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辅佐官2:改变世界的人们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0集

更新时间:2020-03-09 19:52

[剧 名]: 辅佐官2:改变世界的人们/???2~??? ???? ???
[播 送]: 韩国JTBC
[类 型]: JTBC月火剧
[首 播]: 2019年11月11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接 档]: 花党:朝鲜婚姻介绍所
[导 演]: 郭正焕(汉摩拉比小姐、THE K2、邻家英雄、篮球、逃亡者、推奴)
[编 剧]: 李大日(火星生活、打架吧鬼神)
[演 员]: 李政宰 申敏儿 金桐俊 李伊利雅 金甲洙 郑雄仁
[集 数]: 10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在聚光灯的背后晃动世界的政治玩家们的危险赌博,走向权力顶峰的超级助理张泰俊的激烈的生存记。


  第1集

  漆黑的夜里,张泰俊被一群人殴打得头破血流,等他终于站起身来,一辆汽车飞奔着朝他开去……宋希燮在首尔铜雀台显忠门参加参拜前职总统的仪式,在仪式上,他特意让张泰俊站在自己的身边,告诉他这种日子他理应得到焦点。宋希燮收到了张泰俊的花篮,张泰俊表示这是自己是心意。宋希燮想拿到检察厅司长的位置,然后让李常国从议员内院着手,最后得到总统位置。他们的对头赵甲泳占据着检察厅改革特别委员会的位置,赵甲泳看到首尔中央地检的候选名单,觉得宋希燮已经得到检察厅的大部分权利,自己得到的不过是边边角角,但他还是不甘心,决定还要召集议员们开一次会;宋希燮告诉张泰俊已经为他在特别委员会安排了一席之地,打算靠他的掩护登上总统的位置。宋希燮觉得自己既然踏入了政治圈,以后也要像前些任总统那样死后在这风光优美的地方有一个墓地。张泰俊在纸上写着黑暗中,因为在黑暗的夜里,高锡万斥责他为了得到议员的位置而变得肮脏丑陋,非要出卖自己的良心去当议员,但自己回答是如果能当上议员,良心算得了什么,他都在宋希燮面前下跪喝酒了,高锡万认为他对不起死去的李成民议员。高锡万在车里死去,西北市场的拆迁野蛮进行中,张泰俊还发表激情慷慨的就职演说。高锡万死去55天后,他的死亡原因定为自杀,但姜善英不相信,她去询问徐检察官,但他说车子的黑匣子不见了,没有其他线索显示他杀,而高锡万在死亡前连续加班一周都没有休息,所以他们认为是沉重的业务负担导致的自杀。姜善英说现场没有遗书,而且高锡万死前一天曾说要拿重要资料来她家,她向对方出示了高锡万发给自己的信息,但徐检察官说现场没有高锡万所说的资料;姜善英想看调查资料,对方不允许,而且表示姜善英让自己为难了;姜善英无奈只有表示如果高锡万不是自杀,徐检察官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张泰俊来到高锡万的墓前,想起以前对方为自己加油打气的样子,觉得愧疚。大家都在议论张泰俊入职的事情,但吴助理认为他是踩着李成民的坟墓上位的。张泰俊带着惠媛进入大楼,大家又调侃钟旭没有惠媛提升快,惠媛都到了四级辅佐官了,吴助理表示不屑。张泰俊和惠媛遇到了姜善英,三人在电梯里气氛正尴尬,韩秘书按了电梯按键,也来到电梯里,姜善英向他问询环保方案和委托舆论调查的事情,韩秘书说调查已结束,待会儿会给她结果。电梯门开,姜善英率先走了出去,只有韩秘书向张泰俊鞠了一躬,但他的心意没变,还是想证明张泰俊的所作所为是错的。张泰俊和惠媛来到办公室,惠媛提醒张泰俊下午有特别委员会的会议,之后惠媛紧张的安排着各种工作。电视台放着金美珍主持的辅佐官自杀的消息,姜善英走入办公室后,大家关掉了电视,姜善英问香港FIU有消息没,下属回复对方说不能往议员办公室发资料。下属反映因为辅佐官不在,业务处理进度太慢了,姜善英表示李辅佐官马上会来上班。张泰俊也看到电视新闻,主持人强迫辅佐官加班及参加自行车大赛的K议员太过分了,此时惠媛过来告知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会了,且姜善英曾去西部地检委托继续调查高锡万的死亡原因。惠媛在楼下收了份快递,她把快递塞入徐检察官的信箱里。赵甲泳议员召集议员们开会,但是除了心腹几人,其他人均以各种借口推脱,实际是大部分议员都倾向于宋希燮议员,赵甲泳不禁生气地掀了桌子。此时他收到一份资料,是关于高锡万的死亡资料的;姜善英还在向香港索要资料,赵甲泳突然到访,把资料送到她面前,表示和解,他觉得有姜善英出门召集议员,成为代表也不错;他想要姜善英得到关注,姜善英提出让李成民留下的两个提案获得通过,还提出要重新获得党发言人的位置,赵甲泳最终都同意了。张泰俊收到姜善英的电话约聊,姜善英说高锡万被定为自杀,张泰俊表示自己已得知,姜善英认为高锡万手里有香港FIU的资料副本,如果曝光的话宋希燮肯定不会得到现在的位置,所以高锡万的死应该不是偶然;但张泰俊让她就此打住,因为如果高锡万不是自杀的话,姜善英的处境也会变得危险,他告知姜善英自己会调查此事,但姜善英怀疑他本身与此案有关,还表示自己会调查下去,一旦真的有关,自己不会原谅张泰俊。此时惠媛电话告知他资料被赵甲泳拿走了。

  第2集

  宋希燮问张泰俊最高委情况如何,张泰俊回答说最高委员们之中有几个人最后变心了,自己也无可奈何,宋希燮让张泰俊去威胁那些人,宋希燮认为赵甲泳拿到总选公荐权之后,张泰俊的中央地检也可能不保,张泰俊让宋希燮暂时保留检察厅的人事权,宋希燮却要一路推下去,要抓紧掌握检察厅的人事权;另外,宋希燮知道了姜善英在推进李成民留下的环保法案,他让张泰俊处理掉此事,还明言这些脏事是张泰俊胸口能戴上章的肥料。张泰俊走出办公室,跟吴秘书打了个招呼,吴秘书打电话给钟旭,问他是否认识报道政治新闻的金证宇,金证宇和惠媛相遇,他问起检察厅想发起对法务部的攻击的事件,另外询问了李成民的选举资金的事情。姜善英从李知恩处得到了高锡万和张泰俊见面的视频,她们推断是宋希燮掩饰了这条信息,李知恩提议可以找赵甲泳帮忙,但姜善英认为没用,因为徐检察官只会听司法部门的,李知恩提出可以直接找张泰俊。惠媛给了张泰俊赵甲泳准备发表的推荐人名单,另外告诉他记者们正在议论李成民的选举资金的事情,张泰俊认为宋希燮可能还不知道此事,他让惠媛去查查消息的来源。姜善英来找张泰俊,问高锡万死前那晚张泰俊是否见过他,是否知道高锡万手里有香港FIU的资料,张泰俊都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张泰俊很生气,因为姜善英怀疑自己杀了高锡万。在高锡万死前那晚,他狠狠斥责了张泰俊的行为,张泰俊辩解说自己现在是有愧于西北市场的商人们、高锡万、姜善英和李成民,但是他很快会让一切恢复原样,但高锡万不相信他,还说不会对他的行为坐视不理并愤然离去。张泰俊说凶手是害怕FIU资料曝光的人,宋希燮,李昌镇、永一集团成荣基会长,或者他们都是凶手。姜善英回到办公室,李知恩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告诉大家法案准备得差不多了,但要让法案通过,必须把事情闹大。韩道京找到了朱进化学的案例,但李知恩想寻找比较新的案例,此时姜善英回到办公室。惠媛告知张泰俊姜善英得到了他和高锡万见面的视频,但张泰俊认为首要的任务是阻止宋希燮掌握检察厅的人事权。李知恩想公开视频,姜善英想起张泰俊说的只要宋希燮在位,即使有视频也无法重新立案调查,所以她暂时不打算公开视频。关于环保法案的事情,姜善英提出要让李昌镇无法辩驳,而经济人协会这边打电话过来说姜善英她们不必去听证会,姜善英认为是李昌镇可能施压了,此时电视里播放了经济人协会发表反对拖企业后退的政治圈的无差别规章制法,经济人协会朴振亚表示过会不考虑艰难的经济现况,专门设立一些压迫企业活动的法案,姜善英想跟李昌镇硬碰硬,此时惠媛过来找姜善英,交给她一份资料,是李常国议员的资料,她告诉姜善英是张泰俊向赵甲泳提供了这份资料,以后的情况可以拭目以待。张泰俊从资料库提取出一份资料,交给了警方人员人员,对方提醒他小心点,因为宋希燮毕竟是在检察厅挺了16年的人,有2000人追随他。宋希燮正在跟检察厅内的人一起聚餐,说自己已经忍不住了,要大家成为自己的力量,现实中央地检长,再是总长,然后就是法务部长官之位,他都势在必得。该警方人员郑翰殊回到办公室,拿出关于朱进化学公司回扣案的资料,叫经济2组的负责人来见自己。李知恩分析了张泰俊的行为,认为他应该跟高锡万的死亡案件没有关联,电视里播放了朱进化学案的调查,宋希燮和李昌镇都涉及了此案,姜善英看出张泰俊的目标是宋希燮,李知恩也看出张泰俊在一个一个除掉宋希燮的人,但是此举很危险。她们决定趁此机会向李昌镇发难,一个一个排除嫌疑人,从李昌镇开始。宋希燮的下属向他现实了朱进化学案的调查新闻。张泰俊和赵甲泳碰面,赵甲泳猜出张泰俊最近的行动,他还表示自己会提出中央地检的候选人,让张泰俊转告宋希燮,张泰俊说已经看过赵甲泳的人选,但觉得并不适合;赵甲泳告诉张泰俊现在要趁非对委员长名气还在的时候,拿到自己该拿的;张泰俊认为即使赵甲泳在检察厅安插几个他自己的人,宋希燮也不会倒塌的,赵甲泳认为张泰俊不会坐以待毙,张泰俊回答日后会告诉他,让他仔细看自己给他准备的资料。张泰俊面见宋希燮,宋希燮问他在警察厅有没有熟人,张泰俊回答李永裴刑警是自己的后辈,宋希燮说知道此人正在受惩戒,他会让他复职,并让此人帮忙查下警察手上到底拿到什么证据。张泰俊给宋希燮看了赵甲泳在政议会上的视频,赵甲泳发表声明认为检察厅都是宋希燮的近臣们,需要进行改革。张泰俊询问宋希燮李昌镇的事情,宋希燮就正好接到李昌镇的电话,但他挂掉了,张泰俊提议把李昌镇整理掉,但宋希燮认为李昌镇会制造更多的麻烦。说话间,李昌镇来到宋希燮处,说自己很焦急,要宋希燮驳回查抄令,宋希燮想拖延时间,但李昌镇威胁他自己如果出事,七年前的案件会被重提,驳回查抄令的事情明天就要给他回复。李昌镇走后,宋希燮认为对方太嚣张了,现在居然想到自己头上拉屎。

  第3集

  宋希燮想通过崔金哲把张泰俊拖下水,其实崔金哲也曾经调查过李成民的案件。姜善英的家里不光门被弄坏了,文件也被翻得满地都是。惠媛告诉张泰俊崔金哲的资料,说他很特殊,是个有能力又执着的人,国内大企业的案件都是他调查的,他强调原则,不接受任何外压,检察厅内部对他的信任度非常高,议院也对此人调查没有意见。张泰俊预见了宋希燮的办法,用崔金哲这个不属于任何一方的人打开局面。宋希燮和李昌镇一起吃饭,他让李昌镇管好自己的嘴巴,还告知他张泰俊的事情已由崔金哲负责处理。李昌镇让宋希燮安排跟崔金哲的会面,还说姜善英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以后她不敢再胡说了。警方调查了姜善英住所的电梯录像,发现了两名可疑人员,还戴着面罩和手套,很难查到证据,她只能等警方进一步追查的结果。李知恩赶了过来,姜善英告诉她这时李昌镇警告自己,李知恩叫了韩道京过来想送姜善英到酒店去住,姜善英拒绝了,她认为搬到酒店去住就会让李昌镇认为自己怕了他,三人一起开始整理被翻乱的文件。宋希燮要吴秘书调查张泰俊在警方的熟人,他判断那人不是刑警,而是上层的人。宋希燮的司机有了经济上的麻烦。张泰俊约了警方人员郑翰殊,问他对李昌镇的查抄令下达了没有,对方回答因为检察厅一直在此事上施压,而且证据不足,所以很难弄到查抄令。张泰俊告诉他暂时不要联系,因为宋希燮肯定会开始调查和自己有联系的警方人员,郑翰殊要张泰俊多关心自己的安危,不要为他着急。深夜,张泰俊看着崔金哲的人事档案,崔金哲已经当上了首尔中央地检的检察官,他不办就任仪式,只是和相关人员办理了交接手续,他向记者表示自己只会集中于查案,开始恢复检察厅在人民心中的信任,而现在高位公职人员的腐败案时有发生,让国民失去信心,自己会着手于这些案件。宋希燮看着电视新闻,心情愉悦,吴秘书把崔金哲调查张泰俊的秘密资料拿过来给他看,崔金哲调查得非常仔细,而早前宋希燮授意吴秘书将张泰俊的资料交给了崔金哲,他认为崔金哲的速度有些慢,吴秘书解释说崔金哲是个谨慎的人,如果没有明确证据就不会发逮捕令。宋希燮还是有些不满,要吴秘书约崔金哲见面,吴秘书提醒宋希燮现在张泰俊的身份不一样了,已经是议员,再动他可能会遭到反击,而且张泰俊和李昌镇也有一定关系。宋希燮闻言,给李昌镇打了电话,想让张泰俊忙于某个工程的事情。张泰俊和李永裴刑警见面,他认为自己连累了李永裴,李永裴让他不要担心自己,不管参加多少次调查,自己总是一样的答案。张泰俊觉得李永裴很快就会复职,李永裴把高锡万临死前那晚的调查资料交给他,当时高锡万与张泰俊的会面地点和高锡万的死亡地点间有三个监控头,但有一个小时的分量视频全部消失了,张泰俊让他继续调查相关车辆的车牌,车子的黑匣子里可能会有记录。李永裴告诉张泰俊有个人在调查张泰俊,好像既不是检察厅的也不是警方人员,此人来警厅问了张泰俊过去的履历,张泰俊表示知道了,让李永裴小心些。调查张泰俊的人拿着资料坐上了从首尔去三陟的大巴。惠媛和李知恩一起上了电梯,惠媛看出李知恩很疲惫,李知恩觉得张泰俊没有准备好就要去东宋希燮,让姜善英这边遭受损失,而且她并不信任张泰俊,觉得他隐瞒了很多机密的事情,她为姜善英抱不平,但惠媛说张泰俊为了扳倒宋希燮,承担了很多的风险。姜善英在办公室告诉李知恩今天要发布劳动环境法案,并要她准备好记者会。惠媛告诉张泰俊崔金哲要去找李成民选举团队里的人做参考人调查,张泰俊认为成员们不知道此事,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惠媛提到管理选举资金的会计职员,如果做出对张泰俊不利的虚假证词,情况可能不利,那个会计叫李美正,但当检察厅开始调查李成民议员后,张泰俊就联系不上她了,所以当时的参考人调查里没有她,没人知道她的行踪。惠媛提出让自己去找她,张泰俊同意了,给了惠媛资料说李美正的父母在三陟。惠媛告诉张泰俊说姜善英那边出了问题,是李昌镇做的,张泰俊不禁紧紧握住了拳头。此时有人报告安秘书官到了,张泰俊必须去城真市一趟,城真市开发4区出事了。张泰俊安排好了工作就赶往城真市,新闻里播放着城真市居民和拆迁队发生了激烈冲突,有部分居民甚至骨折了。而宋希燮由吴秘书给自己做着保健,他开心地看着关于城真市的新闻,觉得崔金哲和李昌镇出手,张泰俊无暇他顾了。宋希燮提起姜善英提法案的事情,吴秘书让他无须担心,自己已经跟安贤敏工作室打好招呼了。宋希燮对吴秘书最近的工作表示了肯定,吴秘书趁机表示了送君入青云的决心。

  第4集

  张泰俊爸爸的新闻曝光后,记者们蜂拥而至。李知恩向驾驶员汇报了朱进化学案的进度,有几个市民团体愿意协助,但现在的情况下,想查李昌镇就很不容易了。张泰俊办公室接到的电话不断,张泰俊打给爸爸,但电话不通,他拨通了姑姑的电话,问爸爸在哪里,还安慰他们说没事,自己很快就会回去。惠媛过来告诉张泰俊说中央地检会查抄他爸爸的家。姜善英猜测张泰俊家的事情是李昌镇所为,李知恩认为此事跟张泰俊也有关,因为张泰俊是高锡万死亡事件的受益人之一,李知恩问姜善英是否会跟张泰俊一起,姜善英决定等张泰俊的表现再说。张泰俊正从记者的包围中出来,李知恩帮他按了电梯,惠媛认为是宋希燮出手了,张泰俊认为的确如此;城真市的情况已被安秘书稳定下来,他要召回安秘书和郑秘书,准备要发到检察厅的申辩资料。惠媛担心检察厅查出他违反选举法的事情,让他暂缓朱进化学调查,但张泰俊坚持还要继续调查。姜善英觉得自己这边也要展开行动了。张泰俊回到家,发现爸爸在喝酒,爸爸辩解说检察厅的电话不停打进来,所以不接电话,而自己没有收钱,爸爸说里长和村里的几个人曾在儿子当选议员后求自己办几件小事,自己就帮人家了但自己没有收钱。张泰俊说检察厅会查抄这里,爸爸说自己理直气壮,此时检察厅的人过来了。韩道京采访了朱进化学买的村子里的居民,大多数都发现了皮肤溃烂及呼吸系统方面的问题。张泰俊的爸爸被带到检察厅,崔金哲问手下举报人是谁,手下回答是吴元植,即宋希燮的辅佐官,吴元植还确认了给张春培送钱的人的证词,崔金哲想找吴元植做参考人,但得知吴元植不在国内,只有先拿资料分析。惠媛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咨询负责报道张春培事件的新闻记者,下班时遇到韩道京,韩道京和她一起喝咖啡,问她张泰俊会不会有事,惠媛觉得应该不会,还告诉张泰俊不是韩道京看到的那样,韩道京不明白张泰俊到底是怎样的,张泰俊促成了西北市场的拆迁,但又向宋希燮宣战,惠媛解释说一个人要有力量才能去战斗,张泰俊不过是找到力量而已,但他也为西北市场的事情而痛苦,她觉得韩道京应该相信张泰俊,让他减少罪恶感;如果要知道张泰俊的真心,要去现在的西北临时市场看看。赵甲泳的属下问他张泰俊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事件失去议员职位,赵甲泳觉得不会那么容易,手下还汇报了姜善英这边对朱进化学的调查进度,赵甲泳分析宋希燮现在会很忙碌。此时姜善英打电话过来,但赵甲泳没有接。宋希燮和李昌镇一起吃饭,李昌镇问张泰俊是否此时应该被捕,宋希燮觉得张泰俊已经落网,不用那么着急,但李昌镇担心张泰俊和姜善英合作调查朱进化学案会对自己不利,成董事长也很担心,宋希燮答应对崔金哲施压。韩道京来到西北临时市场,发现此地热闹得很,摆摊的奶奶还告诉韩道京他们现在都很好。张泰俊和姜善英会面,姜善英说听说了他爸爸的事,为他担心,张泰俊说会向检察厅提交申辩材料,姜善英让他此时多关注他自己的麻烦,朱进化学的事情由姜善英这边处理,张泰俊却觉得朱进化学的事情不能再拖,他要让国会动起来,他让姜善英联系在野党那边的议员,动摇舆论;张泰俊觉得自己抛弃了一切才走到现在的位置,不能因为此次事件倒下。张泰俊回到办公室,上面贴着他要对付的人的照片和简介,他拿着崔金哲的照片犹豫着并没有贴上去。第二天,惠媛吩咐手下盯紧记者报道,并将朱进化学案的民怨调查资料交给张泰俊,张泰俊一边打开电视,一边吩咐联系城真市环境政策科长,问民怨处理如何;惠媛告诉他张春培已经做完参考人调查,但检察厅要把张春培作为嫌疑人来拘留;电视里播放了宋希燮走访了中央地检,在崔金哲上任后与他第一次公开会面,商讨设立中央地检高位公职者专门调查处之事。惠媛知道如果继续下去,他们会申请议员做调查参考人,张泰俊则敏锐察觉到如果宋希燮得到朱进化学案的资料,一切都会受阻。张泰俊决定要和姜善英一起发起国政调查,与她共享资料;他还惠媛让把梁钟烈叫来。宋希燮问崔金哲调查张泰俊的事情如何,崔金哲回答说调查张春培无果,所以打算把他当嫌疑人拘留调查,宋希燮强调的是调查张泰俊,但崔金哲坚持先调查张春培,待结果出来再决定是否调查张泰俊,宋希燮让他搞点政治秀,但崔金哲回答自己不是搞政治的,是检察官。宋希燮说喂给崔金哲的东西他要吃下去,不能吐出来,否则中央地检位置难保,但崔金哲回应道坏掉的食物不能乱吃,会闹肚子的,必须小心,自己会继续调查张泰俊的。宋希燮觉得自己选了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他让人帮忙联系了几个在野党议员。

  第5集

  张泰俊和惠媛、韩道京坐在车内,张泰俊问惠媛环保法案进度如何,惠媛回答说姜善英和赵甲泳在一起调查,新闻里传出李昌镇、李常国、安贤敏和卢乘振之间的非法往来之事浮出水面且正在展开调查。张泰俊下车遇到姜善英,姜善英问他罪名洗清没有,张泰俊回答崔金哲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姜善英告诉张泰俊国会这边宋希燮的手下有动摇,其中不少人想和赵甲泳接触,案件想来需要通过国会认证,张泰俊判断不会有议员帮助宋希燮,如果在国政调查时爆出宋希燮和朱进化学之间的关系,则宋希燮的政治生涯会就此结束。姜善英告诉他朱进化学那边动员了总公司的法务部和宣传部,开始向媒体散布驳回报道,表明同意国政调查,所以一直能接到抗议电话;张泰俊认为此事关及李昌镇和朱进化学的生死,所以没那么容易搞定,姜善英也知道这是一场漫长的斗争。张泰俊认为要结束战争,一方必须得死。他想起自己的初衷是建立一个光明的世界,现在正是用光明照耀黑暗的缝隙的时刻。惠媛把国政调查委托书交给张泰俊,他回到家准备睡觉,但难以入眠,又开始翻看资料。第二天,新闻报道关于朱进化学物质流出真相的国政调查案,被选为大韩党的党政议题,参加会议的议员中有126人赞成,86人反对,15人弃权,所以此案顺利通过国政调查,赵甲泳表示此案是充分可以避免且阻止的官灾,强调一定要通过国政调查,查明真相,划清责任。张泰俊走向姜善英,与她握手表示祝贺。赵甲泳找到张泰俊,要清算两人之间的羁绊。张泰俊交出了视频原版,赵甲泳怕有副版,张泰俊解释说自己现在还在接受地检调查,如果被查到自己有这个视频,自己会涉险隐蔽证据罪,跟赵甲泳一起进监狱。赵甲泳调侃他从中央地检回来后胆子变小了不少。赵甲泳说自己已给张泰俊铺好了舞台,让他好好表演。电视台里,姜善英正在接受直播采访,她在采访中说朱进化学附近的居民都有着健康受损的症状,且土壤污染情况很广泛,但朱进化学一直在逃避责任,所以自己认为国会应该出面解决,朱进化学案中的被害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病因,在绝望和自责中受折磨,但朱进化学没有道歉或做出赔偿,反而为了防止调查,买下周围的地。目前,朱进化学仍然拒绝媒体采访和工厂视察,姜善英呼吁国会调查一定要尽快进行,有很多被害者需要治疗,她举出了多项实例,并表示在污染扩大之前,一定要尽快找出原因。这样才能防止扩散。姜善英表示了决心,呼吁国民发出声音,支持他们。姜善英工作室的同事们都为姜善英的精彩发言而兴奋,李知恩要求继续向记者发资料,而后续的准备工作她也下发下去了。节目主持人向姜善英表示了自己的钦佩。惠媛这边也在为朱进化学案的调查整理资料,并加强了保密程序,惠媛要梁钟烈和安秘书进行交接,梁钟烈认为惠媛太辛苦,想替她分担议员的政务,惠媛婉言谢绝了。虽然有70%的国民支持国政调查,但张泰俊认为舆论瞬息万变,一定要不断更新地发放报道资料。梁钟烈把接手的城真市的资料放到抽屉里。惠媛担心国政调查是否能找出真正的解决策略,张泰俊认为只要赋予国政调查特委立法权就可以了,在这次的国政调查中,通过劳动环境保护法案就行。朱进化学这样的案子,如果有劳动环境保护法案,7年前就可以阻止。惠媛知道国政调查特委拿到立法权的情况只有一次,但张泰俊认为法司委的委员长李常国议员如果接受调查的话,法司委就无法好好运转了,这就是他们的机会,下一步就是向李昌镇施压,惠媛知道要拿到资料,还需有个公益举报人,但朱进化学肯定对职员们进行封口了。张泰俊认为工厂附近居民中,肯定有朱进化学下属公司的职员家人,若家人里有被害人,职员可能会改口。梁钟烈离开办公室,说去办城真市的事情,但他私下约了某人会面。钟旭想探查张泰俊工作室的调查内容,被该工作室的员工阻止,直接关门把他拦在外面。宋希燮来到法务部,和某议员会面,该议员反应VIP们对舆论不安,并问宋希燮是否和朱进化学有关,要他尽快摆脱嫌疑,用中央地检来调查。李昌镇看到大楼门口都是举着抗议口号的人们,而秘书告诉他说姜善英议员室正和被害人们准备诉讼,李昌镇认为姜善英虽是个女人,却胆大包天,他又要准备对付姜善英的行动了;此时他接到成会长的电话,接完后他让汽车在后门等自己。中央地检会议室,崔金哲拿出一份资料,说这份资料是张泰俊准备的,次长要求崔金哲尽快调查,崔金哲打算把李昌镇、李常国和卢乘振的资料交给特殊部;让李次长调查李昌镇,自己暂时负责调查成荣基的资料,他认为张泰俊不可能自己得到这么多资料,所以要下属们调查张泰俊警校的同学们的资料,确认好发给自己。宋希燮办公室里,先到的议员和李常国、卢乘振共聚一堂,他们都收到了作为调查参考人的要求,宋希燮说他们有不被逮捕的特权,所以尽量挺着吧。

  第6集

  赵甲泳从检察厅出来后被记者包围,他一言不发,坐到车里后接到宋希燮的电话,宋希燮和他一起吃晚饭,赵甲泳问宋希燮到底想怎样,宋希燮说调查的事情,会跟下面打招呼,让他们点到为止,赵甲泳明白宋希燮是让自己一个人乖乖待着,不给他惹事,宋希燮威胁了赵甲泳一番。电视里播放了大韩党将召开会议,找出恢复国民信任的方案的新闻。张泰俊问姜善英国政调查的事如何,姜善英回答因为赵甲泳以及其他三个议员的退出,短期内国政调查是不可能的,即使以后再开展也会问题重重。张泰俊推测那些退出议员的位置会由宋希燮的人来填补。宋希燮得意地来到会场。张泰俊议员室的工作人员和姜善英工作室的工作人员碰头,因为高锡万和李知恩的事情,大家都有些害怕,觉得以后要小心些。惠媛和喝多了拜访了姓金的老人,老人并未如约带儿子来,而且还说帮不上忙了,原来网上已经开始传播老人的儿子作为朱进化学的职员,泄露公司核心保密技术的事情,这个事情量刑很重,最高可达7年刑期。惠媛判断老人的儿子是被人下套了,他们约的其他被害人也没有消息。惠媛认为今天的约见只有两个议员室的人知道,所以两个议员室内必有内鬼。惠媛回到办公室,得知梁钟烈去办城真市的事情去了,此时办公室的女职员给她端来咖啡,咖啡杯上贴着有话要跟她说的字条,该女职员告诉惠媛梁钟烈昨天看了议员室的账簿。惠媛在电梯里遇到梁钟烈,梁钟烈知道他们今天去见朱进化学代表的事情,还问他们事情谈得顺利与否;梁钟烈感慨这些人能够站出来不简单,想打听公益举报人的姓名,惠媛没说,反问他城真市的事情如何,梁钟烈说要写个报告。梁钟烈回到议员室,与每个人都熟络地打了招呼。宋希燮面对记者镜头意气风发,张泰俊知道现在党和检察厅都握在他手中了。姜善英得知李知恩醒了,要去医院看望,宋希燮特意过来表示关心,要她小心一点;宋希燮还找张泰俊谈话,让他好好看看风雨后的风景,以免进监狱后看不到了,张泰俊说自己不会轻易让宋希燮得逞,但宋希燮说没有赵甲泳在的国会,想通过一个逮捕同意案根本不算事,张泰俊戴议员徽章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张泰俊认为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资金把宋希燮拉下水;宋希燮让他不要白费力气,吴秘书也过来奚落了张泰俊一顿,张泰俊对吴秘书把自己的爸爸拉去调查的事情铭记于心。宋希燮让吴秘书盯紧张泰俊和姜善英,吴秘书说自己在他们那里安插了人手。李知恩醒来后就跟自己的宝宝视频,姜善英过来探望,李知恩说自己脑袋缝了几针,没什么事,两孩子也送到娘家去了。李知恩猜测国政调查没有成功,李昌镇也准备逃往国外,姜善英觉得高锡万的死是李昌镇干的,所以自己不会放过他,李知恩也觉得很可能是这样,她很担心议员室,因为李昌镇的针对,议员室的家人们肯定会动摇,姜善英握住她的手说自己会处理的。张泰俊和赵甲泳会面,赵甲泳感慨想捉头牛,却被牛撞翻了;他预测宋希燮会借此事把张泰俊也拉下水,赵甲泳不甘于当个退休的老头,他说自己需要能砍宋希燮的刀,宋希燮是四选的议员,还当上了法务长官,肯定有贪污受贿的弱点,但自己的人就是没找到,他问张泰俊有没有证据,张泰俊说宋希燮肯定已经打扫干净了,自己的底牌也都用完了。赵甲泳问他甘心就这样被灭掉么。张泰俊回到议员室,他分析有宋希燮在背后下命令的话,党内的形式肯定会趋向于他,所以情况不大好,他们只有想尽办法从朱进化学这里找到突破口。惠媛汇报了今天约见朱进化学职员失败的事情,还推测有内鬼,惠媛怀疑是梁钟烈干的,想把他从业务中排除掉,但张泰俊要她先装作不知道;因为李知恩的事情,姜善英议员室的辅佐阵容也开始动摇了,这时张泰俊议员室的那个女职员贴着门偷听,知道有人咳嗽了一声才离开。姜善英回到议员室,韩道京先问候了李知恩,然后单独向她回报了约见朱进化学职员失败的事情。姜善英和张泰俊会面,张泰俊说路堵了,可以换一条,但姜善英认为宋希燮、李常国和成荣基三人挺立,很难办。李昌镇正向宋希燮表示祝贺,成荣基也在场,气氛一片欢愉,三人把酒言欢。张泰俊认为可以拆掉三人组合,这三人的连接环是李昌镇,把他们绑在一起的是利益而非感情或一起,姜善英提起香港FIU的资料已消失,而资金流向也不明,张泰俊认为这么多的资金转移,必然有痕迹,赵甲泳会帮助自己这边。张泰俊知道赵甲泳和国税厅厅长关系匪浅,想从成荣基查起。张泰俊收到赵甲泳的信息,说国税厅的资料稍后会传过来,他对姜善英说现在是时候拔起腐朽的树了。崔金哲的手下向他提交了关于张泰俊警校的同学郑翰殊的资料,郑翰殊现在是警方情报2组科长,张泰俊提交给检察厅的资料很有可能是郑翰殊提供的。崔金哲表示自己会处理此事,他问了朱进化学案的调查情况,手下说调查人员因为宋希燮而倍受压力,崔金哲打算召集所有的检察官开会。

  第7集

  李昌镇的死亡给中央地检带来不小的压力,并让朱进化学案件的调查陷入僵局。崔金哲了解到这李昌镇死亡前唯一在场的人是三次长,而三次长就是在之前会议期间质疑自己将宋希燮和成荣基做为调查对象的人;现在三次长的电话也打不通了,崔金哲查看了当时的视频,从自己离开办公室去见宋希燮时,现场录像就被中止了,正好也是三次长开始审讯李昌镇之时。崔金哲还是觉得召开记者会,起码要找出李昌镇的死因。张泰俊和姜善英议员室里的气氛低落,大家都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白干了,惠媛宣布下班,议员室的那个女职员好像偷偷传真了某份文件,梁钟烈似乎有所察觉。张泰俊认为宋希燮和成荣基的秘密基金还在,只是李昌镇这条线断了而已,要找到其他的线,而宋希燮的家人的账户都很干净,那么唯一可能替宋希燮处理资金的人就该是吴元植了。明天国税厅会下达查处吴元植资产的文件,这场战争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吴元植正在和女儿通话,他让在国外的女儿不要结交韩国人,多结交说英语的本地人。此时宋希燮的车到了,他准备与成荣基会面,吴元植从司机哪里得知了李昌镇的事情,非常震惊。成荣基和宋希燮聊天,说会给李昌镇备好后事,还让宋希燮多关注张泰俊,宋希燮表示自己会把张泰俊送去陪伴李昌镇的。姜善英想起以前自己怀疑张泰俊和高锡万的案子有关的事情,向张泰俊表示道歉,但张泰俊觉得高锡万的事情自己本来可以阻止的,他很自责,姜善英握住了他的手。第二天,崔金哲下车后被记者们包围,崔金哲对没有看管好李昌镇表示了歉意,并表示要对此案详细调查。惠媛给张泰俊拿来国税厅发过来的吴元植的材料,还告诉张泰俊检察厅开始人事变动—中央地检的三次长和西部地检徐荣哲检察官被调到大检查院的防腐部门了。崔金哲的助手也告诉崔金哲同样的消息,还说防腐部不让他们验尸,说要办葬礼后直接火葬。惠媛认为宋希燮想通过大检查院直接控制本次调查,张泰俊想知道梁钟烈是否是内鬼,惠媛还不肯定,张泰俊让梁钟烈去负责搜集大检查院和中央地检的情况。姜善英带着韩道京来到张泰俊议员室。梁钟烈听到剩余的人在厕所里议论张泰俊等四人单独开会的事情,他认为会议里肯定有什么不能让大家知道的事情。议员室内,大家分析着吴元植的资产组成,但凭现有的资料只能击倒吴元植,无法对宋希燮和成荣基造成什么影响,因为秘密资金一般是有不记名债券的形式存在的,交易过程也不会被曝光。张泰俊和姜善英都认为追着吴元植的资金流动,肯定能找到无记名债券。吴元植向宋希燮汇报说张泰俊还在追查李昌镇的资金,而张泰俊找警队的线人已经找到,宋希燮决定也要斩断张泰俊的手脚才行。崔金哲和宋希燮会面,问他为何阻拦验尸,宋希燮给出的理由是家属受不了验尸,崔金哲认为验尸可以找出真正的死因,比如他杀,崔金哲想要了解真相,为什么李昌镇死的时候刚好宋希燮来找自己,这样下去,宋希燮的嫌疑会越来越大。宋希燮认为崔金哲该乖乖接受内部监察,再没有调查权。郑翰殊被厅长提名见面,这是厅长与大检察官院长官见面后的结果,郑翰殊只有把刚准备好的资料交给助手,吩咐一定要交给张泰俊。张泰俊接到郑翰殊电话,郑翰殊告诉他大检察厅开始行动了,自己和他的通话是最后一次了,他已经删掉了跟张泰俊有关的资料,现在算是告别,郑翰殊通话完后把手机卡丢入厕所冲掉了。张泰俊打开电视,发现正在播报关于郑翰殊被大检察厅调查的新闻。张泰俊议员室的电话又开始忙个不停,姜善英决定自己调查匿名账户的事情,张泰俊则把要吴元植变成有用的牌。张泰俊和吴元植一起吃饭,他把吴元植的财产明细资料交给对方,吴元植对这些账目自然无法解释,张泰俊威胁对方会把该资料交给记者,除非对方把宋希燮和成荣基的资金资料交给自己,张泰俊还告诉吴元植,如果他出事,宋希燮不会保他的,李昌镇就是最好的例子;吴元植愤怒地撕掉了资料。梁钟烈将大检察厅那边的动态报告给了张泰俊,他问惠媛抓住内鬼没,还说秘密会议内容没必要瞒着自己,但惠媛不相信他,梁钟烈告诉惠媛自己怀疑的人就是行政秘书多情;惠媛认为多情是张泰俊自己挑选的人,而且工作这么长时间以来,并没有做过让人怀疑的事情;梁钟烈问惠媛最初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多情,惠媛回想起来确实如此。因为记者们一直在追问张泰俊议员室关于情报泄露的事情,张泰俊知道郑翰殊不会轻易开口的,所以现在就要抓住郑翰殊为他们争取的时间。惠媛说自己好像知道内鬼是谁了,张泰俊觉得做个陷阱,抓个现行。惠媛将一份秘密资料交给了多情,多情拿着资料坐电梯下了楼,等梁钟烈在楼下遇到她时资料却没有了,而惠媛电至资料要送到的部门,得到的回复是资料被送来过,但因为要修改,又被拿走了;他们一起抓到了内鬼,原来是郑秘书。姜善英告知张泰俊现在没法找出匿名资金背后的人,张泰俊认为可以抓住洗钱的人。这时惠媛告知他内鬼是郑秘书,张泰俊决定继续向吴元植施压。

  第8集

  宋希燮告诉张泰俊如果他再进一步,死的就是姜善英了,但张泰俊还是不甘心就此作罢。姜善英去见父亲姜晟烨,把查的三个资金户头给他看,问他这笔钱的出处,姜晟烨表示知道,姜善英不禁愤怒地问他知道这些钱都是谁的,拿去干嘛了吗,但姜晟烨表示因为有这样的钱存在自己的银行,自己才有钱扶养一家人。姜善英觉得姜晟烨一切都为了他自己,自己和母亲没有父亲也过得很好;但父亲告诉她成为议员不是靠她自己的力量做到的,推荐她的人是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才这样做的;同时,宋希燮也向张泰俊传达了同样的消息,让张泰俊有些无措,他打电话给姜善英,姜善英没有接。宋希燮的手下告诉他说吴元植逃跑了,他吩咐手下把活的吴元植带到自己面前。张泰俊电至惠媛,让她转告梁钟烈盯紧大检察厅那边的情况,要在宋希燮的人前面找到吴元植。惠媛见到韩道京,问他借名账户的事情查得如何,韩道京说还没有消息,事实上是怕影响到姜善英。张泰俊回到议员室,惠媛告诉他要公开吴元植的账户才能找到他,但张泰俊说吴元植的账户在三营银行,惠媛意识到正是姜晟烨的银行,而因此韩道京向自己隐瞒了借名账户的真相,其实国税厅已经将借名账户资料发给了姜善英议员室。李知恩找到姜善英,姜善英不知道该向张泰俊说什么,李知恩决定自己去找姜晟烨,处理掉银行内部资料,而让姜善英不要对张泰俊透露此事,最起码要在马上到来的总选中当选连任议员才行。吴元植躲在一个小酒店里,喝着酒看着电视新闻,惶恐不安。惠媛找到韩道京,韩道京连忙把资料收好,他们俩出去聊天;韩道京说李知恩说这份资料不能公开,但这样不公开资料应该不是姜善英想要的;惠媛觉得公开不公开是韩道京的事情,他们作为辅佐官,都会去尽力保护议员。姜善英跟张泰俊会面,张泰俊仍然相信姜善英,姜善英却对自己的能力开始了怀疑,因为自己不是靠一个人的力量当上议员的,张泰俊让她不要怀疑自己,姜善英却知道父亲在背后出了力,两人拥抱,姜善英想重新凭自己的力量开始,哪怕舆论会集中在自己身上。姜善英找到姜晟烨,去跟他告别,姜晟烨让她不要意气用事,姜善英不打算走父亲为自己铺好的路,要走自己的路,哪怕摔倒,满身泥泞;姜善英要韩道京准备公开吴元植的借名账户一事,并将此事隐射到宋希燮身上。姜善英发表完讲话后被记者包围,她向记者声明了吴元植的老婆的账户的问题,并表示了对检察厅能否公正调查的担心;她承认了三营银行是父亲的银行。张泰俊知道宋希燮肯定会出手,让惠媛准备好应对;宋希燮住那边出门时,又遭到记者们的包围,他声称都是吴元植的过错,自己会彻查到底;吴元植看到了宋希燮的讲话,非常愤怒;宋希燮在车里表达了对张泰俊的愤怒,并吩咐钟旭把姜善英和姜晟烨的资料曝光给媒体。张泰俊终于接到吴元植的求救电话,他记下了地址;姜善英议员室里正在忙着应付记者们打来的电话,李知恩回到了议员室,知道了记者会的事情是韩道京办的,不禁很生气,她觉得这件事可以延期;但姜善英回到议员室,告诉李知恩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因为宋希燮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弱点,会想办法不让自己参选,所以不能给宋希燮他们时间,尽快解决这个案子;李知恩知道宋希燮会拿三营银行的事情做文章,自己会强调宋希燮涉嫌金钱贿赂的事情;张泰俊把地址留给了惠媛就去找吴元植了。成荣基和宋希燮会面,他们都知道只抛出吴元植这次的事情也了断不了,所以宋希燮想把姜晟烨作为调查参考人,但成荣基决定抛出一个下面的部长就行,他对宋希燮的反应很不满,威胁了宋希燮一番。吴元植终于等到了张泰俊,他向张泰俊吐苦水,但张泰俊催他说出所有的事情,自己已经把地址告诉检察厅了,所以吴元植只有20分钟的时间;张泰俊拨通了姜善英的电话,吴元植开始交待:宋希燮为了阻止对永日集团秘密资金的调查,作为代价拿了很多无记名债券,还把这些债券分成了小块儿,通过海外洗钱告诉购买了不动产,有部分兑现保管到了借名账户里,这么兑用的钱,全部用来做宋希燮和成荣基三日会的运营资金;吴元植只知道总资金大概有320亿左右,每次都是吴元植亲手做的,没有证据来起诉宋希燮他们。此时惠媛通知他们检察厅的人五分钟左右到,而楼下响起了警笛声,吴元植想逃跑,张泰俊告诉他如果此时逃掉就再也见不到家人了,只有击败宋希燮,他才有可能减轻罪行。钟旭告诉宋希燮说吴元植已经被徐检察官送往检察厅;惠媛告知张泰俊成荣基的行程,张泰俊追到成荣基那里约他谈话,本来成荣基不屑于跟他见面,但张泰俊说要告诉他宋希燮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吴元植被带回宋希燮身边,被吓得不轻,他脱去外面的衣裤等着惩罚,宋希燮让他去检察厅说明秘密资金都是成荣基的,如果他照做,妻女会得到照顾,只会被判两、三年,出来后宋希燮可能就会成为总统了,到时候随便给他安排位置都行。宋希燮吩咐徐检察官给成荣基下逮捕令。

  第9集

  张泰俊被成荣基的车子撞到,跌落坡下,人事不省。姜善英拨打张泰俊的电话却没人接,惠媛也不知道他跟成荣基约的是什么地方,但想起张泰俊说过约了李永裴一起行动,于是至电李永裴。李永裴看到成荣基的车过去,连忙拍了很多照片,他赶往了现场,发现有人开着张泰俊的车离去,判断张泰俊应该出事了,他连忙给惠媛打了电话,惠媛了解情况后立即将张泰俊的车报了失窃。成荣基和宋希燮一起喝茶,他认为现在只需将三营银行和姜善英处理掉就行。宋希燮觉得张泰俊已经是国会议员,这样被杀可能会带来不利的影响,但成荣基不以为然,反而认为宋希燮和自己一起目击了杀人,就是一起溅了脏水,一起洗掉就行。李永裴一直追赶着张泰俊的车,警方车辆也参与了行动,但张泰俊在车内被围困下车后仍负隅顽抗;姜善英赶到现场,发现车内的张泰俊血流满地,李永裴和她随救护车去了医院,张泰俊被送去急救。李永裴虽然不知道现场具体情况,但他将张泰俊拜托他调查的7年前跟高锡万案件相似的崔贤龙案件资料交给了姜善英,当宋希燮还是检察官的时候,释放了一个黑社会头目,第二天崔贤龙就死掉了;而这个黑社会头目现在是永日集团的保安科长也就是在现场逃跑掉的凶犯。李永裴把在现场捡到的议员徽章也交给了姜善英。张泰俊的手术已经做完,但还没脱离生命危险,仍处于观察阶段。姜善英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自己会做完他还没完成的事情,但不要休息太久;惠媛和韩道京也来到病房,姜善英把徽章放到桌上就离开了。韩道京不知道张泰俊为何会变成这样,惠媛说张泰俊说去见成荣基,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她觉得这些人—成荣基和宋希燮已经没什么惧怕的,确信他们能逃脱法网,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惠媛让韩道京去帮姜善英,因为现在只有姜善英能够对抗宋希燮他们了。韩道京回到医院办公室,李知恩从他这里得知了张泰俊的情况,觉得境况越来越难;姜善英约了崔金哲见面,崔金哲知道只要宋希燮在位一天,7年前的案子的资料就会被隐匿一天;而张泰俊还不知什么时候回复意识,要拿到被害人陈述只能等他清醒;所以现在从检察厅这边着手会很难,姜善英决定从国会这边着手,她需要崔金哲的帮助,崔金哲答应了。姜善英觉得张泰俊一定会醒,因为他不是那么软弱的人。惠媛守在张泰俊床前,心里很难过。大韩党成立了公推管理委员会,表明要做好党内选举工作;姜善英议员室的人员感慨说传言公推的候选人员已经内定下来了,张泰俊负责的城市和中一区好像确定了是文议员,这样下去,姜善英的议员重选可能会失败;姜善英回到议员室,宣布开会:她想让宋希燮选举的秘密资金通过特检,要找出宋希燮和成荣基之间有关系的证据,李知恩知道现在党内领导班子都是宋希燮的人,利用党论很难,青瓦台那边也不会希望刚上任的长官有污点,但姜善英觉得应该利用这点,让国民党行动;韩道京提出即使国民党和中立的议员都赞成特检,也只是很艰难地过半数而已,这样很危险,姜善英觉得就最大限度地利用舆论好了。李知恩问姜善英是否已经放弃了再选,因为抓住宋希燮和成荣基的人,其他的领导班子也不会公推,姜善英已经孤注一掷了。李知恩提醒她本来是为了抓住腐败的权利阶层成为议员的,姜善英认为自己是为弱者和少数人服务的,姜善英问如果按兵不动再选是否可能。姜善英来到张泰俊的病房,她告诉惠媛现在要散步张泰俊的伤跟宋希燮有关的舆论。张泰俊议员室内,多情得到惠媛的指示,取消张泰俊一周内的活动;电视里播放了张泰俊被人袭击,陷入昏迷的新闻;宋希燮从钟旭这里知道张泰俊还活着,很是不安。成荣基也在从新闻里得知新闻媒体已经知道张泰俊找调查宋希燮和永日集团的秘密资金往来的嫌疑,他试图联系宋希燮也没结果。等他到了停车场,他手下的保安科长等人报告说因为警察的突然来访,没有把张泰俊处理掉。宋希燮接到成荣基的电话,而钟旭看到了新闻视频里直指张泰俊是因为调查宋希燮和成荣基之间的秘密资金来往而受伤的,他很震惊,拿着视频找到宋希燮的司机李秘书求证;李秘书想起事发当天,宋希燮上了成荣基的车子,但他对钟旭说自己不知情。宋希燮在车里吩咐徐检察官与警署确认后,把张泰俊案子的资料全部转至大检察厅。宋希燮来到成荣基处,成荣基说已经把保安科长藏起来了,成荣基提出出国躲一阵,但宋希燮说姜善英已经申请了对他的禁止出国令,而自己在此时如果阻止这个命令的话,全国都会知道他和成荣基是一伙的,宋希燮要成荣基先去医院疗养。梁钟烈来到病房,看见张泰俊的样子不禁有点上火,惠媛拜托他守住这里,绝不能让张泰俊一人待着,而自己要去查那天宋希燮的行踪。徐检察官向宋希燮报告说,崔金哲已经把张泰俊案件的资料拿走了,宋希燮决定下狠手对付崔金哲他们。

  第10集

  姜善英和张泰俊议员室正在分析刚拿到的账户资料,他们想通过交易明细和转账明细的对比找出行贿明细。张泰俊的身体明显有点撑不住了,姜善英把他送回家中休息,让他不要一个人承受太多。两个议员室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地工作。钟旭告诉宋希燮,张泰俊他们拿到的资料证实永日集团的借名账户以及政界、管界进贡明细的账本,而张泰俊和姜善英议员室的人正在分析这些资料,想找出借名账户相关的人;成荣基一直打电话过来找宋希燮。姜善英议员室已有了一定的分析结果—大韩党内的部分议员以及前任政府的部分议员都参与了,行贿金额达到190亿韩元,姜善英觉得有这样的结果相当于特检了,准备召开记者会。宋希燮来到成荣基的病房里,成荣基知道自己撒的钱全世界都知道了,问宋希燮有什么办法能阻止,他让徐检察官带人拘捕成荣基,成荣基很不甘这样放弃自己所有,但宋希燮已经做好了丢车保帅的准备,让成荣基先坐几年牢再保外候审,还要先一步公开账户。电视里播放了宋希燮宣布逮捕成荣基的新闻,张泰俊看到了新闻,去跟姜善英商量,问此次调查中参与受贿的政府人员有多少,姜善英说有12人,但此时就算开始特检,宋希燮也不会被牵扯,他会否认嫌疑;张泰俊觉得把火力对准现任政府,希望青瓦台出动,姜善英知道此举会给张泰俊带来危险,但张泰俊坚持如此,他知道不能再给宋希燮时间。宋希燮回到办公室,得知青瓦台的秘书室长要见他,他到了青瓦台,发现张泰俊跟秘书室长坐在一起;室长提醒他永日集团的案子已经影响到青瓦台了,张泰俊提及宋希燮在此案中还未完全摆脱嫌疑,提议开听证会,秘书室长也赞成这样做。宋希燮走出房门,向张泰俊挑衅说以为开特别听证会就能抓住他么。姜善英听证会中的法司委员长和朝野干事们全都是宋希燮的人,所以宋希燮才会接受这个听证会;张泰俊想设个局让宋希燮上当。宋希燮把参加听证会的手下人员召集起来吃饭,有人提及张泰俊,宋希燮觉得可以通过此次机会击败张泰俊,他警告在座的人,如果听证会有问题,他们中有一半人都会跟着掉脑袋,现在正是他们出力的时候。崔金哲跟手下秘书在车里会面,秘书告知他宋希燮开听证会的情况:一线检察官们虽然嘴上抗议,但没人明目张胆地抗议,都顾着看人眼色。崔金哲觉得检察厅快变成笑话了;秘书说如果崔金哲行动,很多检察官们都会选择加入他;而张泰俊案的嫌疑人准备偷渡了,崔金哲让秘书接触那个嫌疑人曾接触过的偷渡中介。秘书提出大检查院准备以违法使用警方资料和隐匿赵甲泳收取贿赂的嫌疑调查张泰俊,崔金哲表示可以继续帮张泰俊,但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把宋希燮拉下马,重立检察厅的气纲。张泰俊对惠媛提出要在听证会前动摇宋希燮,惠媛说当初张泰俊出事的现场有宋希燮和成荣基,自己已经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了,但所有的媒体都拒收,而听证会的日程也马上就到了;张泰俊吩咐要向法务部申请和宋希燮和成荣基有关的所有资料以及宋希燮的人事听证会资料,要想方设法找到两人的连接点。姜善英这边也在抓紧找宋、成两人的连接点,此时电视里报道大检察厅准备调查张泰俊的新闻,姜善英来到张泰俊处,梁钟烈明白这是宋希燮出招不让张泰俊参加听证会,他建议张泰俊用免责特权来阻止传唤,虽然此举会影响到舆论;但姜善英分析这样的局面正是宋希燮想看到的,如果听证会委员资格被怀疑的话,听证会可能会被罢免;此时惠媛提出由自己出面对付大检察厅的调查传唤,是自己违法使用警方资料,而张泰俊曾阻止自己,李知恩知道惠媛将会面临危险的局面,但惠媛认为自己作为张泰俊的辅佐官,要保护他到底,她让韩道京帮自己完成听证会的准备。徐检察官向宋希燮报告里惠媛自首的事情,宋希燮认为不过是张泰俊找拖延时间,此时钟旭拿来了张泰俊他们准备的资料,宋希燮认为随便应付既可;宋希燮对惠媛知道自己和成荣基在同一辆车上的事情产生怀疑,不知道是谁告诉惠媛的,此时司机贵童进来送了双鞋给宋希燮,宋希燮欲言又止。张泰俊看到法务部发过来的资料堆积成山,但要求的资料都没给,只发来一些滥竽充数的垃圾,而检察厅发过来重要文件都上锁了。李知恩觉得要找到宋、成两人的连接点简直是大海捞针;张泰俊认为放弃查这些资料,韩道京提议从宋希燮提议的法案着手,做一下调查,永日集团分公司推进过的项目中,或许有给予便利或试图包庇调查之类的法案存在,这么一提,众人茅塞顿开,知道要寻找的目标法案和会议记录。两个议员室的人员又开始忙碌了,姜善英总结了宋希燮提出的对永日集团的法案,每次都是公共提议,让安贤敏和卢乘振打头阵,现在要证明宋希燮以前就跟成荣基有关联,张泰俊知道宋希燮的司机就是证人。宋希燮问起司机女儿结婚的情况,说给他女儿准备一套首尔的婚房。张泰俊约了司机贵童见面,他说起惠媛请贵童帮忙的事情,想找出宋希燮和成荣基相关的证据,贵童说这样的东西宋希燮不会给自己看,张泰俊则请求贵童把行车记录给自己看。张泰俊拿到了行车记录后,让议员室的工作人员帮忙查出两人的关联。

推荐文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