德出生病一家人都陷入悲痛中。恩浩打电话给采禄,她问采禄为什么不告诉她爷爷生病的事情,恩浩去找采禄,德出虽然生病了但是他还不断送礼物给恩浩。第二天早晨德出去锻炼身体,他在公园遇到跑步的皓凡,他和皓凡说了几句好便离开。恩浩在广播台写了稿件送给德出,恩浩一直为德出加油,德出听到广播非常开心。圣官和德出来到舞蹈室,采禄让德出以后每隔20分钟给他发一次短信,德出已经忘记采禄好几次,德出答应了。明天就是试镜的日子,采禄带德出去明天试镜的地方熟悉场地,采禄看着德出脚上的伤,他对德出说现在也是真正的舞者。次日德出和往常一样起床,圣山工作的银行出事,该基金的销售是圣山负责,德出看到新闻立马给圣山打电话,圣山的手机已经关机。德出来到试镜的地方,他不放心圣山便独自去银行,德出的手机没有带。试镜已经开始德出还没有回来,圣官和采禄都很着急,德出见过圣山后及时赶回来参加试镜。德出给圣山买了棒球手套,那是因为高中时候发生的事情,德出想要告诉圣山不要放弃。银行出事并不是圣山一个人的责任,圣山决定辞职,他提醒行长他一个人辞职并不代表这件事就会平息。试镜结束最后德出成功了,德出将这消息告诉了海楠,之后德出和大家一起在舞蹈室练习。金世从重新练起足球,他在球场见到皓凡,金世从将这件事告诉采禄,他把采禄父亲找过皓凡的事情告诉采禄。升主想要安排德出和采禄双人舞,采禄同意了但德出不同意,在采禄的劝说下德出决定试一试。演出的日子一天一天临近,德出和采禄不断练习中,舞蹈团给大家都发了免费公演票,采禄将票送给了父亲,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收到了演出信息。采禄主动约皓凡见面,采禄将父亲准备的球鞋给皓凡,袋子里面还有一张采禄的公演票。晚上德出回家,他在家门口突然犯病,警察路过见到德出,海楠听到屋外有声音便出去,德出恢复意识和海楠回家。这天便是公演的日子,闹钟一直响德出迟迟没起床,海楠将德出叫醒,德出起床后问海楠是谁。
 
  第12集
 
  德出早上起床犯病他已经不记得海楠和圣官,海楠和圣官立马送德出去医院,德出现在这样子无法再参加演出,海楠见状便要带德出去练舞蹈的地方,或许德出会想起什么,此时的采禄还不知道发什么事情。海楠和圣官带德出来到练舞的地方,德出看着场景想起了采禄,圣官发现角落里的录像机,这是采禄一直放在这里的。德出看了录像他想起了采禄,随后德出也恢复了意识,他记得海楠记得圣官,今天要上台演出,但德出不记得怎么跳的。圣官立马打电话给采禄,德出来到演播厅,他将事实告诉了升主,升主决定让采禄一个人上台。采禄却一直想和德出一起上台,德出不愿意上台,在采禄的劝说下升主只能同意。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到演播厅,采禄和德出在后台化好妆,德出一直在回想舞蹈的动作,采禄将舞鞋作为礼物送给德出。演出开始,几个节目之后,德出和采禄上台表演。在演出的过程中,德出突然不动了,采禄知道德出又犯病了,采禄没有停下表演,他一直努力让德出恢复意识。不久德出便恢复了意识,德出和采禄的演出顺利进行下去,这次的演出也很成功。第二天早晨德出起床,他拿出采禄送的舞鞋,发现采禄在里面写下的话。晚上子女们聚在一起为德出庆祝,德出告诉他们要住进疗养院,子女们并不愿意让德出住进去,但德出已经决定了。德出在房间圣淑走进去,德出让圣淑早些回家,圣淑说起以前德出为她所做的一切,圣淑不想德出去疗养院,德出抱着圣淑流泪。这天德出像往常一样叫采禄起床,采禄来到舞蹈室德出已经在这里等他,演出结束德出虽然不用练习舞蹈,但是他还是采禄的经纪人。升主和殷素理在一起聊天,升主拿出戒指向殷素理求婚,他们两个之前在一起离过婚。圣山辞职后一直在家找工作,他一直收着德出买的棒球手套,他对恩浩说去做喜欢的事情。今天德出的家人们又聚在一起,圣官今天穿的非常正式,圣官将拍的纪录片放出来,纪录片记录着德出学习芭蕾的过程。纪录片放完后德出和圣官坐在一起聊天,那时候圣官知道德出生病才决定去拍这段纪录片,圣官也决定重新回医院上班。恩浩和采禄见面,恩浩将纪录片拷贝下来给采禄,恩浩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采禄去比赛的日子临近,父亲将采禄送到机场,德出在恩浩的陪同下来到机场,一行人送别采禄。三年后,德出的病情加重,他每天都会外出给周围领居送信,海楠一直在照顾德出,这天海楠告诉德出采禄要回来了。这三年大家都在进步中,金世从和皓凡重新回到球场,大家都在等着采禄回来。下雪了,德出一人走了出去,他在路上遇见了采禄,德出没有忘记采禄,他依旧记得芭蕾。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