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谤法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9集

更新时间:2020-03-09 20:33

[剧 名]: 梨泰院Class
[播 送]: 韩国JTBC
[类 型]: JTBC金土剧
[首 播]: 2020年01月31日
[时 间]: 每周五 、六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巧克力
[导 演]: 金成允(云画的月光、你是谁:学校2015、恋爱的发现、BIG、梦想起飞Dream High、巨商金万德)
[编 剧]: 光进
[演 员]: 朴叙俊 金多美 刘在明 权娜拉 金东熙 安宝贤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在不合理的世上,因为意志和活力聚集在一起的年轻人们的“hip”的反叛故事。

  第1集

  深夜,两位打扮入时的贵妇驱车来到乡下的一处神堂。她们听说这里住着一位会施谤法的童子道士,便特地慕名前来。其中一名贵妇拿出一张照片、写有中文姓名的字条和一件随身之物,想给出轨又家暴的丈夫实施诅咒让他病上几天,以解心头之恨。

  接待她们的是谤法师白昭袗的母亲。因为母亲的法力微弱,迫于生计,只得让年仅五岁的白昭袗做了谤法师。这一次,她又看在钱的份上,一边向正遭受反噬痛苦的女儿连声道歉,一边还是狠心让昭袗施了谤法。结束后,离开的贵妇刚走到车前,手机上就接到了丈夫昏倒入院的消息。

  白昭袗在半梦半醒间突然感知到了母亲有危险,立刻清醒了过来。此时的母亲正在院中喝着闷酒。忽然,来了一对声称要报恩的男女,他们的手下将昭袗母亲一棍打死后,便放火烧毁了房子毁尸灭迹。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被房内的昭袗看了个清清楚楚。年幼的昭袗偷偷从屋后溜走,侥幸活了下来。

  十年后,已是一名高中生的昭袗从没有忘记过杀母之仇,并随时关注着杀人凶手的动向。当年的男凶手如今已是国内著名IT企业Forest公司的会长秦终现,仅凭昭袗的一人之力难以扳倒他,她把目光锁定在了极富正义感的女记者林珍熙身上。

  林珍熙正在一间咖啡馆采访被单位开除又被施暴的闵贞仁。闵贞仁因为发现了公司的秘密,被秦终现指使手下绑架、殴打。据闵贞仁称,Forest旗下有一家非常奇怪的子公司。可当林珍熙将见报内容汇报给上司金注欢时,却被金注欢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发表。气愤地林珍熙当即离开了会议室,给好几天没回家的丈夫送换洗衣物去了。

  林珍熙的丈夫郑成俊也正在调查一桩和Forest公司有关的案件。身为刑警组长的他在一次办案中不幸被歹徒打断了腿,只能终生依靠拐杖生活。不愿惹事的警察署长让他停止调查,调至警察大学工作。但郑成俊却不愿就此放弃。

  林珍熙在网上看到了一条举报秦终现会长的秘密留言,便立刻联系与对方见面,这名爆料者就是白昭袗。她告诉林珍熙,秦终现的真实身份是被鬼附身的恶鬼,拥有诅咒人的力量并以此为乐,普通手段根本制服不了他。

  而自己则是一名用诅咒杀人的谤法师,只需要对方的照片、中文姓名和一件随身物品,就可以施谤法。为了让林珍熙相信自己,白昭袗愿意帮她施一次谤法。林珍熙只当眼前的这名高中生在开玩笑,转身离开。

  金注欢立即将闵贞仁的新闻卖给了Forest公司,并按照Forest公司常务——李焕提供的新闻素材,发布了与事实严重背离的新闻。闵贞仁一下子成为了众矢之的,并在开车的途中,被秦终现用意念控制“自杀”了。

  陷入深深自责的林珍熙跑进金注欢的办公室理论,指责闵贞仁就是被他杀死的。没想到金注欢不但矢口否认,还大言不惭地掐着林珍熙的脖子威胁她,让林珍熙更加悲愤交加。

  林珍熙瞬间想起了那个可以施谤法的白昭袗,便装作不经意地询问了金注欢的中文姓名,并顺手拿走了他的笔帽,再次找到白昭袗实施谤法。

  没过多久,接到举报的郑成俊就来到了现场,看到金注欢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死在了办公室。

  第2集

  金注欢下班时,办公室里已空无一人。突然,他被一种神奇的力量驱使着,用力折叠着自己的四肢,并自己掐死了自己。现场的监控记录下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负责调查案件的郑成俊和同事们都觉得,常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种动作来的。而且金注欢的尸检结果表明,他在死亡时大脑分泌出了大量的大麻素以减轻痛苦,负责尸检的法医因为是第一次遇到,对此也无法解释。

  因为林珍熙在金注欢自杀当日曾与他发生过激烈的争执,便被叫到警局接受问讯。林珍如实告之了两人因为闵贞仁的虚假报道发生争执的经过,却隐瞒了在此之后去找了白昭袗的事实。

  因为施谤法的缘故,林珍熙特别向梁振秀警官询问了金注欢死亡时的详细情况,这才相信了白昭袗所说的谤法。她驱车来到了白昭袗的学校门口,并一路跟踪着放学的白昭袗。没想到白昭袗行至半路,突然被校园霸凌的同学截进一条阴暗小路,不仅逼着她道歉,还动手打了她。

  林珍熙追上来企图报警阻止这一切,反惹祸上身。就在霸凌者上前要对林珍熙施暴时,白昭袗突然抓住了霸凌者的一根手指并集中意念,导致他立刻流鼻血不止,才化解了危机。林珍熙却由此更惊讶于白昭袗超乎常人的灵力。

  白昭袗主动向林珍熙讲述了自己的往事。因为白昭袗的母亲是巫女,丈夫便抛弃了她和年幼的昭袗。又因为母亲灵力微弱,白昭袗在年仅五岁时便被降神。十年前,正是白昭袗的母亲给秦终现降的神。只不过因为自身的灵力太过微弱,反让一个很厉害的恶鬼降到了秦终现身上。降神没多久,她就被秦终现指使人杀掉了。

  白昭袗一眼看出林珍熙是好人,她会因为金注欢的死而自责,不像被恶鬼附身的秦终现,只会不停地杀死阻碍他计划的人,比如自己的母亲。白昭袗坦言,要除掉秦终现必须有林珍熙的帮助,她请求林珍熙拜托自己谤法,并拿到秦终现的照片、中文姓名和随身物品这三样东西,就能实施了。

  而林珍熙已经习惯于通过告诉人们真相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了,并不想重蹈金注欢的覆辙。白昭袗不禁嘲笑她太过天真。

  与此同时,李焕也通过安插在警局的内线——李镇盛,得知了金注欢的死讯,并拿到了死亡时的照片。秦终现一看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死亡姿势立刻被吓坏了,紧急求助于刚刚回国的进境道士。

  进境道士就是十年前和秦终现一起杀死白昭袗母亲的女人,而且这十年来,也一直是秦终现的左膀右臂。她一看到照片就认出,金注欢是被施了高级的谤法而死,并决定通过跳大神的办法,看到对方是用照片、中文姓名和笔帽对金注欢实施谤法的,只不过还没有看清施谤法者的脸,便晕了过去。

  晚上,郑成俊下班回家后,在床上发现了刻有金注欢名字的笔帽。

  第3集

  十年前,秦终现为了创业,不惜把祖坟的地都卖掉。事业不顺时,他又和妻子离了婚,连孩子都没要。无奈的母亲只好求助于神灵,找来白昭袗的母亲为他降神,年幼的白昭袗也跟随母亲一起来到了法事现场。秦终现并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只是碍于母亲的一再坚持,才勉强做完了法事。

  因为白昭袗的母亲灵力微弱,不仅没能降神成功,反而招来了恶鬼附身于秦终现身上。法事结束后,独自开车返回城里的秦终现感觉越来越异样,行为举止也渐渐地判若两人。他不仅一反常态地开除了顶撞自己的部下,还把曾对自己言语不敬的路人的宠物狗扔到了山下。自此,被恶鬼附身的秦终现性情大变。

  进境道士在得知了谤法者所用的方法后,再三告诫秦终现,不能遗失任何一件用过的物品,更不能动气。秦终现立刻照办,安排李焕将自己用过的所有物品彻底清理后锁了起来,而且尽量减少了露面。

  梁振秀警官和妻子马上要生级做爸妈了。妻子不想在有了孩子后还整日为丈夫提心吊胆,再三催促梁振秀辞职,开一家水果摊维持生计。但梁振秀一直对上司郑成俊心存愧疚,总也开不了口,因为郑成俊的腿就是在替他执行任务时受伤致残的。第二天上班后,当梁振秀鼓足勇气想向郑成俊提出辞职时,郑成俊刚好拜托他悄悄追查笔帽一事。梁振秀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梁振秀联系到了Forest公司之前解雇的一名编码组长金民载,并通过他了解到Forest公司开发了一种名叫“诅咒林”的游戏,通过诅咒别人这项特殊功能积攒了人气,才在业内站稳脚跟逐步发展壮大的。也因为公司在游戏面市初期,让员工违规使用僵尸号增加“诅咒林”的人气,才导致编码组的人员变动异常频繁。

  因为金注欢死后职位空缺,上面决定由林珍熙接任,可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郑成俊从梁振秀那里得知笔帽确为死去的金注欢所有后,便猜测金注欢的死或许与妻子有关,便询问林珍熙关于笔帽的事。林珍熙向丈夫坦白了自己用笔帽对金注欢迎实施谤法的事,但郑成俊根本不信,只认为她是压力过大导致的胡思乱想。

  因为进境看到谤法者是通过笔帽对金注欢实施谤法的,便由此断定拿着笔帽的人就是拜托实施谤法的人。秦终现通过警局内线追查到了梁振秀,便指使手下在梁振秀的家门口绑架了他,带到一处偏僻楼顶的天台上,严刑拷打逼供。

  梁振秀被打得几近致命,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一个机会,奋力逃脱了出去。暴怒的秦终现盯着梁振秀远去的背影,再次动用了意念,让梁振秀主动撞车而亡。但同时,他也在反噬的作用下晕了过去。

  惊闻噩耗的郑成俊看着好兄弟早已冰冷的尸体,悲痛欲绝。一旁的林珍熙听着梁振秀妻子的哭诉,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她终于下定决心给白昭袗打去了电话,要给害死梁振秀的秦终现实施谤法。

  第4集

  进境道士翻遍了历史资料,初步判定实施谤法的鬼是从日本来的犬神,法力很强。于是请日本的民俗学教授熊本先生出面,在日本找到了一面可以制止谤法且能逆煞的神鼓,不惜重金把它买了下来,尽快运回韩国。

  进境道士的助理千主峰通过翻阅相关资料,查到从日本来韩国的鬼怪们,多数在亚新洞附近活动。这句话提醒了进境道士,她一下想起这个地方就是十年前白昭袗的母亲给秦终现做法事的地点。跟秦终现电话确认过地点无误后,进境确信自己有把握找到并杀死谤法师了。

  郑成俊带人在梁振秀家门口的绑架现场勘察了许久,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被落叶掩埋的梁振秀手机,并通过手机上的录音,得知他在绑架前正在调查Forest公司的“诅咒林”,而且梁振秀死前还遭受了严酷的暴行。郑成俊认定此事与Forest公司脱不了干系,发誓要找到凶手为梁振秀报仇。

  林珍熙也对秦终现的心狠手辣感到胆战心惊,仅凭一只笔帽,秦终现就敢杀人越祸。为给梁振秀报仇,林珍熙决定以牙还牙,正式拜托了白昭袗实施谤法。并承诺自己会尽快找齐谤法所需的全部物品。

  为了拿到秦终现的随身物品,林珍熙重金聘请了私家侦探金必成。金必成伪装成报社记者,找到秦终现的司机李明俊,以高价诱惑。李明俊虽然不知他意欲何为,又因为秦终现对自己的随身物品的保管异常严格,操作难度不小,但见钱眼开的李明俊还是答应了下来。

  李明俊通过近距离观察,把目标锁定在了秦终现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打火机上,便在送秦终现参加聚会后,跑到便利店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打火机,并趁秦终现喝多后在车上睡着之时,趁机调了包。

  李明俊为免夜长梦多,迅速把打火机交给金必成,拿到了赏金。与此同时,细心的秦终现点烟时,发现手中这个近乎全新的打火机根本不是自己原来那个快用完的打火机了,立刻意识到危险马上来临。

  为保证自己的安全,秦终现以最快速度赶往办公室,接到指示的进境道士也立刻在办公室里布置起了道场。与此同时,物品已经齐全的林珍熙迅速接上了白昭袗,准备在车上开始实施谤法。两边都在争分夺秒。

  就在秦终现离办公室还有一步之遥时,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白昭袗的谤法起作用了。李焕和进境连忙把他扶进办公室并绑缚在桌子上。这时从日本运来的神鼓刚好到了,进境立刻施法,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狠命地敲起了神鼓。

  白昭袗在谤法的过程意识到受了阻碍,更加集中起意念。道场里的物品被强大的法力一一震碎,进境也被甩了出去。而白昭袗也遭到了反噬,一只眼睛流血不止,晕了过去。秦终现终于醒了过来,看着办公室的一地狼籍,却完全不记得曾发生过什么。

  第5集

  受到反噬昏迷的白昭袗被林珍熙送到了医院,与此同时,秦终现也在同一家医院就医。陪在他身边的进境安慰秦终现,虽然神鼓在做法事时破裂了,但谤法者也在反噬的作用下非死即伤,从此不会再轻率行事了。进境还推断,现在攻击会长的人,八成与十年前为秦终现做法事的巫女有关,所以她已经派了千主峰人去亚新洞追查谤法者的底细了。

  正在亚新洞走访、查找谤法师线索有千主峰听村里的老人们讲,真正通灵的并非巫女本人,而是名叫昭袗的小女儿,名曰阿其道士。按年龄推算,现在应该是高中生了。他立即将消息报告给了进境。进境这才恍然大悟,十年前竟是错杀。

  进境离开医院时,突然感知到了附近有谤法师的气息,便在急诊病房的床位中逐个找寻了起来。所幸白昭袗此时正巧离开了床位,待返回时远远认出正在找寻自己的进境,就是当年和秦终现一起杀害自己母亲的那个女人,便赶紧躲了起来。

  白昭袗据此推断秦终现也应该在附近,便等进境离开后在医院内找了起来,正碰上要出院的秦终现。白昭袗故意和落单的秦终现进了同一部电梯,并想方设法地拿到他握在手中的车钥匙。无奈最后一刻秦终现竟莫名地感知到了危险,把车钥匙收进了衣兜里,白昭袗痛失机会。

  自梁振秀被害后,曾将他的信息透露给Forest公司的李镇盛刑警就一直备受内心的煎熬,犹豫再三后,向郑成俊坦白了自己从李焕那里收受贿赂的经过。郑成俊由此得知,梁振秀是因为金注欢的笔帽才被害的,不由得担心起妻子来。

  林珍熙为避免暴露,在向金必成支付尾款的同时,又高价买下了他的手机和记录了自己手机号码的字条。不过,曾当过刑警的金必成早已在接受委托时,就对林珍熙偷偷进行了人身调查,知晓了她的真实身份。

  林珍熙是曾领教过秦终现的手段的,忐忑如果金必成被抓,很可能会供出自己,便赶紧回医院,要带白昭袗离开医院秘密躲藏起来。白昭袗知晓了事情的原委后,为避免林珍熙陷入危险之中,极力劝她对金必成实施谤法。

  与此同时,狠宰了林珍熙一大笔钱的金必成,立刻给女儿买了一部最贵的时尚手机当礼物,高高兴兴地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却不知秦终现的手下已经追查到了他,并在一处僻静之地将他劫持。

  李焕出现在金必成的面前,以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司机李明俊和金必成的妻女相威胁,逼他说出委托人的名字。金必成没能经受住考验,供出了林珍熙。

  此时,善良的林珍熙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对金必成实施谤法。当她打开金必成的手机,看到了金必成女儿给父亲发的一条条充满爱的短信后,放弃了谤法金必成的念头。

  第6集

  从医院回到家中的秦终现,照例翻看着诅咒林里的诅咒名单,并把他们打印出来挂到自家的诅咒树上。树上已经挂满了被诅咒的人的照片。当秦终现翻看到霸凌同学对白昭袗的诅咒时,瞬间想起了十年前跟随做法巫女一同来到自己家中的小女孩。

  十年前,母亲带着小昭袗一同来到秦终现的家,并为防节外生枝,把昭袗关进柜子里,还在柜门上贴上了符咒。但好奇的昭袗还是冲破了符咒,偷偷观看着母亲做法的过程,昭袗的意外出现也导致了母亲的分心。使得昭袗和秦终现同时被降了恶神。

  事后,昭袗的母亲跪地请求秦终现的母亲,允许自己为秦终现实施谤法,并在秦终现未到场的情况下,用人偶代替了他的真身。而有同样遭遇的昭袗也要跟着一起谤法。有那么一刻,被谤法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昭袗确信母亲想让自己死掉,可最终母亲的一念之仁让昭袗活了下来,也导致了谤法的失败。

  白昭袗还向林珍熙坦言,她在谤法时,会感到这个世上只剩下自己和谤法者了,两人会有瞬间的意识交接,她可以真实地感受那个人的难过、怨恨甚至一切。

  对秦终现的谤法失败后,林珍熙只得带着白昭袗躲了起来,并将这一切向丈夫郑成俊和盘托出:闵贞仁和梁振秀都是因为知晓了诅咒林的秘密,才被迷信的秦终现杀害的,而进境株式会社其实是个巫堂。自己之所以没有通过警方,而以现金方式与金必成私下交易,也是考虑到警局内部很可能还有Forest公司买通的其他内线。

  郑成俊先把两人安顿好,并给了她们一部安装好跟踪定位的新手机以防不测。回到警局后,立刻以走私和洗钱嫌疑为名,查抄了进境公司,并将公司法人千主峰带回警局问讯。Forest公司立即派出了最强阵容的律师团队和千主峰一起应对。在律师的阻挠下,警方一无所获。

  郑成俊还依据李镇盛的供词传唤了李焕。老奸巨滑的李焕面对问讯不仅没露出任何破绽,反倒在郑成俊的眼皮底下,从另一名买通的刑警那里,得知了走漏风声者就是李镇盛。在被问及Forest公司是否利用编程组员工,人为诱导用户关注“诅咒林”时,李焕也堂而皇之地否认了。临走,还反污蔑郑成俊这样做是受了夫人林珍熙的指使,这使郑成俊更加担心起妻子来。

  林珍熙以要对千主峰实施谤法,威胁他交待了进境利用神鼓反噬白昭袗的经过。但千主峰并不知晓进境的真名和年龄,她的护照和身份证也都是假的。千主峰还提到,秦终现和进境要在Forest公司上市那天办一场大法事,目前正在到处搜集和邀请各国的神物和道士。

  林珍熙抓住千主峰胆小怕死的性格,逼他做自己的内应,每天定时汇报秦终现和进境道士的情况。千主峰点头应允。离Forest公司上市只有四天了,林珍熙决定尽快查清他们的阴谋。

  第7集

  林珍熙从千主峰口中得知,进境辗转全球邀请来的各国巫女们已陆续入境韩国,但她们只是用来在大法事中挡煞的。主要法事邀请了在日本鼎鼎有名的大友道士亲自操刀,据说这位大友道士的法力神通到可以亲眼看到各种神灵鬼怪。

  林珍熙一方面让千主峰继续调查,另一方面让他想办法搞到秦终现的随身物品。千主峰叫苦不迭,一边是可怕的进境,另一边又有谤法的威胁,进退两难的他只好在巫堂继续查找有用的线索,并偶然发现了数本诅咒林的名单。

  进境亲自去机场迎接大友道士,大友一下飞机就告之进境,自己已为秦终现另外准备好了更加安全的住处。进境立刻派人通知李焕,让他立即接上秦终现转移。李焕虽不愿听命于一个巫女的指派,无奈秦终现对进境一向言听计从,也就只好依命行事,侍奉秦终现去往进境提供的新住址。

  郑成俊帮林珍熙约了一位民俗方面的权威专家卓正勋,想请教他是否清楚进境弄来的那些神物的用途。卓正勋起初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当郑成俊和林珍熙两人按约定时间来到办公室时,他只翻阅了资料的三分之一,告之林珍熙这些神物只是从人身上驱走恶鬼的符咒。

  这种说法与秦终现将要进行的法事根本不相符,林珍熙对这个结果非常失望,不禁怀疑起卓正勋是否有真材实学来。郑成俊原本就不相信谤法的存在,听完卓正勋所说后,更加确信林珍熙过于迷信了,仅凭昭袗一个孩子的话便如临大敌,采用此种方式打败秦终现更是天方夜谭。

  郑成俊一番好言相劝,想让珍熙就此收手,回归到依靠法律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上来。珍熙跟丈夫说不通,与他大吵一架后,一气之下独自下了车。

  郑林夫妻二人走后,卓正勋出于好奇,继续翻看起林珍熙拿来的剩余资料,并渐渐有了新发现。与之前的那些神物相反,剩下的这些神物都是让鬼上身的符咒。通俗地讲,就是先从身上赶走恶鬼,再让恶鬼附身。卓正勋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赶紧电话告之了郑成俊。

  郑成俊也认为此事非同小可,顾不上和妻子刚吵完架正在冷战中,马上打电话告诉了她。林珍熙大胆猜测,秦终现可能要把自己身上的鬼换到别人身上。

  进境把助手千主峰介绍给大友道士时,被道士一眼看出他正在辅佐比进境更强大的神,让进境大为惊讶。气极败坏地立刻对千主峰下了巫术,让他生不如死。胆小怕死的千主峰跪地求饶,并主动交待了自己被林珍熙威胁谤法的经过。

  在进境的逼迫下,千主峰谎称已经拿到秦终现的随身物品,约林珍熙见面。林珍熙约着白昭袗即刻前往约定的地点。先到一步的林珍熙正等待昭袗时,进境主动上前,给珍熙贴上了符咒后劫持上了车,而这一幕被远处的昭袗看得清清楚楚。

  第8集

  进境用折磨千主峰的惨状,威吓林珍熙说出白昭袗的下落。珍熙突然明白了,进境做法事的目的,可能是把秦终现身上的恶鬼要转到自己身上。

  与此同时,郑成俊正根据珍熙的手机定位,以最快速度赶去营救珍熙。昭袗也为了营救珍熙,主动约进境见面。

  第9集

  珍熙转危为安后,立即联系昭袗,但始终联系不上。珍熙推测昭袗应该是去找秦终现,对他实施谤法了。昭袗果然来到了秦终现藏身的天宝山,她要亲手结束掉这一切。

  没想到进境并没有死,被救后竟然活了下来。

上一篇:梨泰院Class 分集剧情介绍 更新至11集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