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大发不动产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15集

更新时间:2021-06-09 00:06

[剧 名]: 大发不动产/Real Estate Exorcism
[播 送]: 韩国KBS
[类 型]: KBS水木剧
[首 播]: 2021年04月14日
[时 间]: 每周三、四晚间9点3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 你好 是我
[导 演]: 朴振硕(学校2017、赤裸的消防员、刀与花、田禹治、海云台恋人们)
[编 剧]: 河秀珍 李映画
[演 员]: 张娜拉 郑容和 安吉强 姜末今 姜宏硕 白恩惠 许栋元 白智媛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房地产中介将鬼宅或者凶宅通过驱魔的方式变成干净房子,为受害者解恨的故事。

  第1集

  驱魔人洪智雅与亨植正在执行任务,他们来到一家医院抓捕厉鬼,他们很轻松的制服了厉鬼,完成了任务。洪智雅是大发不动产公司的社长,大发不动产是一家以驱鬼和售卖房屋为主的公司。洪智雅做事干净利索,不喜欢浪费时间。

  吴仁范宣称自己是斯坦福大学研究电磁波能量的研究员,他装神弄鬼吓唬业主,声称业主家里有鬼,他以驱鬼来骗取业主钱财。洪智雅正准备在电视购物频道里购买一双鞋子的时候,一名女鬼切断了电源,妨碍了洪智雅购买鞋子的打算。原来这名女鬼是洪智雅的妈妈,她觉得洪智雅有很多鞋,不需要买新鞋才会出此下策。洪智雅十分无奈,认为妈妈不懂时尚,她也不敢冲着妈妈发脾气,她只好选择去打沙袋来发泄。

  朱姐来找洪智雅,并告诉她灵媒的面试就要开始了,她让洪智雅赶快做好准备。经过跨盐巴和上楼梯的测试,没有一个人能通过测试,就连经常帮助他们的亨植也不行。朱姐和洪智雅有些无奈,她们要找的灵媒到底在哪。

  吴仁范和他的搭档小许利用大学研究驱鬼的设备挣了一大笔钱,小许把骗来的钱存到存折上,而吴仁范则把钱用来租豪车,住豪华的酒店,他觉得人就该及时行乐。吴仁范带着小许去兜风,在他们等红绿灯的时候遇见了金泰振社长,金泰振则为了五千万一直追着吴仁范。随即展开了追逐大戏,吴仁范最终凭借冷静的头脑和高超的车技,逃过了金泰振的追捕。

  第2集

  另外一个怨鬼进入吴仁范的身体后,他跑去花坛里挖东西,洪智雅将木钗插进吴仁范的身体,她并没有看见怨鬼的心愿,而是让吴仁范看到了。洪智雅在花坛里找到一个礼盒,询问吴仁范看到了什么,亨植则受伤了。

  洪智雅带着亨植与吴仁范来到医院,洪智雅追问吴仁范看到怨鬼的执念是什么,吴仁范却闭口不谈。洪智雅告诉吴仁范他是灵媒的身份,吴仁范在被怨鬼附身的时候就会失去短暂的记忆,吴仁范觉得洪智雅在开玩笑,他觉得自己并不是灵媒。吴仁范离开医院后,发现父亲给自己的项链不见了,他回到梦想公寓寻找项链,可项链却被救护车给碾碎了,吴仁范觉得自从遇见了洪智雅诸事不顺。

  梦想公寓的最终售卖了出去,洪智雅出门送走了房主,她看到金泰振正带着小弟们驱赶别的商户,金泰振非常害怕洪智雅,他急忙带着小弟离开。建设公司的朴社长是金泰振的大哥,对于金泰振的鬼魂之说,他认为是无稽之谈,他让金泰振去处理好这个问题。

  洪智雅想起吴仁范被怨鬼附身的时候,自己脱掉外套也没有感到像之前那样的寒冷,她觉得吴仁范应该有能力送走自己的母亲,朱姐便决定去调查吴仁范。

  第3集:智雅仁范决定合作处理浮游灵仁范认定自己身份不愿做灵媒

  虽然仁范提出了要合作并且拿了智雅送给她的项链,但是因为不能送走母亲的亡魂,智雅还是拒绝了仁范的提议,并且要朱姐给仁范2000万元,急的朱姐急急忙忙的赶来。仁范走后,通说仁范能自己走上二楼,朱姐劝说智雅接受跟仁范合作,因为仁范作为灵媒的话能补充很多智雅现在的缺点。

  吴志哲不解仁范要和智雅合作,是不是要抛弃自己,但是仁范告诉他,自己是为了了解叔叔和大发不动产之间的关系。签约时,为了确认仁范是否为处男的身份闹出了笑话。签约完毕后,吴志哲找到了在大发地产对面的面馆的空余房屋作为二人的住所,还能监视大发地产。但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朱姐早就跟面馆的店长联系好了,要将仁范和小吴在面馆的举动告诉她们。

  吴志哲想要吸引李恩惠看到前馆长的亡魂计划失败了,仁范在跟智雅确认死亡现场的人死亡的名字时,看到智雅一个人来回跑动,感觉有点像神经病。智雅看到亡魂的样子后,拉住了仁范的手,令仁范看到智雅的表情都变了。

  仁范听说志哲在美术馆的操作失败了,决定再来一次,志哲发现,馆长李恩惠关闭了保全系统,自己去过展室,而且还发现了她们跟有个画廊的合作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仁范听志哲说智雅的妈妈是在驱魔的时候去世的,要进行调查。经过思索,他觉得是智雅每次驱魔前的香有问题,才会让人产生幻觉。

  在志哲的帮助下,仁范偷到了智雅驱魔时用到的香炉,但是当出来后,却发现香炉变成了南瓜。李恩惠的小叔子权理事与金社长勾结,要将恩惠拉下社长的位置,金社长非常高兴。智雅找到了死者的消息,但是因为死者是画家,一直做画指纹被磨平不知道真正的姓名。志哲觉得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智雅决定亲自到画廊问。

  在画廊里,她们见到了正在展示作品的赵画家,智雅直接问那副曾经出现死者亡魂的画是谁做的,找画家简称是自己做的画。当智雅将画布切开后,众人看到在画布后还有一幅画,是一个男人的样子,赵画家当时就下的坐在了地上。在智雅的逼迫下,赵画家说出了画中男人的名字。

  李恩惠要赵画家隐退,变得因为他找枪手的事情传出去影响一直支持他的画廊。赵画家,非常生气,但是他在地库看到了画家金炳浩的亡魂。仁范把画家的名字告诉了志哲,搜集到了很多消息,还有志哲作画的视频,他们威胁赵画家给钱。已经被吓破胆的赵画家一定要智雅来了才会给全款,没带驱魔项链的仁范被金炳浩上身,要杀了赵画家。智雅及时赶来制止了仁范,赵画家和志哲都被仁范刚才的样子吓坏了。

  因为赵画家被攻击,三人在警察局接受调查,智雅因为是接受了画廊的委托轻松离开。仁范不记得他的所作所为,当看到赵画家被打的样子后,自己也吃惊了,甚至连没见过被附身的志哲看着仁范都害怕。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后,仁范终于知道自己就是灵媒。

  智雅猜测作为浮游灵的金炳浩一直不离开,一定是有画作没有被发现,智雅再次到现场找到了画作。她带着刚从警察局出来的仁范去驱魔,一路上仁范表现的有些害怕,智雅猜到,仁范应该是相信了自己是灵媒的身份。到了现场,智雅将画作桶内,准备点燃,金炳浩的亡灵出现了,智雅要仁范摘掉项链,但是仁范却不愿意,他不想自己失去记忆在醒来后手上沾满了鲜血。

  第4集:顺利解决亡魂画家妻子医药费智雅再接亡灵案件涉及金社长

  智雅不断鼓励仁范,自己会负责,要仁范赶快摘下项链,眼看香炉里的香就要燃尽,智雅急忙追过去转身,一把刷下项链,将木拆刺向了仁范。金炳浩的记忆力有个病重的妻子,仁范因为鬼魂记忆的原因总是落泪。回去的时候,智雅为仁范系上项链,仁范似乎也动了智雅的孤独,并感谢她今晚的辛苦。

  智雅回家后,看到朱姐给留的晚餐和啤酒非常高兴,但是母亲却似乎总是很愤怒的出现在智雅跟前。智雅喝了很多酒,梦中又出现了母亲驱魔,她下不去手用木钗刺向母亲的画面,最终是母亲自己刺向了自己才失去了生命。

  第二天一大早,仁范跑来告诉智雅,自己除了总是忍不住的落泪,还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去了金炳浩妻子的病房。金炳浩的妻子病得非常严重,需要一大笔钱治疗,但是有没有钱。他希望李恩惠能够归还给金炳浩妻子一幅画,但是如果给画等于变相承认有金炳浩这个枪手的存在,所以李恩惠不可能给画。仁范告诉智雅,金炳浩妻子还活着,应该想办法帮助她。

  在大发不动产的帮助下,美术馆旧址顺利被交易了。思考良久,智雅还是提出了金炳浩妻子的存在,希望李恩惠给她一幅画,但是李恩惠委婉的拒绝了。志哲还没起床,看到仁范满手是血的在作画。仁范被叫醒后,想起自己有金炳浩的记忆也不是坏事,这样他就能画出赵画家的画了。

  从面店老板口中得知仁范带着他做的画要去美术馆的party上售卖来给金炳浩的妻子筹款,智雅急忙驱车赶往美术馆。到了美术馆,还没找到仁范的时候,李恩惠主动公开了赵画家找枪手金炳浩回话的事情。赵画家灰溜溜的走了,被在地库的仁范绊了一脚,还没等二人起争执,警察以杀人的罪名带不了赵画家。原来金炳浩得知自己得了肺癌晚期,妻子也命不久矣,希望赵画家出2000万元购买他的回话,他想带妻子回乡下度过最后的时光。但是赵画家不是关系金炳浩的身体,而是担心金炳浩死后没有人给自己画画了,急忙开始抢画,抢夺中,他失手杀了金炳浩。

  李恩惠通过记者公布,金炳浩的画作豆浆归还给他的妻子。这领仁范和志哲非常高兴,因为画作卖了之后就可以归他们自己了。就在将拿到钱的时候,仁范发现画架子上写着给最爱的知宪。最终仁范没有卖掉画作,而是将金炳浩残存记忆画出来的画作放到了金炳浩妻子的病房。

  金炳浩之前的画室也交易成功了,朱姐建议聚会一次。智雅,仁范志哲、朱姐四人一起聚会,席间,仁范提起驱魔的画,驱魔师是不是也会死去,另智雅十分不高兴,当即宣布她们的合作结束了。仁范还没调查清楚,不愿放弃,朱姐也建议等一个月后亨植的退好,再做决定,智雅只好同意。

  智雅再次接到了闹鬼房屋出售的委托,调查后,智雅发现,屋内确实有亡灵,而且是不知道自己已经去世的亡灵。因为不知道名字,朱姐委托志哲开始调查。这其中又牵扯到了准备拆迁开发智雅房产所在的开发公司,朴社长因为之前被智雅妈妈的幻觉吓的不敢再来拆迁,这次大哥金社长也要来,给了他很大的勇气。结果遇到了骗他钱的志哲和仁范,就在二人被要挟的时候,智雅出现了,金社长随后也赶来出现。智雅看到,金社长身边的那个人似乎就是委托自己妈妈驱魔的人,似乎那个人不知道自己已经去世了。

  第5集:驱除执念深的怨灵智雅帮忙再次驱魔智雅被救想起往事

  智雅看到了朴社长身边的黑衣人就是十年前求助妈妈的那个男人,朴社长笑着警告了智雅尽快搬走。智雅回去后将看到怨鬼男人的事情告诉了朱姐,要朱姐调查一下男人的情况。志哲将调查的结果展示给智雅,智雅一眼就看出了是第三个老人的怨灵还在公寓里不肯走。

  朱姐经过调查,从老人的女儿口中得知,老人攒了一辈子钱在GREEN公寓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非常欢喜,每天在家擦擦洗洗,但是忽然有一天一群人以非法占有的罪名将老人赶了出去。原来,老人被中介骗了钱,一下子得了心肌梗死去世了,所以智雅推断,老人对房子有非常深的执念。

  智雅和仁范穿着脏了的鞋子,将老人的亡灵吸引出来,然后送走了亡灵。仁范看到老人之前买房是担心怀孕的女儿爬楼辛苦,致死都认为自己没有为女儿做些什么。智雅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当初妈妈被亡灵上身,智雅却没能拿起木簪帮妈妈度走亡灵,导致妈妈去世,心中一直非常愧疚。她举得母亲一直不肯走,可能就是因为放心不下自己。

  朱姐查到了朴社长身边的人,早在十年前就因为拆迁问题连累七个人去世而畏罪自杀。智雅希望朱姐帮自己找到GREEN公寓的黄社长,她想要帮助老人讲买房子被骗到钱找到。结果朱姐查出,老人被骗的钱并没有进入黄社长的口袋,而是给了鹤都建设。鹤都建设朴社长因为拆迁不顺利,再次向区长行贿。深受亡灵影响的仁范也一直做梦,他要志哲帮助他找到黄社长,结果找到了黄社长的妹妹,黄智研。

  智雅和仁范彼此隐瞒了找黄社长的事情,智雅以收购黄智研和黄社长共有的不动产必须本人签字的名义,终于被黄那研带着去找黄社长。而仁范通过志哲定位黄社长的电话,以送快递的名义本想见到黄社长本人就离开报警,结果被债主金振泰等人殴打。智雅来时看到仁范被打,立刻反击将金振泰三人一顿胖揍。

  在警察局,虽然警察知道了黄社长在被通缉,在鹤都建设的运作下,几人还是被保释了。智雅要志哲找到黄社长手机保存的他自己和鹤都建设崔秘书的录音发到了网上,录音的内容引起了轩然大波。最后黄社长被判刑七年,罚款300亿元,鹤都建设对所有受牵连的被骗的人发放安慰金。仁范不服,去找智雅,结果看到智雅因为看到新闻不满意而打拳。智雅约了GREEN的房主,告诉他五年会有地铁通过房子,不卖买房应该出租。随后,智雅找到了老人的女儿,帮助她住进了老人之前装修好的房子里,仁范对这次智雅的做法非常满意。他想偷偷去看看之前关于叔叔的资料,被智雅发现赶走。

  一只灵异侦探小分队的男孩子去人和大厦探险,结果拍到了怨灵。大厦的房主找到智雅,通过调查发现了怨灵的名字,带着仁范立刻去消灭怨灵。非常顺利的驱逐了恶灵后,智雅发现在一楼的澡堂还有怨灵,是在水里出现的,智雅一下子被怨灵推进水里,混了过去。在这期间,智雅想起了妈妈,忽然她被仁范拉了起来,被仁范拥抱的一瞬间,智雅想起了,之前找妈妈驱魔的男子,怀里抱了一个没有脸的男孩子。

  第6集:智雅驱鬼面包店李诚实帮助仁范破案鹤都建设强迫智雅签合同仁范被叔叔附体

  智雅被仁范就上来后,亡灵上身后让她想起的记忆跟之前的不一样,让她对自己想起的回忆有了怀疑,她不知道是自己的记忆有了偏差还是记忆被扭曲了。朱姐听了智雅的说法后,要帮助智雅查找相关信息,并且要智雅尽快姐姐人和大厦女鬼。

  朱姐经过调查发现,死者极有可能是之前在人和大厦屋顶开面包店的李诚实。在与李诚实的伙伴朴仁淑确认后,就是李诚实。李诚实二人因为在屋顶开面包店,带火了一条街,但是房东却以装修为借口自己来经营店铺。李诚实多次去抗议,最后消失不见了。朱姐到警察局调查发现,李诚实是以离家出走销了案,因为有拍到李诚实穿着羽绒服走出大厦并没有回去的画面,朱姐在警察局还遇到了一个故人。但是智雅确认,她见到的女鬼就是李诚实,还是决定先驱鬼。

  通过驱鬼仁范知道李诚实是被房东太太失手杀死在洗澡池内,智雅却要他忘掉记忆。仁范想要去警察局举报,但是智雅不让,因为仁范没有证据。因为智雅也曾经试过去举报,但是因为没有证据被警察说是浪费时间。

  朱姐经过调查发现,死去的吴植仁的侄子就是仁范,考虑良久,朱姐没有告诉智雅这个消息,并且还建议智雅尽快跟仁范解约。因为合同快到期,智雅没有立刻去解约。智雅在仁范住的饭馆吃饭,仁范因为智雅不帮忙,连话都不愿意跟智雅说。

  鹤都建设金社长因为金振泰办事不利,亲自动手杀死了他。因为死去的李诚实都是怨恨,所以仁范一直做噩梦,志哲担心仁范的身体,找智雅帮忙。但是智雅告诉他,这个没有办法,只能让仁范等,过去几天就会好。

  智雅去直接面对澡堂的老板娘,但是老板娘根本不承认自己杀了李诚实。仁范通过观察视频发现,有一个坡脚的人穿了李诚实的衣服,造成了李诚实已经走了的假象。智雅突然出现告诉他们,如果想要报警就要找到尸体。经过现场勘查,智雅推断,澡堂老板娘不会开车,不会转移尸体,最有可能的就是在天下建筑的地地下室,有一个是最近一个月才封上的。

  仁范用之前自己和志哲一起骗人的方法,故意让房东看到鬼影,仁范以找大学生戒指的名义指认戒指就在最近被封的地下室。澡堂老板娘组织工人打开地下室,智雅二话不说自己打开,果真发现了李诚实的尸体,老板娘也被吓得疯了。

  几人被带到警察局,朱姐将几个人保释出来,对于智雅帮助仁范却不告诉自己,朱姐告诉智雅,自己有些吃醋了。智雅告诉朱姐,她不希望仁范失败,因为那些亡灵的记忆都太痛苦了。仁范后遗症做了很多面包,智雅吃着有着妈妈的味道。朴仁淑来给仁范送谢礼金的时候,被智雅发现,被智雅一顿收拾。

  智雅在卧室跟妈妈的亡灵聊天,她感觉仁范的作风跟妈妈非常相似,知道最后也不会放弃,她对自己之前的做法产生了质疑。仁范出去买买买,回来后被人尾随打晕。仁范醒来后发现,自己和智雅都被鹤都建设的朴社长绑了起来。朴社长是来让智雅签订拆迁合同的,但是智雅拒绝了。智雅看到了吴植仁的亡灵,她告诉朴社长最后倒霉的不会是自己。看着仁范被打,智雅不为所动,就在仁范要被在肚子上开洞的时候,智雅想要出声,却发现,仁范的项链掉了,吴植仁的亡灵附体到仁范身上。被附身的仁范,将所有人打飞,要朴社长给自己公寓。

  第7集:智雅救仁范逃过都鹤圣威胁智雅发现档案不见仁范家被盗

  智雅被碰倒后,用地上的匕首割断绳子,捡起地上的项链带在仁泛脖子上。吴植仁(金社长名字更改为都鹤圣)都鹤圣被属下带走,仁泛和智雅也去了医院。仁泛醒来后,智雅准备今后不再与仁泛合作,仁泛询问智雅母亲,智雅说母亲去世前是为了帮助一个杀了七个人的杀人犯,仁泛愣住了。

  智雅回去后,告诉朱姐,自己想见见警察局的郑组长,她想知道当年在母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姐提前给郑组长打了电话,拜托其不要给智雅看当年的档案。经过调查,都鹤圣知道了大发不动产以及仁泛和志哲的工作,还知道了仁泛就是吴植仁的侄子。原来很多年前,吴植仁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写了自己自首的公司,又喝下了他给的安眠药才被“焚火自杀”。但是另都鹤圣奇怪的是,仁泛是怎么知道自己许诺给吴植仁公寓的事情的。

  仁泛看到了当年叔叔的新闻,他不相信叔叔是杀了人的杀人犯,所以开始调查。调查中他发现了,叔叔自杀前因为龙南村黄金小区的拆迁问题,叔叔跟都鹤圣见过面。仁范调查中发现朱姐去见了都圣鹤的秘书,他追问朱姐不告诉智雅的原因。朱姐则戳破他是吴植仁的侄子身份,让他老老实实的做到合约解除。

  智雅接了一个母亲房屋闹鬼的案件,兄妹二人急切想卖房子,因为母亲赡养的问题也有些争执。智雅和仁范去现场看房的时候,看到了老人的亡灵,因为租户的小孩子被鬼上过身,仁范不顾自己,将自己一直佩戴的项链送给了男孩,引得智雅不满。

  通过志哲的调查,智雅没有发现他见到的亡灵样貌。通过调查,智雅发现了亡灵的真实身份,是房子主人刘英顺的父亲,智雅通过糖将亡灵吸引出来驱了魔。仁范看到了亡灵生前看到儿子因为担心姐姐被拖累要将自己送到养老院,自己晚上趁无人知晓自己跳了井。

  清醒过来的仁范,带着智雅找到了那口井。智雅指责仁范没有插入别人生活的权利,仁范失踪无法释怀。智雅将自己之前的经历告诉仁范,因为自己想要告诉当事人事实,结果导致了父子二人死亡。仁范听了后,想要告诉刘英顺老人,她父亲尸骨的位置。

  在收拾完尸骨后,刘英顺老人痛哭流涕。在朱姐带人看完房子,刘英顺老人自己留下看房子,仁范忍不住告诉了刘英顺老人真相,老人因为自己一直误会弟弟而难受,一下子晕倒,住进了医院。

  志哲通过自己的方法找到了刘英顺老人的弟弟刘英植,在一直昏睡的老人在弟弟的陪伴下清醒了。刘英顺也顺利出院,并且专门到不动产感谢了智雅和仁范,取消了委托,她准备自己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度过余生。智雅在看驱魔档案的时候发现,1979年的档案不见了。仁范和志哲回家发现他们租住的地方被盗了,朱姐家里也是被翻得乱七八糟,还好1979年的档案保存完好。

  第8集:智雅查找捂脸记录无线索探访吴植仁老家发现仁范身份

  智雅一直在寻找关于无脸人的记录,从高丽时代开始,一直到现在,只有一条线索,鸡子鬼。智雅怀疑仁范偷了自己的档案,当面质问仁范,仁范正在向警察说明自己被盗的情况。原来一切都是都鹤圣派人干的,他要找到当初吴植仁写的保证书,但是翻遍了跟吴植仁有关的人的家和周围都没找到。

  有人来找智雅,要出售房子,因为他们家的孩子星一直出现在附近,希望智雅帮助一下孩子。原来出现亡灵的小区,是因为小孩子被车辆撞到,小区有高收入的房主和低收入的租户,期间因为有矛盾还发生过争吵。

  智雅穿的非常厚去小区踩点,因为亡灵是小孩子,智雅不得不脱掉羽绒服跟着亡灵来回来去的跑来跑去。智雅就要看到孩子脸面的时候,被保安发现二人,星的妈妈也出现了。智雅告诉她,孩子就是星,妈妈瞬间落泪。

  踩点回去后,仁范看到金振泰可怜兮兮的用布将自己包裹严实,请他到自己租住的面店喝酒。金振泰因为没有处理好大发不动产,夜总会又被被人占领,现在食不果腹,还要躲着鹤都建设。金振泰想去大发不动产工作,但是仁范告诉他,自己说了不算。志哲收到了从没见面的女友的生日礼物非常高兴,忍不住将礼物也分给仁范一个。

  大发不动产一早就迎来了四个女人,她们是跟星妈妈一个小区的,想要阻止智雅接受星妈妈低价委托她们买房的协议,被智雅哄了出去。智雅在驱魔时,星妈妈赶了过来,想要在最后陪星一程,星来了之后上了仁范的身体,星制造了她和妈妈的告诉妈妈,自己是因为翻越小区中间的护网摔倒地上而晕倒在地上,才被司机撞死。星妈妈伤心不已,因为那道护网之所以能在小区立起来,也有她的功劳。这次奇怪的是,女孩自己消失的,根本没用上智雅手里的簪子,而仁范也没有得到什么记忆。

  智雅第一次见到不用簪子扎就能自己消失的亡灵,智雅问朱姐是不是她通知了星的妈妈。朱姐说,自己曾经杀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不能当做不知道。星妈妈主动到警察局销案,说是孩子自己摔死,司机撞了不是主要原因。白刑警飞航惊讶,星妈妈能听到自己死去孩子的声音,又是大发不动产。

  朱姐和全刑警一起喝酒,全刑警担心智雅早晚会知道当初发生的事情,但是朱姐保证自己不会让智雅知道。白刑警的属下将星的最终死亡调查结果告诉了白刑警,果真如星妈妈说的意向,他觉得大发不动产应该真的能驱鬼。但是,白刑警却始终不这样认为。

  智雅因为烤肉店关门准备去外面吃饭,仁范也一起去,吃完回来智雅建议仁范在合约到期就不要再做灵媒。但是仁范觉得做灵媒给了自己成就感,还是想要继续做。仁范回到店里发现金振泰在小店打工,还兼职送外卖。原来是店老板娘消失的儿子一直没消息,看金振泰可怜兮兮的坐在店门口想起自己的儿子,收留了他。其实金振泰虽然被赶出来了,之所以来这边钉子户区,就是想接近仁范,找都圣鹤要的文件。

  智雅去了吴植仁的老家,发现了吴植仁的母亲身患癌症。同时,智雅也知道了吴植仁的侄子就是仁范。仁范到店里上班,想要看档案,但是朱姐上前阻止,她觉得仁范不可信,仁范反问朱姐,她是否可信。此时,智雅回来,问仁范,二十年前的那个男孩是不是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仁范自己也想知道,这就是他留下来的原因。智雅责怪仁范,如果不是他,自己的妈妈和吴植仁都不会死。

  第9集:仁泛道歉智雅不在做灵媒智雅驱魔后遗症到剧团

  智雅责怪是仁泛的原因才导致自己母亲和他叔叔去世,二人不管而散。智雅伤心喝酒,忍不住责怪自己和杀死妈妈的人一起工作。仁泛则一早去了叔叔的坟地,被奶奶看到后,祖孙二人回家吃饭。奶奶告诉仁泛,最近有人来家里乱翻,还有个小姑娘,仁泛发现智雅是看到了自己的高中毕业册。

  一个年轻的女孩秀晶担心自己被坏人跟踪,,到电梯仿佛遇到了亡灵,不敢进入电梯,一下子晕倒在走廊,被好心的大爷叫了救护车。朱姐以为智雅没起床,喊了两声后发现,智雅在档案室内翻阅档案,将档案弄的乱七八糟。智雅因为查阅档案,两天没吃饭,而且手机没电了。朱姐给她做了饭,并且看她吃完才离开。

  志哲和自己连续许久的女网友见面,女孩就是秀晶。志哲将自己的经历讲的津津有味,但是女孩似乎心不在焉。听了女孩的遭遇后,志哲将女孩介绍到打发不动产。在询问环节,智雅和朱姐了解到,女孩的住的地方因为出了杀人案件,女孩总是能看到鬼。死者是女孩见过几次面的楼上邻居,总是缠她,是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目击证人。

  仁泛问奶奶为什么叔叔会自杀,奶奶却不这样认为,将吴志斌(吴植仁翻译错误)的遗物扔了出来。仁泛看到了叔叔写的坦白书,发现确实因为自己和叔叔才导致了智雅妈妈的死亡。志哲听到金振泰打电话,以为他又要做坏事,原来是金振泰在帮烤肉店老板找失踪十年的儿子。

  朱姐查到了死亡的女人叫李贤珠,有可能是女人觉得自己替秀晶死了才会有怨恨。仁泛想要跟智雅谈谈,但是智雅需要到现场确认,跟李贤珠的亡灵对话后看到了其眼睛流出了血泪。而一直在调查案件的白组长,以为智雅又要开始装神弄鬼。

  智雅回来后,仁泛还在等智雅,仁泛因为自己隐瞒来这里的目的和因为自己以及叔叔的到来导致智雅妈妈的去世,真诚的向智雅道歉。回家后,仁泛想跟志哲一起找合法的工作,要搬家,但是志哲却不愿意。

  都鹤圣恳请朴议员帮助自己完成重建工作中,但是朴议员提出了大发等几家一直坚持不搬走的几家商户,都鹤圣表示,很快会有消息。智雅带着亨植去驱魔,结果智雅要将簪子扎进的一瞬间,被躲在一旁的朴组长阻止。被附身的亨植跑向了秀晶的家中,此时的秀晶被陌生男子压在床上。秀晶打开门,亨植将陌生男子打到在地,智雅急忙赶来制止并驱魔。智雅得到了李贤珠去世的准确线索,朴组长也喊了帮手来。

  在警察局,秀晶确认男子就是杀害李贤珠的凶手,朱姐建议将二人分开,而凶手开始编造说自己跟秀晶是恋人的事情。智雅还将凶手用过的杀人的刀,画出来给了朴组长。几人都除了警察局,杀人犯也因为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仁泛担心智雅,看到智雅急匆匆的从不动产跑出来,还开车走了,急忙追上。终于在李贤珠曾经演出过的剧场,找到了智雅的车。智雅换下平时穿的黑衣服,穿上了裙子的模样非常漂亮。保安进来巡查问二人在干嘛,仁泛刚要解释,被智雅一个旋身压在身下。

  第10集:智雅驱魔协助秀晶捉住杀人犯都圣鹤设计智雅送死亡灵相救

  摔倒仁范后,智雅清醒了,二人吃了顿开车回家。下车后,仁范将带着的项链还给智雅,二人彼此坦诚,都记不清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智雅将项链还给仁范,同时也向他道了歉。智雅回到不动产,发现秀晶又来了,她因为内疚,总觉得李贤珠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因为有了亡灵的记忆,智雅把李贤珠为了就她的事情,以及过往都告诉了秀晶,要她自己选择是一直活在过去,还是连李贤珠的那份一起努力的活下去。

  因为一直不能解决大发不动产的事情,都鹤圣非常生气,打手们被迷了的样子被金振泰拍了下来。白组长拿着智雅给他的杀害李贤珠的凶器的图,一直在回想智雅说过的话。他故意到马干泰的外卖店打包外卖,并且故意进了厨房,真的看到了智雅画在图上刻着M的刀具。金振泰被崔秘书捉到,金振泰将智雅捉鬼的流程告诉了崔秘书。

  秀晶经过思考决定用自己当诱饵,引出马干泰犯罪,抓他的现行,智雅点头同意。志哲提前安装了摄像头,智雅和志哲躲在秀晶的厨房。果真看到秀晶回来后,马干泰晚上就顺利打开秀晶的密码锁,进入秀晶家,准备犯罪时,智雅和志哲立刻出现。打斗中,智雅被马干泰的刀割伤,吓得监控后的朱姐报警,仁范着急急忙去帮助智雅。白刑警也发现了马干泰的店关了门,并且发现了朱姐在报警,急忙跑向秀晶的家。

  追逐中,马干泰被车撞倒在地,立刻变成了怨鬼,智雅决定收了他。与仁范配合默契,干净利索的收拾了马干泰的亡灵。白刑警看到了志哲他们的摄像资料后,确认马干泰就是凶手,以其死于交通意外,放走了智雅等人。

  白刑警不请自来拜访了不动产,警察在马干泰电脑中发现了许多非法拍摄的视频,以及在他刀上发现了李贤珠的DNA,朱姐告诉他一切都有两面性。志哲帮助秀晶搬家,秀晶告诉志哲,自己要当考警察。

  智雅要送走吴成轼(前文翻译吴志斌)的亡灵,这样也许可以找到送走妈妈的方法,朱姐坚决反对,智雅执意在要这么做,朱姐生气的告诉智雅辞退她算了。智雅考虑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仁范,他叔叔亡灵一直都在都鹤圣身边,仁范有些不敢确认。智雅担心仁泛有了吴成轼的记忆会痛苦,希望仁范不要参与送走吴成轼亡灵的事情,但是仁泛坚持参加。

  因为吴成轼的亡灵一直跟在都圣鹤身边,所以想要除魔,就要有都圣鹤的帮助。仁范以要谈大发不动产拆迁的事情约见都圣鹤,志哲则乔装成清洁工安装设备。虽然设备安装了,但是都圣鹤对吴成轼的诋毁,让仁泛非常不舒服。

  所有的监控设备都有效,唯独会长是的监控不灵敏,智雅推断,那里有鬼。智雅本来质疑仁范和志哲的做法是否奏效,结果很快就收到了盛鹤公司的电话。智雅在都圣鹤的办公室看到了吴成轼的亡灵,但是都圣鹤却给他看了志哲装监控的视频,弄的智雅尴尬离开。

  就在几人讨论的时候,朱姐告诉智雅有人来了,有一个男子称自己的位于山区的冷库内有鬼。智雅和仁泛准备去现场踩点,朱姐接到了都圣鹤的电话。都圣鹤安排人将智雅和仁泛困在冷库内,要冻死二人,朱姐也在都圣鹤的安排下在工地被地排砸到。智雅和仁泛依偎取暖,眼见二人就要被动的晕了,智雅妈妈的亡灵出现,开启了冷库的大门。

  第11集:智雅仁泛被救后发现蹊跷驱魔时仁泛失控跳楼

  智雅在晕倒前看到了妈妈的亡灵,其实之后都是志哲把她和仁范救走送到了医院。智雅醒来后,问志哲朱姐的去向,才知道朱姐中商住院,也从刑警口中得知朱姐在他们离开后见了都鹤圣。智雅面对重伤的朱姐,非常伤心。郑刑警决定将朱姐带到安全的地方,避免都鹤圣再次伤害。

  回家后的智雅在房间中看到妈妈的亡灵忽然明白,原来妈妈并不是因为被房子束缚的束缚灵而是因为粘着她。她问妈妈,是不是因为自己当初没有听话跑出了屏障,没有杀了附在妈妈身体的亡灵导致妈妈去世才不离开。

  都鹤圣得知朱姐没死,还不知去向,智雅和仁泛也得救了,不禁怒火中烧。而金振泰也接到了崔秘书的电话,要监视打发不动产和仁范的去向。仁范得知一切都是都鹤圣做的,决定开始寻找那个找他们驱魔的人。为了获得信任,金振泰故意透漏同伙毛孩就是那个找他们捉鬼的人。

  毛孩被仁范捉住并没有交代指使他的人就是都鹤圣,并交给了警察局。姜韩锡(更正之前都叫做白刑警)刑警听了仁范说了经过,也觉得事情不简单,但是没有放弃仁范和智雅都是骗子的想法。仁范将自己做的事情告诉智雅。

  郑刑警听说朱姐的案件按照意外处理,准备找局长,却看到了都鹤圣在局长室。姜韩锡也找到郑刑警请教关于都圣鹤拆迁时产生的问题,为什么怀疑是都圣鹤做的。郑刑警告诉他,因为这些事情最终受益的是都鹤圣。智雅将同意拆迁的合同送到都鹤圣办公室,唯一的条件时,她要亲手处理了都鹤圣身边的怨鬼,吴成轼。都鹤圣不相信鬼魂,但是为了除掉智雅,他同意了智雅的条件。

  金振泰在烤肉店非常受欢迎,仁范怀疑他是否真的改过自新。看到金振泰帮店主夫妇寻找失踪的儿子,仁范有些相信金振泰改了。但是,晚上金振泰将跟踪器放在了智雅的车上。智雅告诉仁范,她决定以买房为条件,进行驱魔,她想要知道她妈妈去世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智雅接到朱姐清醒的电话,急忙去了医院。见到朱姐后,智雅忍不住落泪。朱姐告诉她,自己威胁都鹤圣自己有吴成轼的保证书,才会对她下手,其实她根本没有。她告诉智雅,自己出院前,不要对都圣鹤做什么。

  从金振泰口中得知朱姐所在的医院后,告诉朱姐,智雅要去驱魔。朱姐联系智雅,智雅表明,早晚要做,自己会注意安全。朱姐只好约仁范来医院,要仁范阻止智雅驱魔,仁范拒绝了。

  智雅去踩点,仁范看完现场,也希望智雅听朱姐的话,因为他也觉得没法相信要相信一直要伤害他们的都鹤圣。但是智雅坚持做,仁范经过考虑,也愿意帮助智雅。二人离开后,志哲给朱姐打了电话。

  驱魔前,都鹤圣要先把仁范捆绑了,比起让他人受伤,仁范宁愿自己受伤。吴成轼上了仁泛的身体后,不相信有鬼的都鹤圣想要确认仁泛到底知道什么,结果被捆绑的仁泛一下挣脱绳索,将都鹤圣打翻在地,要他给自己公寓。无论别人怎么打,仁泛就是不撒手,现场进入混乱中。都鹤圣被手下就走,仁范跳下了楼。

  第12集:智雅驱魔吴成轼成功仁范找到保证书保证书被偷智雅寻找妈妈去世真相

  已经埋伏在驱鬼场地周围的姜韩锡和助手看到仁范跳下后,急忙呼叫支援。姜韩锡将打手们用枪对着,智雅有了时间去追上站在都鹤圣车前的仁范。都鹤圣似乎也看到了吴成轼的鬼影,要司机撞死智雅二人,但是警察及时赶来,智雅也将驱鬼的木簪插在了仁范身上,仁范得以看到叔叔生前的回忆。仁范昏过去之前告诉智雅,是都鹤圣片叔叔放火杀人,并且杀了叔叔伪装成自杀。

  智雅看到仁范醒来追问是否有妈妈的记忆,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智雅有些失望。朱姐也劝告智雅,不要在追二十年前前的真相了。智雅的妈妈之所以不离开,是因为记挂着她。智雅也很纠结,陷入了痛苦之中。

  都鹤圣看到吴成轼的鬼魂后深受刺激,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二十年前应该死了的人会出现在他面前。姜韩锡来找他问话,他也一问三不知。仁范想要回去告诉奶奶叔叔不是自杀,并且要找出都鹤圣写给叔叔让他杀人就给他公寓的保证书。金振泰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准备去告诉崔秘书。

  仁范回家后,发现奶奶晕倒在屋里。奶奶在医院里醒来后,坚决要回家。仁范告诉奶奶,叔叔不是自杀,并且也不是因为自己而死。并且将这么多年来奶奶一直埋怨他导致,父母和叔叔死亡的怨恨都发泄了出来。奶奶似乎有意和解,仁范心中不忍奶奶在因此愧疚。

  智雅最终还是跟都鹤圣签了房产买卖协议,智雅指责都鹤圣就是活生生的鸡子鬼,因为他所到之处总是有人死亡。虽然都鹤圣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钱,但是智雅却认为,有一天他也会因为钱而死亡。

  奶奶去世,仁范恳请智雅看看奶奶亡灵在不在,智雅查看后发现奶奶已经安静的离开了。因为没有其他朋友,志哲和烤肉店老板去帮仁范办丧事。金振泰也趁机去帮忙,想要找到都鹤圣写的保证书。仁范在全家福的照片后面找到了保证书,但是却被金振泰发现并且偷走了。为了防止金振泰把保证书给都鹤圣,仁范威胁金振泰,都鹤圣不会让知道自己弱点的人活着。因为由之前的经理,金振泰没有去见都鹤圣。

  智雅在为朱姐收拾屋子拿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丢失的1979年的驱魔记录,她到医院质问朱姐。朱姐解释说上面的血是智雅妈妈的,并且智雅关于妈妈去世的记忆都是虚假的,是她为了保护自己创造出的虚假的记忆。智雅却不愿意再相信朱姐的话,她决定自己寻找真相。

  智雅回家后看到了奶奶的驱魔记录,想要驱除鸡子鬼就要刺向被附身的人的心脏,让被附身的人也消失。智雅想要看到那天的真相,但是无论她用法术进入多少次妈妈的记忆,都是妈妈自己用发簪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仁范发现打发不动产没有正常营业,想要给智雅打电话,却发现黑着灯的不动产开始灯光闪烁。仁范急忙进屋,在智雅的我是发现智雅在法阵里迷迷糊糊的流着泪,喊着妈妈,最后晕倒在了仁范怀里。

  第13集:证据确凿都鹤圣被通缉智雅退魔鸡子鬼成功

  智雅看到仁范被鸡子鬼上身后,想个仁范带上驱魔的项链,没想到被附身的仁范力大无穷。还在智雅经验丰富,最终用项链将鸡子鬼从仁范的身上驱散,仁范也晕了过去。仁范在半路上醒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想起了进入大厦的都鹤圣的手下毛孩。

  崔秘书还是死了,智雅提到崔秘书生前给她打的最后一通电话提到了正本,要众人从这里开始调查。志哲则通过监控和手机定位调查毛孩的下落,朱姐调查崔秘书的账户和各种相关的不动产。

  都鹤圣还是出了监狱,得知毛孩明天可能要偷渡,准备晚上见一见他。志哲也查出来毛孩的位置,智雅和仁范也驱车赶往港而去。等二人到了港口见到的确实毛孩的尸体,毛孩成了怨鬼,智雅准备驱魔,通过驱魔仁范看到了毛孩生前发生的事情。仁范看到了毛孩带走了崔秘书的珠宝和钥匙,并且在不久之前被都鹤圣杀死。智雅也在毛孩身上找到了钥匙。在随后警察来了之后,智雅选择把钥匙交给了姜韩锡。

  从朱姐调查的结果中,姜韩锡在崔秘书名下联排别墅的仓库找到了都鹤圣的教唆杀人、行贿、受贿的账本。姜韩锡在抓捕都鹤圣的时候扑了空,立即下了通缉令,警察局相关人员也被逮捕。

  得知消息的不动产众人都非常高兴,志哲提到了有人在现场看到了没有脸的人,在SKY公寓还流传着见到鸡子鬼的人都是被杀死的传闻。智雅和仁范到医院,看到了那些见到过无脸鬼的病人,有人精神失常,有人去世。

  听说杀死鸡子鬼的办法就是用银针刺穿被附身的灵媒或者驱魔师的心脏后,众人都非常苦恼。因为这意味着如果要是驱魔,就要牺牲智雅或者仁范其中一人。智雅表明,自己什么都不会做,随便仁范怎么做。志哲劝仁范不要去做什么,就像智雅一样。

  准备放弃驱魔的智雅失眠了,她遇到了二十年前跟妈妈一样的状况。而仁范决定开始调查,通过消防,医院和遗属开始调查死者名单。而智雅也决定去现场看一下看到有测量安全程度的工人要进取,智雅抢过了门口保安的钥匙扔到远远地。在警察局,智锡就收到了SKY公寓死人的消息。

  仁范在不动产门口等待智雅,夸赞智雅是表面冷酷,其实内心温暖的人,智雅却要他交出最近调查的名单。仁范提出知道人员名单,就刺自己八次就好。韩议员,还有律师都不准备帮助都圣鹤,都圣鹤听说是智雅帮助警察局找到了崔秘书的钥匙后,决定去找智雅。

  朱姐希望取消SKY住宅的安全许可,但是太难了。智雅说服朱姐,自己要用封印的方法将鸡子鬼封印住。送二人离开时,朱姐和志哲都非常担心。

  到了公寓,智雅和仁范开始准备封印,但是封印失败了。鸡子鬼弄碎了封印用的坛子,最终上了仁范的身体。智雅为了去除鸡子鬼,决定让鸡子鬼上自己的身体,牺牲自己,但是仁范及时醒来攥住了智雅刺向心脏的银针,在二人的共同感应和努力下,最终驱魔成功。精疲力尽的智雅给朱姐汇报情况,却被躲在柱子后的都鹤圣一刀刺进腹部。

  第14集:智雅得知妈妈去世真相与仁泛绝交为驱魔智雅发现蹊跷事情与妈妈相似

  被妈妈附身很多次后,智雅终于看到了而十年前的真相。仁范的叔叔带着仁范来找智雅的妈驱魔,智雅妈妈将智雅关在房中布好阵。当发现附在仁范身上的鬼是鸡子鬼的时候,智雅妈妈给朱姐打电话,自己要将被附身的仁范用银簪刺死,这样才能让鸡子鬼消失。仁范叔叔听到电话内容,要带仁范离开,二人争抢中,智雅妈妈的项链掉落,鸡子鬼附在智雅妈妈身上,仁范晕倒。仁范叔叔被打晕后,智雅下来看到妈妈的样子,吓坏了。不知情的智雅,根据妈妈的指使将银簪刺向了妈妈的心脏,妈妈微笑着离开了,智雅也被血糊糊的场景吓晕了。

  智雅因为被附身多次,虚弱的晕倒了,恰巧仁范赶来,晕倒在仁范怀中。智雅被送到医院,进了重症病房。得知智雅是为了寻找二十年前的真相而虚弱的晕倒后,仁范一直陪在智雅身边。圣都鹤要崔秘书加快寻找手中有保证书的金振泰,,金振泰一直在朋友的人力公司听说来应聘的人叫昌华,金振泰急忙让他给烤肉店老板打电话。恰巧都鹤圣的人来找金振泰,在被抓住之前,金振泰跳楼后逃走。

  得知智雅醒来的仁范和朱姐都去医院看望智雅,但是智雅却对二人的态度都非常冷淡,并且将二人逐一赶了出去。由其是对朱姐,智雅对朱姐隐瞒自己真相的行为非常不理解。智雅找到郑组长,得知智雅恢复记忆后,郑组长将当面的卷宗给了智雅,智雅看到了当年妈妈去时时现场拍的照片。智雅认为也许妈妈就是因为怨恨自己才一直不离开,自己消失了,妈妈也就会消失。

  仁范找不到智雅有些着急,又从朱姐口中仁范得知了当年的真相,并且得知了自己一直呆着的项链的来历。当年是叔叔为了得到公寓防火,死了七个人,七个人的冤魂成了鸡子鬼,附在了仁范身上。朱姐认为孩子无罪,将能够保护仁范不被附身的项链给了仁范叔叔。仁范对于朱姐隐瞒真相的事情也不理解,他将智雅说朱姐是世上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告诉朱姐,朱姐不禁感怀。

  智雅一个人到了叫青监的地方,小屋里有个老人,一直在做驱魔的工具。智雅坦诚,自己不想再驱魔了,不动产也买了,但是老人认为智雅说的不是真话。朱姐对智雅知道真相后怨恨自己感到愧疚,与郑刑警喝酒。郑刑警安慰她,并将姜刑警也介绍给朱姐,他们正在调查都鹤圣。

  朱姐将智雅去的地方告诉仁范,仁范找到智雅后,智雅明确拒绝再次与仁范见面,因为看到他,就会想起自己刺死了妈妈的场景。晚上,在老人的鼓励下,仁范对智雅说了很多话。第二天早,老人感怀智雅,如果不见朱姐,不见喜欢自己的人,活着和怨鬼有什么区别。

  志哲通过烤肉店老板提供的消息,找到了金振泰朋友的人力公司,提出用1.4亿元购买保证书。并且这件事,志哲对仁范保密。都鹤圣开始进行强拆,所有的店铺几乎都签了买卖协议,只有烤肉店老板娘不肯,坚决要等儿子回来。烤肉店晚上停电,老板娘看到儿子回来后要给她做饭,却有接到了儿子死了的电话。

  智雅准备去旅行接到了烤肉店老板儿子去世的消息,在灵堂,智雅看到了杨昌华的灵魂,一直对的自己的母亲站着。朱姐在灵堂向智雅道歉,智雅并不准备原谅朱姐,朱姐只是希望智雅能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要感到愧疚。智雅回不动产收拾物品时,再次见到了杨昌华的灵魂跟着母亲。

  终于,烤肉店的老板娘找到了智雅,希望智雅能够自己的儿子一程。智雅思考良久给仁范打了电话,仁范很高兴的接受了任务。当杨昌华的鬼混附在人仁范身上时,仁范出现了心痛,昏厥后,鬼魂无法附身的状况。确认仁范没事后,智雅发现杨昌华并不是自己想要留下来的,似乎是烤肉店的老板阻止了孩子离开。

  第15集:智雅发现母亲成为怨鬼原因仁范再次被鸡子鬼上身

  智雅发现杨昌华并不是自己愿意留下来当做怨鬼,而是母亲对他的执念造成了他间接留在世间。智雅想起了在给母亲退魔的时候,出现了同样的状况母亲一直无法被退魔可能也是因为自己的执念,忍不住的劝慰昌华妈放自己的儿子走。

  退魔失败后,智雅若有所思的回到不从产。仁范不放心悄悄的跟到智雅卧室门口,智雅忍不住的朝自己发脾气,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母亲就不会被强迫留在世间当怨鬼。智雅觉得可能自己消失了,母亲就会被顺利送走。在门外的仁范听到了智雅的自言自语,心中有些放心不下。

  金振泰拿着都鹤圣的保证书不知道到底要交给谁,交给都鹤圣可能自己会拿到很多钱也可能会丧命。交给仁范虽然安全,却没有什么钱,小弟回来告诉他,不如两个人的钱都要,金振泰觉得是个好主意。

  智雅被楼上乒乒乓乓的声音吵醒,原来是仁范和志哲搬了过来,烤肉店关了门,他们暂时没有地方住,想暂时借助在这里。仁范担心智雅自己一个人闷在屋里出事,不住的打扰智雅。并且在智雅要出去散步的时候,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智雅,不要有让自己消失的想法。

  智雅再次给杨昌华退魔,结果烤肉店老板在给儿子做了最后一顿晚餐之后,放下了执念,没用簪子,杨昌华自己走了。智雅将杨昌华被留在世间和最终自己消失的原因告诉仁范后,仁范觉得应该是双方对彼此的挂念。听了仁范的话,智雅把自己和妈妈的合影放在了床头。

  志哲收到金振泰小弟的电话的,带着钱去拿保证书,结果保证书没拿到钱却被抢走了。其实志哲和仁范提前在放钱的盒子里放了追踪器,拿到钱的金振泰小弟上车后发现钱是假的。

  智雅和朱姐也和解了,朱姐讲述了自己当年智雅妈妈帮助自己的经理。因此,在二十年前智雅妈妈将智她付给自己的时候,就下定决定要像守护自己女儿那样守护智雅。

  金振泰在仁范这里失败后,决定去找都圣鹤,结果遭到了毒打。金振泰被追打了一通,在地库外守候的仁范见此情景,急忙带着金振泰逃跑。确认安全停车后,金振泰告诉他们保证书自己放在衣服内兜里,被抢了。

  智雅得知保证书没有之后,鼓励仁范振作起来。朱姐回来和大家一起开会,准备开始调查都鹤圣。金振泰无处可去,只好又去了烤肉店,听说了杨昌华死了的消息,金振泰也十分感慨。但是烤肉店老板还是十分感谢他,并劝他安定下来。喝了酒的金振泰将在不动产的仁范喊了出来,将藏有保证书的鞋子扔给了他。

  有了保证书的助攻,警方开始调查都鹤圣。都鹤圣并不害怕,姜韩锡走后,立刻给警察局长打了电话。大发不动产内,几人庆祝都鹤圣被调查,仁范也喊了金振泰过来。几人难得有的温馨时光,金振泰似乎也要融入进去。

  都鹤圣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崔秘书身上,崔秘书对都鹤圣的所做所为闭口不谈。听说智雅曾经见过崔秘书,都鹤圣决定对崔秘书下手。律师把崔秘书保释除了警察局,仁范开着出租车,将都鹤圣诬赖崔秘书的录音给她听,并在倒了目的地后劝她出庭作证。崔崔秘书决定出庭作证,但是也遭到了都鹤圣的暗算,被提前安排好的大火吞噬。智雅听说了新闻后,急忙开车到现场,倒了才发现仁范的项链掉了,并且仁范变成了无脸的人。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