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月升之江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20集

更新时间:2021-10-06 02:36

[剧 名]: 月升之江/River where the Moon rises
[播 送]: 韩国KBS2
[类 型]: KBS2月火剧  
[首 播]: 2021年02月15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9点3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 暗行御史
[导 演]: 尹尚浩(风云碑、异梦、师任堂,光的日记、百年新娘、美男子、无名侠客、拯救高峰实阿姨)
[编 剧]: 韩智勋(99亿的女人、不夜城、LAST、诱惑、仁医)
[演 员]: 金所炫 金志洙 李知勋 崔有华 姜河那(特别出演) 安秀彬 金法来 黄英姬 朴相勋 徐东贤 韩在英 柳义贤 郑殷杓 金正英 奇恩世 尹柱万 金希庭 吴儿璘
[集 数]: 20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高句丽是生命全部的公主平冈,与将爱情变成历史的将军温达,两人不屈服于命运的爱情故事。
 
  第1集:平冈公主肩负复国之路八年后平冈公主成杀手
 
  廉佳珍赶来救战场上奋战的丈夫温达,见温达没死,激动吻了他。
 
  廉佳珍原本是平原王的长女平冈公主,见父亲被三个部族首领逼迫,深感不平。平原王被迫同意交出盐的专卖权,桂娄部的高元表人都感开心。延王后借口巡幸,意图寻求外援,来对抗高元表等人。
 
  此时高元表和王的后宫陈雨商量着对付延王后的计策,平冈公主虽瞧见两人交谈却不以为意,没告诉任何人,而是想着练剑,以后当女王。高元表的儿子高建是平冈公主的武术老师,对平冈公主一往情深。
 
  温达则是顺奴部首领温协的儿子,他这天偷拿父亲的宝剑练剑,被父亲发现。父亲要他使出吃奶力气拉自己上城墙,温达最后失败了,父亲折断宝剑作为惩罚,温协要温达日后当个真正的武士。
 
  平冈公主和母亲巡幸回娘家绝奴部之前,先来到温协的顺奴部,求温协出兵攻打王宫救平原王。但平原王听从陈雨的谗言,以为延王后和出家为僧的孙日业将军有染,就连平冈公主都可能是孙日业的骨肉,气得下令杀掉延王后和孙日业。
 
  月升之江韩剧海报
 
  高元表派兵来顺奴部杀掉延王后,温协为了保护延王后,也落得叛将之名而死。温达带着平冈公主逃往孙日业出家的伊弗兰寺,为了保护公主坠入河谷,从此下落不明。平冈公主好不容易来到寺庙,却见父亲大开杀戒,吓得她不敢声张。平冈公主被人打昏抓走,消除了记忆。
 
  八年后,平冈公主改名为廉佳珍,并成为专杀高氏家族的杀手。廉佳珍求杜钟瑞放过她,不想继续过杀人生活。杜钟瑞要她执行完杀掉平原王任务后,才愿意放她离开。廉佳珍去找平原王途中,出手帮了差点被猎户殴打的温达,温达疑似认得廉佳珍。
 
  第2集:廉佳珍行刺遇到亲人廉佳珍温达感情升温
 
  温达笑廉佳珍打扮像杀手,廉佳珍谎称自己是宫里工作的人。温达要廉佳珍帮忙替受伤的猎户上药。温达处理完鹿肉,也替廉佳珍上了药。温达和瞎眼的母亲沙夫人同住,母子俩这些年显然一直在躲避追捕。沙云严的儿子沙奉开也替父亲传话,说要温达和沙夫人搬到鬼谷生活。
 
  廉佳珍潜入宫中假扮巫女,企图行刺平原王,在宫中巧遇弟弟高元等人,还差点被乳母宫孙夫人认出。平原王去松岳山祭祀过世王后和平岗公主时,高元表等人也都来参加。负责守卫的高建发现有人想行刺平原王,连忙告诉父亲高元表。高元表却故意不作为,似乎等着事情发生。
 
  原来当年平原王知道误会王后时,王后已死。现在平原王见到神似王后的廉佳珍出现,大为震惊。廉佳珍刺杀计划失败,被迫逃走。廉佳珍逃亡过程中,隐约记起当年往事。温达将受伤的廉佳珍带回住处,廉佳珍就此在温达家休养。沙夫人发现廉佳珍身上藏有不少匕首,猜到她是杀手,要温达赶走廉佳珍。温达听邻居月伊说陷阱被弄乱,怀疑廉佳珍逃走,跑出去找人。
 
  朋友们得知廉佳珍被外人所救,要她杀掉见到她面貌的温达,不然就得嫁给温达,好保住温达的性命。廉佳珍犹豫着要不要勾引温达时,不小心误入陷阱,被温达救起,两人有说有笑。原来温达当年见父亲为保全族人性命牺牲,气得忘了父亲要他装傻一辈子的嘱咐,想替父报仇。沙夫人不惜毁掉双眼,逼温达留下来照顾她,才让温达打消了复仇的念头。
 
  马太模去找廉佳珍的父亲廉德麻烦,廉德要塔拉珍去通知廉佳珍,千万别回家,还要她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廉佳珍这才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孩子,被马太模抢走的青玉项链,则和她身世之谜有关。
 
  塔拉珍故意推了廉佳珍一把,让廉佳珍和温达跌成一团。
 
  第3集:温达对廉佳珍心动廉佳珍记忆渐渐浮现
 
  塔拉珍故意让廉佳珍和温达跌成一团,廉佳珍心慌离开,温达对廉佳珍心动。原来温达早知廉佳珍的杀手身份,却故意没有说穿。廉佳珍回家发现父亲失踪,去求杜钟瑞放了父亲,杜钟瑞反要求廉佳珍再度行刺王。杜钟瑞发现廉佳珍怀疑自己的身世,将廉佳珍迷昏。
 
  温达不时思念廉佳珍,听月伊说廉佳珍的父亲出事,连忙去请教沙云严,问明杀手们可能聚集的地点后,四处探访,终于查出廉佳珍的组织所在,并找到了塔拉珍。塔拉珍替廉佳珍找到了被抢走的青玉项链,带着温达一同去救被困的廉佳珍。
 
  杜钟瑞不愿听从高元表的命令杀掉廉佳珍,而是要廉佳珍亲手杀掉王。当年杜钟瑞用药洗去了平冈公主的记忆,让她成为了廉德的女儿。现在廉佳珍在温达等人的救助下脱困,杜钟瑞要马太模去找回廉佳珍,却不能伤害廉佳珍性命。
 
  温达劝廉佳珍放下一切过平凡的生活,但廉佳珍想查清楚自己的身份。此时高建请人画了廉佳珍画像,试图寻找廉佳珍。高元表除了要杜钟瑞杀掉廉佳珍外,还故意让王吃下了不明药物,不断产生幻觉。
 
  高建循线找到草药店,遇见海慕蓉,两人斗起嘴来。海慕蓉注意到公主的乳母公孙夫人被抓,从高建口中知道了公孙夫人受困的地点。温达见廉佳珍想进宫,便帮她想办法采了一堆药草,故意在外卖药,让海慕蓉派人来抓走两人。
 
  海慕蓉认出廉佳珍就是刺客,把温达当成人质,让廉佳珍去找公孙夫人。廉佳珍从公孙夫人口中知道自己是公主,廉佳珍伤了高建的手后,匆匆逃走。高建早认出公主的身份,却故意放走公主。公孙夫人为了保护太子,答应当高元表的眼线。海慕蓉故意割伤温达,让他血流不止,若廉佳珍不快点回来,温达将会丧命。
 
  廉佳珍潜入宫中,记忆渐渐浮现,最后还遇见了王。王见到廉佳珍,吓到说不出话来。
 
  第4集:温达对廉佳珍不离不弃温达再次救下自杀的公主
 
  平原王见到廉佳珍,以为自己见了鬼,吓得魂不附体,要士兵赶紧抓人。等士兵赶到,廉佳珍早就离去。公孙夫人见公主活着,激动落泪。高建明明见到廉佳珍,仍放走了她。
 
  温达明明可以脱困,却坚持要等着廉佳珍回来。他在海慕蓉的草药店忙进忙出,帮了不少忙,只求海慕蓉别找廉佳珍的麻烦。沙奉开找到温达,气得骂他不回家,害大家担心。
 
  此时的廉佳珍骑着高建给的马来找月光僧人,问明当年的事情发生经过,得知自己的父王疑心母后和月光僧人关系惹祸,害死了母后和无辜的顺奴部族人。高建早猜到当年是父亲陷害了王后,感到相当自责。现在听父亲要他杀了廉佳珍,更感为难。
 
  温达带着廉佳珍回鬼谷的空屋住下,自己才回住处找母亲,母亲气得责打温达。母亲知道温达迷上了廉佳珍。鬼谷村民都来帮廉佳珍修理房舍,很快就整理好了。廉佳珍很感激温达不求回报地照顾自己,但当她知道温达是顺奴部将军温陕的儿子后,感到相当自责。
 
  高建从海慕蓉口中得知了温达和廉佳珍的下落,带兵来到鬼谷找人。温达阻拦高建进入鬼谷,沙奉开带村民装神弄鬼,赶走了官兵。温达从高建口中,知道廉佳珍其实是公主后,也后悔没早认出公主来。
 
  温达去救下差点自杀的公主,要她为了牺牲的顺奴部人们活下来。廉佳珍把清玉项链交给高建,要高建当自己已经死了。原本廉佳珍想杀掉高建灭口,被温达阻止。高建带兵离去后,廉佳珍一度想将公主身份告诉村民,离开村子。温达再度阻拦廉佳珍说出真相,让廉佳珍留在村里生活。
 
  高建明知公主活着会对父亲不利,仍向王说公主没死,要王将公主接回宫生活。
 
  第5集:廉佳珍留在村中生活温达和廉佳珍和好
 
  高建将公主没死的消息告诉了王,并打算替王将公主接回王宫生活。高建威胁太监别将事情告诉父亲。陈妃注意到王最近的举动不寻常,以为王的时日无多,高元表的时代即将来临。
 
  温达将廉佳珍的真实身份告诉沙云严,想将她赶出村子,不想再看见廉佳珍。廉佳珍自己却想留在村中生活,并主动接近温达。温达发现廉佳珍将随身武器全都捐出,知道廉佳珍是真心不再当杀手,想留下来生活。
 
  高建要父亲将公主的事情交给自己处理,接着故意找海慕蓉的草药店麻烦。海慕蓉看出高建的心思,答应配合高建行动,换取对方放过自己的草药店。
 
  沙夫人早知温达天天和廉佳珍在一起,要廉佳珍送饭去给温达吃。廉佳珍主动替温达挖井,见温达对自己冷淡,忍不住说自己其实也是无辜的。温达早知公主无辜,但见到她就想起无辜枉死的父亲和村民,不敢和廉佳珍在一起,但也开口要廉佳珍留下来生活。
 
  温达听说廉佳珍在鬼谷生活寂寞,好意替她增建房舍,带父亲来同住,没想到却被廉佳珍和村民误会是他想和廉佳珍结婚同住,让温达百口莫辩。沙夫人默许温达和廉佳珍在一起,廉佳珍知道温达根本没忘了往事,只是不想提起,两人互相安慰彼此。
 
  海慕蓉替高建找了假尸体,想欺骗高元表说刺客已死。高元表却找了公孙夫人来认尸,知道高建和海慕蓉欺骗自己的事实。高元表气杜钟瑞没处理好事情,写信责骂杜钟瑞,气得杜钟瑞找塔拉山和塔拉珍去行刺高元表。塔拉山和塔拉珍临行前要廉德去鬼谷找廉佳珍,被马太模偷听到了。塔拉山和塔拉珍被捕,杜钟瑞也找到了廉佳珍。
 
  第6集:海慕蓉讨好两位妃子廉佳珍再当杀手
 
  温达和廉佳珍挖到井水,雀跃不已。只是温达回村报讯时,廉佳珍却被杜钟瑞盯上。杜钟瑞不顾廉德的求情,仍要廉佳珍继续当杀手,好挽救塔拉山和塔拉珍的性命。
 
  此时的塔拉山和塔拉珍被刑讯逼供,情况危急。陈妃明知王心里想着公主,却佯装不知情。廉佳珍见到村民为了有水而开心的模样,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廉佳珍不想当杀手,也不想当公主,却不能不管自己两个好友的性命。
 
  海慕蓉要养父海智月帮忙牵线,和陈妃、玄妃见面,拼命讨好两位妃子,想借此取信于高元表。王当着高元表的面,表示公主活着对自己不是好事,命令高建去查公主下落。
 
  廉佳珍早猜到母亲死于高元表之手,去找当天在场的沙云严求证。沙云严劝廉佳珍忘了一切,放弃复仇,留在村子里好好生活。温达早察觉廉佳珍最近怪怪的,以为廉佳珍对自己有所不满。
 
  海慕蓉借口做生意,跑去见高建,知道高建担心着公主的安危。高元表打算当众杀掉塔拉山和塔拉珍,并给了高建军队,要他去除掉杜钟瑞的势力。廉佳珍答应杜钟瑞当最后一次杀手,好拯救两个好友的性命。杜钟瑞却认为廉佳珍不可能摆脱自己的命运,当不了平凡人。
 
  温达、沙奉开和月伊到城里买卖物品时,意外见到廉佳珍以杀手装扮出现。等温达知道廉佳珍想救好友时,主动出面帮忙,顺利帮廉佳珍救了人,自己却遭到逮捕,眼看就要被杀了。
 
  廉佳珍为了救温达性命,坦承公主身份,差点被一旁的武将以冒充公主为由杀掉。幸好高建出面替她证明身份,让廉佳珍得以回宫见王,王看似对廉佳珍平安归来非常开心。高元表怪高建让公主回宫,骂了他一顿。
 
  第7集:海慕蓉恐遭高元表利用平冈公主被陷害软禁
 
  平冈公主为了温达而重回王宫,恢复身份。温达等人也获得释放,回到了鬼谷。陈妃担心孩子身世被公主看出,露出心虚的表情。公主无法原谅父亲和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心情不佳。回到鬼谷的温达,想到平冈公主,心情难免失落。塔拉山和塔拉珍留在鬼谷接受治疗。温达和沙奉开去救了廉德,带他回鬼谷生活。
 
  高元表猜到海慕蓉帮高建掩饰公主还活着的事实,威胁了海慕蓉一番,逼她听命。高建见父亲找海慕蓉,也猜到海慕蓉恐遭父亲利用,眼见海慕蓉不肯承认,更加起疑。高建将事情告诉公主,公主担心太子吃下不明药物,急忙前去确认,但一试吃完药物就昏倒。
 
  公主被不明人士救起,醒来后冲去阻止太子吃药。公主当众指控药物有毒,并抓了海慕蓉来问话,海慕蓉却当着大家的面喝下药,证明药物没有问题。王以为公主乱说话,将公主软禁起来,原来这一切全是高元表和海慕蓉的计划。公主自知中计,更坚持要保护王和太子。
 
  高建自知被父亲利用,和父亲大吵一架,被父亲派遣到北方去打仗。海智月猜到海慕蓉介入了宫中的争斗,要求她以后别再这么做。太子感谢公主的爱护之情,拿了糖果来给公主吃,姐弟俩恢复往日情感。公主听太子说海慕蓉送了有害药物给父亲吃,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要他千万别对外张扬。
 
  原来海慕蓉是新罗派来的奸细,刻意接近海智月,成为了海智月的养女。公主从密道离宫,和高建潜进草药店寻找来自新罗的毒药草,却意外发现一群受困女子。公主变装混入女子当中,和女子们一同被带到新罗去。公主誓言拯救这些女子,不让她们随便被卖掉。此时杀手们聚在城里,似乎有所图谋。
 
  陈妃发现公主离宫,将事情告诉王。此时,高建也来到王身边,将公主的下落告诉王。
 
  第8集:高元表袒护海智月罪行公主被许配给高建
 
  温达和高建发现公主跟着被卖的女子离去,都不免担心公主的安危,连忙赶去救援。公主为了救人,不惜和负责押送女子的金车圣起冲突,在众女子合力下,终于将坏人打跑。高建和温达赶来救援时,公主只在意温达,让高建有些不是滋味。
 
  公主回宫后,当庭要父亲惩罚贩卖人口的海智月,高元表跳出来替海智月说话,坦言是自己要海智月贩卖人口,好充实王的国库。王一查发现,国库真出现大量银子,便想放过海智月。公主认为不能轻易放人,要求史官如实记载此事。王被迫让人代海智月父女受刑,两人跪在一旁羞辱一番,事后软禁在家就没事了。公主认为高建是唯一站在自己这边的人。陈妃怪王处理此事太过分,太子却赞成王严惩坏人。
 
  高元表对公主的强硬态度,颇感不悦,认为她和母亲很像。公主要父亲替顺奴部平反,好让顺奴部帮助王重振权威。高元表却让高建留下来,要他想办法讨好公主,好让公主下嫁给高建。杜钟瑞改以卜卦赚钱,仍想找合适杀手杀掉王。
 
  公主得知自己要被许配给高建,气得去找父亲理论,生怕父亲下令让她成婚。没想到王也没打算让她嫁给高建,拒绝了高元表的提议。海慕蓉见状,向高元表献计。高元表于是以公主和太子性命去威胁了王,逼王答应这门婚事。公主下跪求父亲收回成命,王仍然对公主不理不睬。海慕蓉在太子的邀约下,来替昏倒的公主诊治,还私自劝公主逃出宫去。
 
  温达听说公主要招驸马,心情免受到影响,跑去找海慕蓉帮忙。沙夫人要村长去把温达抓回村里,听见公主的养父廉德来村里同住,立刻和对方为了公主的事情大吵。高建向公主求婚,公主却以心里早有别人拒绝了。但高建仍不愿放弃公主,坚持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第9集:温达进宫竞争驸马温达带公主回鬼谷
 
  公主不愿嫁给高建,成为桂娄部的人,被高元表威胁。王面对公主的抗议,却只能向她道歉,要她原谅自己。海慕蓉替温达换装,让他用商人之子的假身份进宫去竞争驸马。
 
  海慕蓉趁着进宫兜售饰品的机会,偷偷将温达进宫的事情告诉公主,公主立刻跑去找温达。海慕蓉去找朴钟瑞算命,朴钟瑞一眼识破海慕蓉给的八字不是她的,还说那是被诅咒的命运。
 
  温达混进宫,满心想杀掉高元表,却被高建识破他并非商人之子。眼看温达将有危险时,公主现身,带着温达去见王,向王表明温达是自己的丈夫。温达替公主圆谎,还公开自己是顺奴部温陕之子的身份。王假装生气,怪公主给王室丢脸,打了公主一巴掌,要公主和温达离开。
 
  太子听说此事,气得踢了温达一脚。公主向太子表示日后一定会回来,她感谢父亲救命,带着温达向父亲拜别才离开。公主离宫后,先去找海慕蓉帮忙,才回去找温达。高建却抽空盯上了温达,温达猜到高建喜欢公主,可惜公主不喜欢高建,高建气呼呼和温达打了一架。
 
  公主出面阻拦,要高建放两人离开,高建难过之余也只能放人。受伤的高建去找海慕蓉治伤,隔天才离去。公主和傻子结婚的消息传开,王假装一点都不在意此事,高元表却忧心忡忡起来,因为他知道当年温陕武功远高于自己,现在温达恐怕也不好惹。
 
  温达带公主回鬼谷,沙夫人和村民知道两人结婚,都感惊讶。沙夫人担心苦日子要开始了,村民却欢天喜地的说两人是天作之合。两人对外宣称已婚,私下告诉好友们真相。温达和公主为了隐瞒村民,被迫同房,两人刚开始比较尴尬,最后终于忍不住接了吻。
 
  第10集:温达偷偷练功高建取得太子信任
 
  高建想带兵攻打鬼谷,杀掉温达和村民,抢回公主,但计划被高元表识破,高元表打算将他派到边境去打仗。王得知消息,要高建别去边境,而是先取得太子信任,便让他当禁卫队长。
 
  温达和公主肩靠着肩睡了一夜,沙夫人表面不同意两人婚事,也不让公主帮任何忙,但见温达又拿了一件被子,竟担心起两人不懂得床第之事,显然心里早已同意婚事。公主偷偷教温达念兵书、练习武艺。温达要公主别将此事告诉沙夫人,公主也要温达别管她和婆婆之间的互动。
 
  沙夫人猜到温达和公主此番回来,一定别有目的,但温达没说实话。温达瞒着沙夫人练功时,公主趁空隙跑去找村长商量,劝村长重建顺奴部,让顺奴部成为制衡高元表的力量。温达显然资质不错,月光僧人也来偷偷指点他练功。
 
  公主早在离宫时,就已经委托海慕蓉帮自己兜售首饰,想筹钱重建顺奴部。公主对沙夫人拼命使唤自己,丝毫没有怨言,反倒是温达不忍她辛苦。沙夫人有意将自己的手艺尽数传给公主,让她能好好协助温达。村民对公主提议重建顺奴部,也均表赞同。
 
  海慕蓉替玄妃去找杜钟瑞算命时,杜钟瑞察觉她来历不凡,要人去查她的底,发现她是新罗间谍。海慕蓉也意外得知杜钟瑞等人根本就是天主帮的杀手,和杜钟瑞互相威胁了一番,差点被对方的手下杀掉,幸好高建来救她。
 
  高建当上了太子的武术老师,并取得了太子的信任,王当真给了他禁卫队长一职。陈妃要高元表承诺让两人所生的儿子当王,高元表却怀疑那孩子不是自己的骨肉。
 
  温达很快就赢过公主,让公主很开心。沙夫人无意间发现温达跟着公主练功的事实,想起当年温陕的遗愿,是希望温达别和自己走相同的路,气得大骂了起来。
 
  第11集:沙夫人答应温达练武公主回村重建顺奴部
 
  沙夫人发现温达练武,气得骂了温达和公主一顿,甚至气得不想吃饭。公主劝温达和沙夫人沟通,沙夫人最后也只好答应让温达练武。
 
  公主带温达去见月光僧人孙日业,由对方来指导温达武艺。温达在月光僧人得指导下,很快就脱胎换骨,让月光僧人又惊又喜。温达正式拜月光僧人为师,表示要回去看看公主之后,回来继续学艺。
 
  海慕蓉清醒后,找杜钟瑞谈判,杜钟瑞答应和海慕蓉合作,假借替贤妃作法求子的名义进宫。杜钟瑞和海慕蓉离宫时被高建发现,海慕蓉连忙替杜钟瑞掩饰。
 
  公主回到村里,开始为重建顺奴部做准备。公主悄悄回宫,除关心太子情况外,也偷偷见过父亲,秉明自己想重建顺奴部的心愿。公主接着又去见海慕蓉,取回了她替自己卖首饰得来的钱财。公主将马交给塔拉山兄妹养,自己跑去关心沙夫人情况。沙夫人为了温达离开一事,伤心难过。
 
  王开始找其他部族商量让顺奴部重新回归的事情,陈妃从父亲口中听见此事,急忙要父亲千万别和王合作,以免被高元表报复。陈妃接着去找高元表,提醒他小心王的计谋,高元表听出陈妃站在自己这边,才决定放过陈妃的父亲。
 
  陈妃气冲冲去找贤妃算帐,当众责怪她在宫中做法求子,王替贤妃说话,让陈妃更加生气。高元表和高建联手阻拦王和其他部族的计划,高元表暗中派人去杀温达和公主。
 
  公主发现沙夫人不见了,急忙出去寻人,求她务必留下来。沙夫人察觉有人要对公主不利,替公主挡了一箭。但随即冲出来一群黑衣人,公主根本打不过那些人,眼看就要和沙夫人一同丧命,温达出现来救了两人。
 
  第12集:月光僧人与公主会面王朝陷入危机
 
  温达为了救公主和沙夫人,被迫杀了众多黑衣人,就连高尚哲也被砍成重伤。温达第一次杀人,显得非常难过。公主见温达对杀人一事无法释怀,拼命安慰着他。公主从村长和沙夫人口中,问了有关公公温陕的事情后,带温达去祭拜温达生母,让温达想清楚自己拿剑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心爱的人,重新振作起来。
 
  高建逼问海慕蓉有关新罗间谍的事情,海慕蓉不肯回答。此时,高尚哲负伤回来,让高建知道父亲曾派人去杀温达和公主,气得去和父亲理论,父子俩大吵一架。高元表逼王同意发兵攻打顺奴部,被王拒绝。高元表于是要海慕蓉做毒药杀掉王,不听命就要杀掉海慕蓉。左右为难的海慕蓉,将事情告诉高建,高建和父亲又吵了一架。
 
  温达自愿上山去找月光僧人,却四处找不到他的身影。原来月光僧人来见公主,和公主一番恳谈。公主见温达重新振作,将自己的守护石分了一半给温达,两人感情更好了。
 
  高建为了救海慕蓉和王,要海慕蓉听命做毒药,暗地里却将解药交给了被抓的杜钟瑞。等王中毒后,再由杜钟瑞装神弄鬼救了王的性命。高元表眼见计划失败,改逼太子下令讨伐顺奴部,好陷太子于不义,幸好太子没有上当。
 
  高元表私自派兵去对付顺奴部的人,并抓走沙奉开和塔拉珍等人时,顺奴部的援军也到了。公主为了救人,自愿当人质,要负责带兵的高尚哲放走沙奉开等人,沙奉开立刻冲去找温达,要他回来救人。
 
  高建从海慕蓉口中得知父亲派兵对付顺奴部,想拦阻父亲不成,反被逼着去攻打顺奴部。高建劝公主跟自己回宫,公主说什么都不肯,要高建杀她一人就好,别伤害顺奴部的人,公主还要温达别跟高建动手。
 
  此时,北周军队大举压境,王朝陷入危机。
 
  第13集:沙夫人送温达上战场公主温达诈降反败为胜
 
  王为了北周军入侵的事情大为紧张,计划找民兵和自己合作,甚至想亲征,对抗北周军。高建被急召回平壤,原本想逼公主一同回宫,被温达阻拦。陈雨听见王要和太子亲自上战场,暗自希望两人战死,好让儿子登基。
 
  高元表不相信温达已经脱胎换骨,认为顺奴部出兵必死无疑,故意要他们出兵攻打北周军最精锐的佣兵部队。公主认为北周军入侵是顺奴部建功的好机会,力劝温达等人出兵。温达也认为只要能杀掉首领,佣兵部队自然瓦解,沙夫人把当年温陕的铠甲交给温达,依依不舍地送他们上战场。
 
  王知道公主和温达去对抗最精锐的部队,担心他们的安危,有意要他们回军,被高元表阻拦。王逼高元表答应,若顺奴部赢得胜利,就要让他们回归朝廷。高建也担心公主的安危,连夜带兵翻山越岭,想早一步到达战场。高建和海慕蓉互有情意,海慕容很担心高建出征的安危。
 
  公主和温达等人诈降,自愿被敌军首领魏跋陀俘虏,但对方不相信他们的话,借口要带公主亲自到北周大本营禀报大将军,将公主带走。接着要手下在天亮后杀掉温达等人。塔拉山听得懂他们所说的突厥话,立刻将此事告诉温达。温达发射信号弹通知公主,自行带众人脱困,和佣兵部队展开大战。公主赶回来和温达会合,过程中塔拉山战死,温达杀掉魏跋陀,赢得了胜利。等高建到战场时,一切都结束了。
 
  王得知公主等人打了胜仗,乘胜追击,赶走了北周军。公主和温达立了大功,两人得以回宫,顺奴部也回归。只是杜钟瑞假借算命名义,给王和太子喝下了麻醉剂,企图杀掉两人。公主和温达听说王和太子算命的事,察觉有异,露出担心的神色。
 
  第14集:杜钟瑞被处死公主调查陈雨高元表
 
  公主和温达赶来救王和太子,抓住了想报仇的杜钟瑞。公主恨杜钟瑞一直利用自己,一度想杀掉对方,被温达阻拦,温达要公主冷静并查清杜钟瑞背后的主使。
 
  高建和海慕蓉在一起后,显然对海慕蓉更加在意,不想再保持纯粹的公事关系。高建得知宫里出事,急忙赶了回去。陈雨生怕杜钟瑞的事情会牵连到自己,找高元表求助,高元表却要她自己面对。
 
  王感谢公主和温达的救命之恩,公主则要王追究陈雨的责任。陈雨改以公主曾行刺王的事情反过来要胁王,想惩处陈雨,必须连公主一同追究责任,王只好放过陈雨。杜钟瑞随即被人带走,让王非常生气,要人找到杜钟瑞就当场处死。
 
  温达回村接母亲和村民去平壤,但沙夫人说什么都不肯走,月伊留下来陪伴沙夫人,其余村民则跟着温达来到平壤。公主从陈雨处知道自己曾行刺王的事情,猜到陈雨和高元表有私情。公主说服绝奴部的延青基将军回归,让高建大为紧张,提醒父亲注意公主的行动,和父亲意见不合,吵了一架。海智月要海慕蓉别和高建走太近,以免被牵连。
 
  公主计划从高元表等人手中拿回属于王的盐权,王也让温达负责守卫平壤的安全。只是温达武艺虽然高强,却对宫中的礼仪很不熟悉,常惹人嘲笑。海慕蓉半夜被新罗的金车圣抓走,高建得知海慕蓉失踪,相当焦急。海慕蓉被带回新罗,新罗王要她杀掉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公主。海慕蓉突然回家,并昏倒在高建怀里。
 
  塔拉珍提醒公主,别冷落温达,公主才将自己正在查陈雨和高元表的事告知,温达和公主里应外合,故意让公孙夫人拿了假情书送去给高元表,果然逮到高元表和陈雨半夜私会。
 
  第15集:公主威逼陈雨离宫公主发现高建叛变
 
  公主和温达逮到高元表和陈雨半夜私会的证据,公主怪高元表和陈雨害死母后和顺奴部的人,要求陈雨赶紧离宫,以免影响她儿子建武的地位。公主还和高元表谈妥条件,要公孙夫人别把事情告诉王。温达看不惯公主利用公孙夫人,要公主想利用就利用他就好。
 
  海慕蓉对养父谎称自己是因贡女的事情,被金车圣绑架。但高建早猜到海慕蓉是因自己要她写的假密函才遭殃的,深感不忍,海慕蓉却不肯说实话。陈雨谎称要养病,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宫。延青基和沙云严回到部落会议,成为制衡高元表的力量。
 
  温达见高尚哲欺负塔拉珍和沙奉开,替两人出气。公主却怪温达惹祸,让塔拉珍相当难过。温达居中安抚两方,似乎没太大效果。高元表假装配合公主,答应让盐权重回王手中,似乎有所图谋。公主还要贵族们捐钱盖城,别再向老百姓收税捐,惹得贵族不悦。温达见公主满心都是国事,劝她别太焦急。
 
  公主猜到海慕蓉欺骗自己,高建却跳出来替海慕蓉说谎,甚至还说海慕蓉是自己的情人,让公主察觉到高建可能已叛变。高尚哲好意提醒高建,海慕蓉可能是间谍,高建假意感谢对方,似乎有意对付他。高尚哲去找杨策,劝对方起兵叛变。
 
  温达和太子、高建武的关系和缓许多。这天公主心血来潮邀温达出游,又因见到王身边的人疑似被买收,不小心弄破了温达手中的镜子。高建和海慕蓉去找被绑的杜钟瑞,逼对方服下十天后发作的毒药,和两人合作对付王。恢复自由的杜钟瑞随即带手下去抓走塔拉珍,逼她背叛公主。
 
  温达得知杨策叛变,主动请求带兵出征,因为他知道除了自己,公主没有别人能信任。高元表等人原以为掌握了所有军队,可以逼王退位,现在听到温达出兵,也开始担心起来。
 
  第16集:温达替公主杀了杨策公主设计让部族长老投王室
 
  温达得知有叛乱发生,自愿出征。高建要人除掉高尚哲,以免泄漏海慕蓉是新罗间谍的真相。温达在战场上奋力厮杀,打赢了杨策军队。沙夫人生怕温达丧命,甚至吐了血。海慕蓉写信拐公主来见自己,想杀掉公主,但公主根本没赴约。
 
  公主见到被俘虏的杨策,逼问背后主使是谁,杨策坚不吐实,公主扬言要杀掉杨策的家人。温达不希望公主手上沾血,先出手杀掉了杨策。公主为此和温达吵了一架。
 
  杨策死后,各地都传出起兵作乱的消息。温达要公主回宫去对付高元表,自己带兵替高丽王室杀敌。此时,王也不再信任高建,故意要调高建去守边防,由公主接任王宫守卫的工作。
 
  高建和海慕蓉勾结,准备叛变。海慕蓉劝高建务必小心。公主也猜到高建的行动,想撑十天,等待绝奴部和温达带兵回来救援。温达所向无敌,消灭了所有叛军,但此时沙夫人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想和月伊离开原本住处。温达杀人后,心里非常痛苦,经常失魂落魄。
 
  陈雨察觉到平壤即将有变乱,跑来见高元表,高元表承诺会让她回宫,并保障建武安全。公主显然早就掌握了陈雨的动向,找了陈雨过来,分析情况给她听,要她改站在王室这边,以免高元表等人获胜后,杀建武灭口。陈雨说服父亲,改投靠王室。加上沙云严的分析,部族长老纷纷改投王室。
 
  王找借口邀高元表入宫,公主当着高元表的面杀掉了奸细,并拘禁了高元表。高元表得知其他部落背叛,也只好要手下投降。高建起兵想救回父亲,先是被公主的军队阻拦在外,后被温达一箭射中背部,当场被捕。海慕蓉冒险找杜钟瑞,企图去救回高建。
 
  海智月在海慕蓉的安排下去见新罗王,新罗王打算起兵对付高丽。公主见温达浑身是血的模样,也自责害了温达,向温达道歉。
 
  第17集:塔拉珍被逼入宫杀王公主战胜百济回宫
 
  温达来替公主平乱,高建因此被捕,和父亲同关在牢里,陈雨也假装病愈回宫。温达为了公主不断杀人,心情始终无法平复,这天教导太子射箭时,也同样脸色难看。沙夫人在月伊的陪同下,来到平壤,和村民见面。温达见母亲出现,喜出望外。
 
  公主开口要沙夫人住下来,王也想重赏沙夫人,但沙夫人只想带温达回到鬼谷生活,她知道温达在宫中并不快乐。温达不承认自己想离开宫中生活,和母亲吵了一架。沙夫人只好改求公主替自己保护温达。
 
  塔拉珍假装厌恶了和顺奴部的人共同生活,不顾沙奉开的挽留,硬是离开了村子,实际上是被杜钟瑞的人所带走。杜钟瑞逼塔拉珍入宫杀了王,塔拉珍说什么都不肯,杜钟瑞等人丢下塔拉珍,自行去入宫杀王和公主。温达发现塔拉珍受困,偷偷去救了塔拉珍,让她回顺奴部求助,自己却回宫救人。
 
  温达让沙夫人躲进地道,自己和公主联手御敌。海慕蓉带人来救高元表和高建,高元表显然早知海慕蓉是新罗奸细,并因儿子为了海慕蓉杀掉高尚哲的事,对海慕蓉颇不友善。太子和温达、公主合力救了差点被杜钟瑞杀害的王,并除掉了杜钟瑞。高元表死于公主之手,高建则跑进地道杀掉了沙夫人,高建自己则被海慕蓉迷昏带走。
 
  温达借口要送母亲最后一程,打算离开王宫,再也不回来。公主苦求温达留下,温达非但不肯,也不同意公主和自己离去,两人被迫分手。孙日业要王将国家交给公主和太子管理,太子听了显然很不高兴。
 
  四年后,公主好不容易战胜百济回到宫中,被当王的弟弟拒于门外,等她强行进入,质问弟弟为何不派兵支援时,弟弟却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显然一点都不想看到姐姐。
 
  第18集:公主和王关系紧张公主杀了高元表报了杀母之仇
 
  公主和王的关系势如水火,甚至在王的要求下卸下了军职。此时塔拉珍已经和沙奉开成婚,公主心里也一直想着离开自己四年的温达。温达回到鬼谷,以采草药维生,不再杀生。沙奉开不时会来关心温达,劝他去和公主解开心结,温达说什么都不肯。
 
  公主好心替王找了合适的书,拿去给王,王却一点都不领情,还想任命温达为大将军,替他攻打新罗。王认为温达是唯一能帮他统一三国的人,但公主反对王利用温达。公主明明想念温达,却不敢去见温达,生怕他会从此逃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
 
  被海慕蓉带往新罗的高建,成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为了当年没能杀掉公主和温达后自尽而感到痛苦。高建听说新罗要派使者去高丽,自愿以新罗使者的身份去高丽。海慕蓉猜到高建想去杀掉公主后,和公主同归于尽,坚持要和高建一同前往高丽。
 
  公主终于忍不住来找温达,温达本想赶走公主,听见公主说饿了,又立刻准备饭菜给公主吃。公主求温达别离开鬼谷,温达看似答应了,却再见到公主留下的半边清玉项链后,冲出去告诉公主,他会离开此地,再也不让公主找到。公主虽放温达离开,但也承诺一定会找到温达。
 
  王见到高建以新罗使者的身份回国,代替新罗王和王谈合作对付百济的计划。王不仅拒绝了提议,还想杀掉高建,公主力劝他别这么做,以免给新罗开战的理由。陈雨私下去见高建,高建对陈雨当年背叛父亲的行径相当不谅解。但海慕蓉却替高建说服陈雨,要陈雨当新罗间谍,让陈雨儿子当王为条件,要陈雨说服王,放高建和海慕蓉离去。
 
  公主也去找高建,坦言自己杀了高元表,报了杀母之仇,要高建回新罗好好生活。但高建宁可死在高丽,也不愿再回新罗。温达的心里,始终忘不了公主。
 
  第19集:王囚禁公主王派主和温达出征
 
  高建怪公主不用和亲的方式化解两家的仇恨,反倒杀掉了高元表。但公主认为若和高建结婚,国家将落入高原表之手。王在此时知道了母亲死于高元表之手的事实,想派人杀掉高建,公主为了避免两国开战,带了高建和海慕蓉逃走。王得知消息后,非常生气,将公主囚禁了起来,并将所有顺奴部的人也抓了起来。
 
  公主要王放过顺奴部的人,王逼公主去找温达回来替自己打仗。公主宁愿背下所有的罪名,牺牲自己的性命表达忠心,也不愿再找温达回来。陈雨担心一旦公主被杀,温达一定会回宫复仇。
 
  高建和海慕蓉逃回新罗,因金车圣的谗言,差点被新罗王处死。高建反控金车圣假借替王派奸细,实际上中饱私囊,不仅勾结高丽,甚至连百济都勾结了。新罗王处置了金车圣后,高建主动提出要替新罗攻打高丽,高建明知此行会有去无回,仍坚持要开战。
 
  月光僧人暗中替温达对付王派来的杀手,不惜装死让那些刺客离去。月光僧人和温达都猜到公主出了事,于是温达再度将埋起的剑找出,打算回到公主的身边。温达在公主被王杀掉的前一刻赶回,救下公主的性命。温达向王索讨五千兵力,替王攻占阿旦山城,但王只答应给三千兵力。两方达成协议后,公主终于获释。公主猜到温达要替自己出征,抢着要顶替温达,温达不肯。王见公主和温达争着要出征,露出得意笑容,因为公主和温达此行,几乎等于送死。
 
  高建嫌新罗的军队太过安逸,以致纪律松散,杀掉了管理武器的军官立威,惹得新罗人不悦。陈雨将公主和温达要出征的消息,偷偷通知了海慕蓉,海慕蓉随即回信,表示计划杀掉公主和温达。陈雨和海慕蓉通信的事情,意外被王得知,眼看要以叛国罪被处死。
 
  公主和温达计划打完胜仗之后就离开,新罗王则在出征前夕夺了高建的兵权,改由自己亲征,惹得高建非常生气。
 
  第20集:温达恢复记忆与公主生活在一起
 
  新罗王打算御驾亲征,并杀掉海智月、海慕蓉和高建。而高丽王也打算带军队亲征,去支援公主和温达。陈雨虽没被王处死,但也必须离宫,等儿子即位才有机会回宫。
 
  高建一心想跟随军队出征,海慕蓉明知此去必是死路一条,拼命想阻止高建,高建却不听劝。新罗王带大军前往阿旦山城,逼公主和温达投降,温达知道双方兵力差距过大,且高丽军伤兵太多,情势不利,要公主和塔拉珍先带伤兵回去,自己和沙奉开留下来战斗到底。
 
  公主不愿离开战场,于是偷偷潜入新罗王的帐篷,想杀掉对方争取时间,被高建阻拦。高建假意要新罗王杀掉公主,果然新罗王选择利用公主逼温达投降,扬言温达不投降就杀掉公主。新罗王想偷偷将公主送走,高建连忙阻拦。
 
  而留在新罗的海智月被杀,海慕蓉也前往战场,投靠高建。海慕蓉不愿离开高建的身边,陪高建一同去救公主,过程中受了伤,高建更是伤重,眼看就活不了了。临死前,高建向海慕蓉表达爱意。
 
  温达见王带三万军队前来,又见公主传讯,赶来救走公主。就在王打胜仗,温达和公主有机会能离开战场,回归平淡生活时,两人突然遇袭,温达为了救公主,身中多箭,死在公主面前。公主伤心欲绝,办完温达后事后,便打算离宫再也不回来,王自责害死了温达,也不再记恨公主,任凭公主离去。
 
  只是当公主来到昔日温达住处时,竟见屋内有人居住,公主见到了月光僧人,随即又见到了活得好好的温达,当场愣住。原来温达知道月光僧人有假死的本领,先向对方学了这个本领,果然在战场上骗过了众人的耳目,事后月光僧人偷偷将温达救回,带回了鬼谷生活。但温达因为伤重的后遗症,暂时忘了公主。
 
  公主简直喜出望外,决心守在温达身边。不久后,温达恢复记忆,和公主从此能过着平凡且幸福的生活。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