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结婚作词离婚作曲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更新时间:2021-10-06 02:37

[剧 名]: 结婚作词离婚作曲/结婚故事/婚词离曲/Love (ft. Marriage & Divorce)
[播 送]: 韩国TV朝鲜
[类 型]: TV朝鲜周末剧
[首 播]: 2021年01月23日
[时 间]: 每周六、日晚9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复仇吧
[导 演]: 刘郑俊(男版灰姑娘)
[编 剧]: 林成汉(狎鸥亭白夜、欧若拉公主、新妓生传)
[演 员]: 成勋 李太坤 朴珠美 李嘉陵 李敏英 朴瑞京 全秀卿 全卢民 金应洙 金甫娟 金惠善 金英兰 全慧媛 申珠亚(特别出演)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30到50多岁年龄段夫妻遭遇不幸、寻找真正爱情的故事。

  第1集离婚
 
  电台节目《夫惠领的爱、回忆与音乐》开播前,主持人惠领想起新婚那天,老公判谢贤说第一次见到她打鼓时就爱上她。观众都抵达时,突然一个女人李秀晶问副企划李妍熙为何抢她老公朴载训,妍熙反击说是她脚踏三条船并用计抢走朋友的男友,李秀晶离开。惠领跟制作人史避影及企划李施恩一起讨论这件事,施恩说她老公不会外遇,惠领跟避影都认同但要施恩打扮自己,三人都有著不同的婚姻感情观。晚上回家时,施恩的老公朴海仑问要不要离婚。避影的妈妈突然打给避影老公申儒信说刚回到韩国,儒信说待会过去,避影说女儿智娥睡著了,她自己去就好。海仑约施恩出去散步时说想离开施恩,施恩震惊问原因,海仑说只是觉得在一起太久了该分开了,要施恩成全他,施恩默默流泪。避影来找妈妈,要她回去菲律宾,并要她别再打给她老公。谢贤睡到半夜突然醒来跑到书房查解梦的书,惠领被吵醒问他做什麽梦,他说梦到一隻很大的小猪跑到他怀裡,惠领说若没避孕的话就是胎梦,隔天早上谢贤送惠领离开后就衝去车上打给某人说他做了胎梦,并约对方晚上见面,上班时还查了怀孕初期注意事项。惠领上班时接到婆婆电话,说公公梦到胎梦,要她去检查,惠领说没有,并说他们的想法不会改变,公婆很失望。避影的妈妈找儒信过去说老公外遇离婚后去学校找避影时出了车祸,避影怪妈妈害爸爸过世,才会不让她看孙女智娥,希望儒信可以偶尔带智娥去给她看,儒信答应。施恩跟惠领和避影说老公提离婚,他们认为是两人两年没房事造成,要施恩努力一下。海仑传讯给别人说他提离婚了,迟早会处理好这件事。施恩想起某次海仑兴致来时买了漂亮的衣服带她去高级餐厅,又要去汽车旅馆时,被施恩拒绝,海仑觉得很扫兴,接著她拿出性感内衣。避影知道妈妈没回去并把事情告诉老公儒信之后,生气地跑去找妈妈。
 
  第2集背叛
 
  避影来找妈妈质问她为何把她不想公布的事情告诉儒信,担心儒信用不同眼光看她,妈妈问为什麽不让她看孙女智娥,避影说当初爸爸外遇离婚后她也不让她见爸爸,导致爸爸到学校找她后才出车祸过世,并说绝不会让妈妈看智娥。智娥要优滥把存到的钱买新衣服送妈妈,优滥找姊姊合资。避影跟儒信说因为是创伤才不想告诉他,儒信要她解开跟妈妈的心结,避影说会努力但要儒信别带智娥去找外婆,儒信要她去车上拿蛋糕,结果是一束花。谢贤说要加班要惠领先回家,惠领不爽,买了三明治去办公室找老公,以为会看到偷情画面,结果只有老公一人。施恩穿性感内衣睡觉并摸海仑,隔天海仑仍问谁要告诉孩子,施恩问真正要离开的原因,海伦说讨厌她身上的贴布味,施恩说她会告诉孩子。施恩约了享企跟优滥去甜点店说爸爸会暂时跟他们分开住,享企认为他们要离婚。婆婆来找惠领要她生小孩,惠领坚持己见。惠领跟避影问施恩结果如何,施恩说海仑坚持离婚,两人很震惊。做完身体检查后妈妈拖著行李来到避影家,避影很生气,但妈妈说她活不久了,两人仍吵得不可开交。避影跟谢贤说施恩要离婚,谢贤脸色凝重,想起之前去跟妈妈说他想离婚,但妈妈说爸爸不会答应。南佳斌排队时有粉丝坚持跟她合照,但她不愿意,粉丝发怒,路人娥美跟宋援帮忙,事后佳斌请两人吃饭。惠领回家时在停车场看见谢贤,要过去敲车窗时发现他用另一支手机讲电话,讲完后藏在车上,惠领生气地把手机找出来问,谢贤面有难色。
 
  第3集外遇
 
  惠领看到手机的通话纪录都是“论岘洞”便拨过去但被谢贤阻止,惠领打了他两巴掌,回家后谢贤不说对方是谁,惠领一直打他,突然谢贤流鼻血,他去厕所顺便把记忆卡取出并把手机泡水,惠领到公婆家告诉他们,爸爸很生气,婆婆赶紧要谢贤过来,并一直安慰惠领说没什麽,谢贤跪下道歉并表示可以离婚,但仍不说对方是谁,惠领生气离开,爸爸要他追上去。海仑说会先拿一些衣服走,等离婚办好再搬走其他东西,会住在孝诚那。谢贤开车送惠领回去,惠领要他睡沙发,隔天一早谢贤打给避影问她知不知道惠领惠去哪。海仑来看韩医生,医生说认识他双胞胎哥哥朴海康,但海仑说哥哥意外去世,请医生开强健身体的药给他。儒信的公婆邀儒信跟避影打高尔夫,谢贤的爸妈也跟朋友来打高尔夫,爸爸判雯淏看到了另他心心念念的金冬美,便过去打招呼,冬美想起他是老家的邻居,两家人一起吃饭,冬美一直晒恩爱,并发现两人的媳妇都在广播台上班。享企看见爸爸在整理行李,便跟爸爸说希望可以留到优滥长大后再离开,优滥在房间哭,后来也出来跟爸爸说话,接著两个小孩送施恩一件洋装,并要妈妈常穿。婆婆来找惠领说有了孩子就不会离婚了,并说服她别离婚,并别小三见面因为只会更难堪。施恩跟儒信说自己错了,都很忙没有好好对老公,以后会多花点心思。惠领睡不著装了水想往谢贤身上泼。
 
  第4集病发
 
  惠领改变主意回去时却跌倒,谢贤醒来问她还好吗,接著发现水盆。隔天惠领迟到,节目最后也说错誓班的名字,高层打来关切,避影问惠领为何吵架,惠领说是小事情,并说有小孩的话会更幸福,还说昨天在高尔夫球场看到誓班,感觉是有钱人。爸爸要谢贤跟小三断乾淨,不然什麽都不会留给他,谢贤跟妈妈说小三怀孕,要她帮忙说服爸爸,妈妈后悔之前说服惠领不要离婚。晚上惠领发现谢贤睡在别的房间还锁门,生气地拿钥匙开门并打他。谢贤妈妈跟爸爸说小三怀孕,爸爸说被谢贤摆了一道。誓班请避影、惠领跟施恩吃饭,三人都对他单身很好奇,但他问结婚有幸福吗,避影说很幸福。儒信的父母来排队吃冷麵,又遇到谢贤的父母一起吃,又邀两人去唱歌。谢贤拿出超音波照片,还说惠领都摆出高姿态要人服侍,他才会这样。儒信来找避影的妈妈并送花给她,还一起吃饭,回家后跟老婆赔罪。儒信的爸爸要冬美喊他一声哥哥,冬美说只要能让她笑就喊。医生问海仑是不是外遇,海仑说他两边都放不下,医生说有事可以找他商量。儒信爸爸带冬美去看电影,两人笑得很开心,突然爸爸心脏病发,抓住冬美的手,但冬美故意不看他,还留下眼泪,最后却笑了。
 
  第5集丧礼
 
  冬美哭著向店员求救,儒信爸爸送医,儒信跟避影接到消息赶过去,但爸爸已盖上白布,冬美哭的悽惨,儒信跟避影也哭了。惠领跟谢贤见面说要原谅他,要他把小三带来并断乾淨,突然避影打来说公公过世,要她明天不用上班。谢贤的爸妈为了冬美吵架,惠领打给婆婆说儒信爸爸过世。大家来帮儒信爸爸弔唁,惠领八卦说冬美可能会再婚。避影的妈妈在报纸上看到儒信爸爸过世的消息也过来弔唁,智娥第一次见到外婆,两人相拥,智娥要奶奶冬美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优滥传讯安慰智娥。惠领喝醉酒跟谢贤说要生孩子,谢贤说小三怀孕六週,惠领说要亲眼确认,谢贤把超音波照片给她。冬美要儒信爸爸别恨她,因这十几年已经让他过得很幸福了。隔天惠领跟谢贤来找公婆说小三怀孕,但公婆都没有很惊讶,要公婆表达想法。儒信来带妈妈出去散心,并握著妈妈的手要她依靠他。施恩来送餐给海仑发现他在吃韩药,海仑说他没事。避影收到朋友拍的照片,说不认识儒信的人会误会他跟妈妈的关係。
 
  第6集摊牌
 
  冬美听到儒信过来便赶紧脱衣泡澡,还假装头晕,雯淏把韩药送过来给冬美,冬美不以为然。惠领跟施恩说她老公一定是有别的女人,还要避影别相信她老公。优滥找朋友到家裡开睡衣派对,海仑喝醉回家跟施恩说他有小三,说要分开,还说这种事情常有,突然优滥说要吃消夜,避影怀疑婆婆有没有做好急救措施,儒信说肯定有因她以前是护士。施恩说海仑可以尽情跟女人交往,但绝不能离婚也不能让小孩发现,因小孩是无辜的。惠领的公婆来找他们,惠领动之以情说会怀孕,要公婆别赶她离开,公公答应,要谢贤断了小三,惠领偷笑,谢贤衝去找父母想说服他们,但父母要他将心比心。儒信又带妈妈出去,还说小时候眼裡只有她,并跟妈妈十指紧扣,两人一起吃冰淇淋还自拍。智娥说想见外婆,避影带她去之后就离开。儒信在停车场打给某人说最近忙著办丧事,说之后再连络。避影把照片给儒信看,要他小心一点,但儒信不以为意,说爸爸死之前就交代他要好好照顾妈妈。享企发现爸爸在外过夜,便偷偷打给爸爸约他在外见面,她想起之前看到爸爸载了一个女人。
 
  第7集指责
 
  享企在卖场遇见爸爸,发现车上有另一名女性。享企在公园问爸爸车上的女人是谁,爸爸说妈妈已知道,享企生气离开,海仑回去跟施恩讲,施恩很担心。智娥开心跟外婆吃早餐,并说要去韩国乐园玩,儒信也跟妈妈说去韩国乐园玩,被智娥外婆看见儒信在跟妈妈自拍。誓班发现惠领脸色苍白,播歌时惠领突然衝出来吐血,誓班赶紧叫救护车,避影通知谢贤,谢贤赶到医院。施恩跟避影说老公外遇,女儿也离家出走,避影很震惊,优滥打来说姐姐回家了,施恩赶回家,享企跟优滥说爸爸外遇,不想跟爸爸生活。医生说惠领得了急性十二指肠溃疡,问她最近是不是压力很大。施恩跟享企说不会跟爸爸离婚,享企要她别担心,希望爸爸离开。外婆跟智娥回家遇到儒信,发现跟儒信去的人是他妈妈,外婆离开后遇到避影,说要谈谈。海仑回家,孩子们质问他,他说要离婚,享企说爸爸是因为妈妈的帮忙才能当上教授,连车子也是妈妈送的,结果利用完就抛弃她,还说不想拿爸爸的钱,要爸爸快离开。施恩边哭边收拾海仑的东西,海仑要她也去跟男人交往,还说这辈子只犯了一个错误,施恩要他闭嘴离开。海仑喝酒并要大家出来,要享企站在他的立场,怎麽可能31年来只爱一个人,如果多交往几个对象再结婚就不会这样,又反被享企酸,施恩劝他直接离开,海仑崩溃痛哭。
 
  第8集阻挡
 
  避影的妈妈跟她说儒信跟自己妈妈太亲密会被怀疑,并要她小心,避影嘴巴说不用担心,但私下偷看儒信手机发现亲密合照。谢贤看著住院的惠领,说会想办法断乾淨。施恩跟海仑来办离婚。惠领公婆买包包要送她发现她住院,要谢贤带他们去找小三,但谢贤说孕妇危险,且他承诺会断乾淨,公婆来看惠领。避影也来看惠领说施恩离婚。冬美做饭捲给儒信吃,避影也来找儒信,听到冬美说会跟爸爸结婚是因为想照顾儒信,还看见儒信喂冬美吃饭捲,便留下来一起吃。谢贤说要照顾惠领,还送她对錶。避影拿出行李箱要儒信去跟妈妈住,因为妈妈不住这,说他两边跑太累,儒信说要谈谈,要避影别误会,避影说没有人会亲手喂儿子吃饭捲,儒信说给他一个月就好,避影要他搬过去,隔天冬美穿著年轻的泳装跟儒信一起游泳。惠领知道誓班注意到她脸色苍白,怀疑誓班是否喜欢她,隔天惠领先去主持节目再回医院,享企听广播听到哭,誓班说大家低气压。避影问誓班有没有人可以介绍给她婆婆,誓班要她先问婆婆意见。施恩跟避影来医院看惠领,惠领知道施恩要离婚很气愤,誓部长也来送蛋糕跟花,但一下就走了。儒信要去济州岛探望高中老师李冈载。医生在三温暖遇到谢贤。娥美、宋援跟南佳斌也一起去济州岛,搭上飞机时,儒信从他们旁边经过。
 
  第9集苹果
 
  儒信转头发现娥美,娥美打招呼并说儒信是他的主治医生,两人表情诡异。十个月前,在洛杉矶机场,儒信跟娥美在商务舱坐在一起,娥美想起稍早吃自助餐时儒信把三明治让给她。娥美趁儒信睡觉要跨过他时,他突然翻身让娥美摔倒受伤,儒信惊醒,空服员帮忙擦药,儒信刷完牙发现娥美不在便去休息区找她,发现她在伸展便关心她,两人坐在椅子上聊天,娥美是韩侨,四岁就搬到洛杉矶,第二次回韩国,自从外婆过世后韩国就没亲戚,儒信说他出国时遇到一个小男孩咬苹果都没声音,觉得这样压力很大,娥美马上拿一颗苹果咬,没发出声音,儒信觉得不可置信,还幻想跟娥美接吻。娥美感到胃痛,儒信帮她按手减缓疼痛,并说自己是精神科医生,娥美说自己28岁,儒信说大她16岁,娥美不敢相信,下飞机后儒信给她名片说来看诊不收她的钱,突然娥美说要接她的人爸爸过世无法来接她,儒信说顺路送她回去,还跟她一起吃晚餐。儒信到厕所打给避影说在飞机上遇到国中同学要一起吃饭,但避影已经煮好晚餐颇失望,儒信骗娥美说太太晚上跟人有约,还跟娥美以兄妹相称,回去路上娥美睡著靠在儒信肩膀上,还梦到跟儒信一起骑马,下车前儒信把外套给娥美穿,还帮她搬行李,并叮咛她要小心,两人想抱彼此却忍住,回家后智娥因儒信没买礼物而生气,被爸爸唸。冬美看电视节目说长期饭后血糖太高会有心血管疾病,接著便煮刀削麵给老公吃。家人帮海仑庆生,施恩要海伦把车子送她,海仑同意,吃饭前施恩送海仑一台新车当惊喜。惠领要谢贤去运动,不希望她的另一半看起来像大叔,谢贤来健身房看见一人肌肉精壮,请他介绍教练。谢贤来到健身房,发现正在重训的宋援身材凹凸有致,一直盯著她看,回去后谢贤一直想著她的屁股。宋援在路上躲著一家三口并偷看他们,宋援哭了。惠领跟朋友喝酒,发现誓班坐在隔壁桌,彼此互看一眼,惠领喝醉坐到誓班对面胡言乱语,谢贤来接她。誓班回去遇到南佳斌,表情尴尬。
 
  第10集撒谎
 
  惠领刚上车看见誓班就下车问他为何不打招呼,誓班说若打招呼后辈们就会找他们一起喝酒。避影问简讯谁传的,儒信说是垃圾讯息,趁避影离开时马上改成金科长,还回讯给娥美。冬美因老公打呼声太吵睡不著,醒来看著儒信的照片。谢贤去健身房时在电梯裡跟宋援搭话,宋援说他身材很好了还来健身,运动完宋援吃自己做的便当,还说地下室有餐厅,谢贤要吃时惠领打来说不准吃,谢贤要她帮忙做便当也被拒绝。雯淏不管老婆手痛,而带脚肿起来的小狗冬美去看医生,让老婆很心寒。冬美因为谢贤要来很开心,煮了他喜欢吃的还特地打扮,避影问儒信的外套,儒信说送国中同学了,新来的帮佣以为儒信跟冬美是一对,儒信爸爸不开心,冬美建议儒信爸爸去做一顶假髮才不是老是让别人以为她外遇。佳斌为了帮学生授课来见海仑,海仑要佳斌一起吃自己带的便当,佳斌说她家人都移民了,只剩她自己。雯淏回家发现老婆不在,帮佣也不知情,其实老婆稍早要帮佣替她撒谎。惠领在公司遇到誓班道歉说昨天有点失礼,誓班说不会后走掉,惠领回家发现婆婆在家,谢贤没通知她,惠领嘴巴上说没关係,私底下打给谢贤问要住多久,谢贤说又没关係,房子也不是他们的。娥美跟儒信说回韩国是为了当模特儿或演员,这天娥美来找儒信还他外套,儒信打给避影说前辈临时约,无法回家吃晚餐,儒信跟娥美说外套要送她,娥美说已签约准备先从模特儿当起,两人到法式餐厅用餐。雯淏打给谢贤发现老婆在他们家,便打给惠领,惠领拿给婆婆接,雯淏要她赶快回家。娥美说续摊要请儒信喝酒,两人又喝醉在计程车上靠在一起。
 
  第11集心机
 
  儒信说初恋是他的后母,还说自己的生母跟哥哥一起离开,他们感情很好,娥美突然摸儒信的脸。雯淏来谢贤家接老婆,但老婆不想回家,雯淏也留下来过夜,帮老婆穿袜子讨好她。儒信醉醺醺地回家,说因为前辈太可怜才喝酒。娥美想起晚上回家时,儒信搂著她上楼,娥美伸出手抱他,抱完儒信离开,娥美有点不捨。早上谢贤运动前要惠领准备爸妈的早餐,却发现爸妈已回去,惠领很开心。谢贤到休息室跟宋援搭话,宋援还给他喝牛蒡茶。冬美煮了红豆粥还放了许多汤圆给老公喝,想让他血糖飙高一点。避影煮了乾明太鱼汤帮儒信解酒,儒信要她打包带一些去公司打算给娥美喝。谢贤离开时找不到宋援,结果在餐厅遇见她,两人一起坐还吃了宋援做的食物,为了要食谱还互留电话,宋援大谢贤十岁,突然惠领打给谢贤说嘴巴裡肿起来,谢贤赶紧回家,惠领要谢贤快带她去看医生。儒信送早餐到娥美家门口,还说下班前会来拿便当盒。避影想跟婆婆学辣鸡的做法,但婆婆一副不想教她的样子,还故意调味的很难吃,说她明天在改善,结果避影把辣鸡带回家,冬美不爽。谢贤想起忘记结帐,赶紧传讯跟宋援道歉。儒信去拿便当盒,娥美说密码自己换好了且是用他的车号,搭电梯时娥美说明天要回美国,儒信说才刚有感情就要分开,两人在路边吃烤番薯,儒信开车送她回去,说有个礼物猜对才会给她,还帮她繫安全带。
 
  第12集围巾
 
  娥美猜不中礼物,打开发现是常备药品,儒信握了她的手后离开。冬美打给避影问为何把辣鸡带回家没问她,避影说婆婆不喜欢吃重複的食物,冬美觉得避影连叫她妈妈都很不情愿。娥美打给儒信说有话想当面跟他讲,儒信回头。冬美说帮老公订了顶假髮,避影反对说会不舒服,冬美不爽。儒信传讯说会晚点回家,心想到娥美家娥美会开心抱他,结果娥美马上上车,说要回美国,怕在这边发展不好会崩溃,还跟儒信告白,但儒信说他无法回应,娥美失望离开,儒信传讯说会坚定立场,要她准备好再回来。避影说婆婆不想让她去滑雪,还说她帮公公订假髮,儒信说他们家的男人都听女人话,可惜避影不生第二胎。冬美跟老公说媳妇叫她很不情愿,还要他劝他们生第二胎,为了要给避影压力。避影把前一晚的辣鸡给儒信吃,说是冬美做的,还说是她忘了加味精才不好吃,并强调味精不健康。誓班的弟弟来找他,誓班说南佳斌看起来不太好,要弟弟别再玩弄爱情。娥美上飞机前没看见儒信很失望,儒信赶到机场没找到娥美。宋援终于回讯给谢贤,说手机坏掉,最近还有亲戚来访,谢贤说运动时见。吃饭时公公跟避影说再生一个,婆婆也搭腔,避影问婆婆要帮她养吗?冬美说可以,但应该由母亲来养,避影说算命的说智娥独生女比较有成就,且再生一个男的会跟儒信相冲,冬美觉得她乱掰,突然儒信有事去医院,结束后儒信跑去娥美家没看到人,离开时娥美开车回来。谢贤跟宋援在健身房见面,谢贤坚持晚上要请宋援吃大餐,宋援说以后要改成晚上运动,还带了很多早餐分谢贤一起吃。儒信回家时问避影能不能吃苹果不出声,避影办不到,他又想到娥美。雯淏又跟老婆吵架,两人耍脾气不去参加婚礼。宋援说结过五年婚,因生不出来而离婚,之前还看到前夫跟新的妻子及女儿过的融洽,父母已离世,哥哥搬到济州岛,首尔只剩下她,要谢贤对父母好一点,两人喝醉离开,宋援说忘了戴手套,谢贤跑去买一个给她,并要宋援回送一条围巾,还要宋援帮他围上,谢贤亲了她额头,宋援醉倒。
 
  第13集心寒
 
  宋援在车上醒来,发现谢贤在外面做运动,宋援觉得不好意思,邀谢贤上楼去取暖,并给他喝牛肉汤,谢贤逗得宋援哈哈大笑。避影妈妈打给避影说梦到儒信外遇,避影生气挂电话。海崙为了跟佳斌吃饭特别精心打扮,还说她的演出很厉害,开车回去路上笑咪咪,佳斌想起第一次跟誓东马见面的情景。惠领下班后来找谢贤,谢贤说要运动,惠领要他改回早上,宋援好几天没看到谢贤觉得怪。娥美买了蛋糕自己吹蜡烛,喝著酒哭泣,打给儒信,儒信说在马场要去找她,还特别拍了自拍照给避影,儒信按门铃没回应便自己开门,娥美从外面回来,说很心痛,儒信说很想她,娥美抱住她,两人接吻,还上床。谢贤感冒,惠领要他睡客厅,听到谢贤打给妈妈,生气出来骂他。谢贤半夜自己煮热汤喝,想起了宋援。雯淏让小狗冬美上狗狗幼稚园,老婆觉得无言,雯淏觉得来接小狗的人太丑,临时放弃,对方很生气说他也很丑。儒信教娥美骑马,并趁避影睡著时上车拿包包,隔天避影发现新包包很开心。谢贤在停车场遇到宋援便约她吃饭。智娥来溜冰遇见优滥一家人,但儒信没来因为去找娥美,娥美跟儒信说什麽都不奢求,只要这样见面就够了。
 
  第14集礼物
 
  儒信说未来会很辛苦,要娥美想清楚,娥美说一週见一次就够了,儒信希望她别要求他放下一切跟她在一起,娥美说只要他心裡有一个角落留给她就好。谢贤在书店要宋援推荐翻译的书给他看,因她的工作是把中文翻韩文,宋援来找他,坚持要送他书,宋援说手痠,谢贤要她挽著他手,但宋援说会被误会,突然遇到国小同学,误会两人是夫妻,两人去兜风,宋援提到离婚的事哭了,谢贤说会陪著她后抱住她,说他不是说说而已。誓班提供的暱称入选,惠领说要请他吃饭但被拒绝。佳斌上课时提到有个疯狂粉丝送了她一百朵玫瑰,两人交往但最后悲剧收场,佳斌又想起了东马,突然前辈找她去喝酒,海仑也在场,佳斌喝醉站到桌子上跳舞,海仑看得目不转睛。儒信买香水要送娥美,遇到医生,称讚老婆人很好。冬美晚上叫披萨配可乐给老公吃,还说隔天要吃炸鸡配啤酒,睡觉时嫌老公打呼声太吵,起床煎牛排吃。谢贤睡觉时不让惠领躺手臂,惠领不爽。雯淏要部下再去找一间狗狗幼稚园,还要挑好看一点的老师,老婆又跟他斗嘴。海仑收到佳斌送的礼物很开心,但拿去退还,突然佳斌打来说头撞到椅子扶手流血,要海仑送她去医院,担心会留疤。谢贤在车上等宋援,说跟老婆吵架没地方去,因为他希望惠领的妆淡一点,宋援要他多体谅老婆。海仑送佳斌回家时,佳斌问他要不要上楼喝杯茶再走。
 
  第15集诱惑
 
  海仑说他先回家,但佳斌突然上车说她要开车,她开到海边唱歌给海仑听。儒信教娥美骑马,遇到了韩医生,他说娥美是美国回来的表妹,儒信说饭捲还是继母做的最好吃。儒信跟冬美游泳时,说应该带避影一起来游泳维持身材,但冬美说她很忙别逼她。谢贤带著红酒来宋援家还上楼帮她开红酒,她说跟老婆示好但老婆不领情,宋援要他坚持。誓班送了一堆鱼子酱给三人因他懒得料理,三人受宠若惊。宋援把翻译的书给谢贤,谢贤说跟老婆和好,但想跟宋援维持什麽关係都没有,但又是最亲近的人。婆婆打给惠领说后天是公公生日,但惠领已约好打高尔夫球。冬美丈夫说好友选择卒婚,问冬美想法,冬美说要就直接离婚。惠领约谢贤来脚底按摩,还要他打给婆婆说他们要去打高尔夫球无法参加生日,谢贤原本很不满却因为宋援讲的话,他配合惠领。有学生对佳斌没大没小,被海仑叫去唸。生日那天婆婆跟公公说是惠领有约,不是儿子的错。佳斌的音响坏了,海仑说要帮忙修,要佳斌准备泡麵跟酒,找吴真雅一起去,晚上海仑突然拿起哑铃健身。海仑来到佳斌家,佳斌不太会下厨,海仑帮忙烤肉,吴真雅一直称讚海仑的品性,喝酒时吴真雅临时被叫回家,剩下海仑跟佳斌,海仑正在维修音响,佳斌突然问海仑可以抱他吗。
 
  第16集行动
 
  佳斌说跟海仑之间的关係很生疏,两人决定叫彼此老师,佳斌问海仑喜欢哪类型的女生,佳斌说喜欢温柔的男人,海仑说喜欢像妈妈一样开朗但又没有病痛的女生,佳斌说他太太一定开朗又健康,海仑想起施恩手上时常贴著贴布,佳斌说他很孤单又痛苦,问海仑能否进入他的心,还要海仑抱她一下,海仑说他没资格,海仑说要回家,佳斌突然快跌倒,两人抱在一起。施恩打扮去聚会以为两人会称讚她,结果却没反应,只有誓班说她变年轻,惠领则认为惠迷的誓班神魂颠倒,三人逼问誓班上一次恋情何时,但他不愿意说,惠领对施恩抢著帮誓班倒酒不太高兴。娥美拍广告拿了许多化妆品,送一些给儒信,儒信则拿去送冬美,冬美很高兴说她也用这牌子。冬美梦到丈夫游泳溺死,她假哭却暗自窃喜,醒来发现是梦很失望。佳斌梦见誓东马,醒来后海仑打来,佳斌说把音响修好了,还说她的课只上到这学期,要海仑找别人。儒信来找娥美,结果娥美的妈妈突然回国,儒信离开,娥美赶紧收拾家裡,儒信改约避影吃饭。谢贤来到宋援家楼下想约她去江陵看夜景,但宋援已经在那边,谢贤赶过去,说惠领把婆婆的小菜都倒掉,两人吵架,他离家出走,宋援安慰他,但谢贤坚持要离婚,宋援要他喝杯茶再走,要他别衝动,谢贤仍坚持,还说想跟宋援生活,宋援说大他十岁,要他认清楚真正的她再走,接著把他带到房间,开始脱衣。谢贤回到家中打算提离婚,发现惠领在哭,惠领说爸爸得了癌症,还问他在哪过夜,他说不重要。谢贤打给宋援,但宋援不接且关机。佳斌约海仑吃饭,海仑骗施恩说国中同学要移民,无法参加享企的庆生,佳斌说上一段恋情很痛苦,想利用海仑来忘记他,两人在车上拥抱还一起过夜。娥美妈妈池秀熙来看韩医,护士离开后,医生问她还好吗。秀熙说当时没有拿掉孩子,女儿现在已经28岁了。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