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网

记住我们的网址哦:
https://www.4090.tv

抓住幽灵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更新时间:2020-03-09 19:51

[剧 名]: 抓住幽灵/??? ???
[播 送]: 韩国tvN
[类 型]: tvN月火剧
[首 播]: 2019年10月21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9点3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 伟大的秀
[导 演]: 申允燮(回来吧大叔、丑八怪警报、阁楼上的王世子、为什么来我家)
[编 剧]: 苏媛 李英珠
[演 员]: 文瑾莹 金善浩 郑幼珍 奇道勋 南基爱 朴智妍 赵在允 宋钰宿 宋尚恩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地铁警察队为了抓住神出鬼没的幽灵们,行动派新人和思考派老手之间展开了恐怖无厘头的搜查故事。

  第1集

  安静的办公室中一台电脑的显示器上显示出一则招聘启事,工作是地铁警察队,诡异的是招聘人数只有一人。而转幽静黑暗的地铁中,一个男子正拿着手电筒巡逻车厢,他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下倒在地。虚惊一场后,男子清除完垃圾并转身离去。画面一转在有着千万市民的首尔,规模位列世界第三的首尔地铁成为人们出行上班的主要工具,正是因为如此,地铁中的犯罪也越来越多,为此成立的地铁警察队迎来了三十周年日,所长一行人正前往地铁站,召开新闻发布会。厅长在记者的包围中边介绍边走进地铁,并向大家介绍队员高智硕高班长,地铁警察队任职3年的刑警兼搜查一班班长,想借此机会示范抓小偷,向广大市民证明他们的实力。他们的演习非常顺利,但结局却出乎人意料,所长的钱包不知何时被所谓的“蝗虫”盗走,连带一群记者的钱包也丢失了。在记者们的眼睛地下出事,在厅长的严词要求下,高智硕停下了列车开始在地铁上搜查出钱包。在紧张的搜捕下,高智硕在一处座椅下发现了异常,骇人的是里面竟是一具尸体。地铁中再现连环杀人案,在广大记者的镜头之下,更是在他们庆祝三十周年的这一天,这让所有市民对警察失望至极。警察厅长金亨子紧急召开记者招待会,扬言要在三个月内抓住真凶,否则就主动辞去厅长职位,想要戴罪立功。发布会结束后,厅长将三个月追查到真凶的重任交给了广搜队河玛丽组长,同时任命高智硕高班长迅速捉拿蝗虫归案。高智硕要求大家要从第一班车到末班车全程潜伏,自己首当其冲。他在2号线,三号车厢遇到了一个醉倒的女人,这时来了一个趁扶打劫的男人,他正打算出手阻止,醉倒的女人却突然发功将男人制服。高智硕本着这块区域是他管理的想法想阻止她,却被她当作同伙锁在栏杆上,而真正的小偷也乘机溜走。原来这个装醉的女人是伪装的新人刑警刘玲,她发挥自己对地铁的熟悉再三赶在小偷逃离前追上了小偷,让他崩溃的以为自己撞鬼了,巧的是他将刘玲的名字听成了“幽灵”,最终把小偷吓昏过去。在警察办公室内,高智硕正打算面试新的搭档,新人刑警刘玲带着捉到的小偷来到了他们面前,高智硕立马想到她就是把她拷在地铁上一晚上的人,没想到她就是他们即将要面试新人刑警。无可奈何之下,高智硕选择面试她,但他认为新人的行为会给整组造成损伤,哪怕刘玲再想留下,也选择并不允录用。一次潜伏时,高智硕在刘玲的身边发现了携带拍摄工具的可疑人物,却没有足够的证据逮捕他们。而刘玲作为被拍摄的被害者是唯一有举报权力的人,高智硕只能选择把她叫回警局。在这过程中,他们发现了邀请预告,这指的是邀请把女性迷晕并强奸的人一起进行的犯罪。不同于高智硕的犹豫,刘玲主动出击,高智硕被迫跟着她告诉追击。而刘玲再次发挥她对路段的熟悉度对犯罪的团伙紧追不舍,可惜的是最终还是跟丢了,但回到警局后高智硕决定不能放任不管。在刘玲的胆大妄为下,他们进入了监控室并查到了想要的信息,顺利离开监控室。根据各种细节的线索,他们找到了受害女生的联系方式,却没能顺利联系到她。在刘玲的帮助下,他们通过女生发出的图片得知了她所在的位置。幸运的是他们赶上了正打算离开的绑匪,在他们的努力下,成功阻止了他们带走女生,并将绑匪逮捕。高智硕不知刘玲为何如此固执,但还是没有留下她。原来刘玲是因为她双胞胎妹妹在地铁里失踪才如此执着于地铁警察这个职务,她在找寻妹妹的过程中做了许多功课,才使她对地铁站的所有路况知道的一清二楚。最后差点被绑匪得逞的受害女生前来道谢,高智硕心有所感,最终决定让刘玲入职,成为他的搭档。而另一边地铁连锁杀人案却没有一点进展,而他们要调查的人中,有一张照片正是刘玲的双胞胎妹妹。深夜,刘玲一人偷偷来到地铁通道处,她想要抓住所谓的地铁幽灵,却在黑暗中受到了袭击,她究竟遭遇了什么!

  第2集

  刘玲一直怀疑地铁幽灵一定是在轨道内犯案,于是独自前往地铁轨道内探寻真相。而已经离开的高志硕因为自己丢失钱包的过程对蝗虫犯案手法有了灵感,并中途折回派出所,却发现了刘玲违反纪律的行为。刘玲在地铁内遭到了神秘人的袭击,高志硕赶到之时刘玲已经被击倒,但刘玲并不放弃,她相信爱地会中说地铁幽灵会利用地铁搬运尸体的说法,但高志硕却发现了神秘人留下的线索,认为其是蝗虫。他们转身离去,神秘人却在他们背后紧紧盯着他们走远。而蝗虫偷窃案也因此有了进展,他们发现了蝗虫作案的手法。但刘玲的行为极有可能让高志硕被罢职,了解情况后,刘玲后悔不已。另一边,高志硕前往探望自己的母亲,已经老年痴呆的母亲一直认为自己是十七岁的花季少女,面对这样天真的母亲,高志硕感到非常心疼,他渴望给母亲最好的安排。回到巡逻地点,高志硕和刘玲约法三章,一旦刘玲再造成问题就回到派出所,由于心中的愧疚,刘玲强烈的想要有所作为证明自己,在看到可疑人物后,她再次主动出击。只是这次她再一次失误,误认潜伏的警员是罪犯。地铁站中人来人往,一位不起眼的快递老人在送快递的途中丢失了联系客户的手机,于是来到了派出所寻求帮助,离开时竟将厅长的钱包袋子与他的快递调换。当刘玲和高志硕意识过来时,高志硕已经被厅长痛骂一顿,他们迅速返程去寻找快递老人,不幸的是,当他们回到地铁找到老人时,老人竟已经被人打得头破血流瘫倒在卫生间里。凶手逃得很快,无奈之下只好先安顿好老人,高志硕察觉到了不对劲,开始翻查老人留下的快递,却意外地发现藏匿在药品中的毒品。老人的遭遇一定与毒品有关,刘玲认为为了老人的安全,这件事必须迅速解决,并最终说服了固执的高志硕,直接追查此案。虽然答应了刘玲要查案,但高志硕还是想要按程序走。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根据线索追查到了卖毒品的人,虽然过程曲折,但最后还是与打伤老人的凶手联系上了。他们跟踪凶手来到了凶手的老窝,却发现凶手绑架了老人,在他们进来后,将他作为了人质。高志硕在他们周旋时上前将歹徒扑倒,却分神被歹徒刺伤,刘玲在恐慌下开枪将歹徒射伤,事后才得知,原来高志硕幸运的因胸口放了的餐盒得救。结案后的第一件事,高志硕就扮演了年轻时的父亲前去与母亲见面,温馨的场面让护士两人相视一笑。而刘玲一人回到家中,空荡的房间让她开始怀念起自己的妹妹,如果妹妹还在又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深夜,专案组的河玛丽和属下金宇赫还在地铁站寻找案件的突破口,他们分析了很多,但疑虑还有很多,始终成谜。画面一闪,之前的神秘人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定格在墙上的照片,让人惊恐万分,那个女孩正是刘玲的双胞胎妹妹!

  第3集

  由于刘玲在行动中私自开枪,警局决定开展惩戒委员会,会议上,高志硕讲述了刘玲种种不良行为,但结局竟是为了刘玲说情,他的说辞是刘玲戴罪立功的证据,最后惩戒委员会决定对刘玲从宽处理,但对于高志硕私自将手枪交给刘玲的行为还是做出了减薪处罚。刘玲感激高志硕对她的保护,但为了找到失踪已久的妹妹,她不得不想尽办法拿到地铁轨道的钥匙。还没等她得手,钥匙就在高志硕主动表演后旋踢时掉进了泡面锅中,不顾高志硕的阻挠,她端走泡面锅想要将钥匙藏起来,还这抱歉的心情,刘玲终于将钥匙放在了自己口袋中,碰巧这时与前来给她送灯的高志硕遇到。他们离开时并没有发现,身后的神秘人正目送着他们。高志硕在和厅长汇报完工作时,将自己进入地铁轨道的事情说漏了嘴,为了隐瞒事实真相,他只能和刘玲商量着伪造调查。他突然想起要将轨道屏蔽门的钥匙还回去,却发现自己不慎遗失了钥匙,刘玲一阵紧张,赶紧主动回去寻找。前来要地铁监控的河玛丽与着急的刘玲撞个正着,她拦住了刘玲询问她来到地铁警察队的理由,并怀疑屏蔽门的钥匙就是她拿走的,但是刘玲并不肯承认,在她离开前,金宇赫追上她,向她发出了换队邀请。与河玛丽的交谈让刘玲警觉,她必须要在河玛丽知道前抓紧时间。她回到办公室中找到了封存的地铁轨道,并进入轨道探寻妹妹的下落。地铁上,高志硕小组仍然在恪尽职守地进行潜伏,地铁上有人售卖唱片,虽然是违法的行为,但警察也知道底层市民生活的艰辛,于是选择放过他们这样的人。而刘玲和高志硕则在地铁上遇到了一个因丢钱而发疯的大叔,并将老人带回了派出所。每个人都是有感情的,大叔对孩子的爱感动了大家,大家决定一定要帮他找回钱包,只是没想到在找到钱包后却联系不上大叔。他的妻子告诉他们他从来不会不辞而别,根据他们提供的线索,刘玲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大叔可能是凶多吉少了。因为刘玲擅自开枪的过失,致使自己减薪,而高志硕的母亲在医院中的开销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积蓄,也用完了他的贷款次数。另一边母亲又意外损坏了医院的设备,这让高志硕又欠下一大笔财产。走投无路之下,他把目光投向了在巡逻时收回的借钱小卡片上,只要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他必须想尽办法渡过难关。高志硕根据小卡片上的地址找到了借钱的地方,却发现这是违法的高利贷,谁知就在这时,为了碰碰运气的刘玲,也根据这个卡片找到了这里。高志硕感到无比尴尬和丢脸,为了躲开刘玲他躲进了小仓库中,而刘玲意外找到失踪的大叔后,却被他锁在了高志硕藏身的小仓库里。在等待救援的时候两人聊起了刘玲来当警察的真正原因,就在这时,他们的对话被打断,来人正是为了拿仓库中小卡片的人,两人蓄势待发终于冲了出去。

  第4集

  他们逃出小仓库时,大叔和借款人都已经离开,刘玲利用高志硕借钱纸条威胁他协助她调查大叔的案件。在大叔被关的房间内,他们找到了一份大叔留下的遗书,原来大叔为了保护妻儿接受了受雇杀人的要求。他们原以为照片上的人是目标任务,而背后日期时间则是他们杀人的时间,此事已经涉及杀人犯罪,高志硕原打算让刘玲收手。刘玲却在这时拿出了他工作时间借非法高利贷的证据,威胁他与她一同行动,分离开凶手和受害者,无奈之下,高志硕只好顺从她。根据得到的线索,他们找到了同样借了高利贷的商家询问情况,在找到照片中的地点后,他们才意识到原来这个时间地点并不是用来杀人行凶的,高志硕推断这一切大概是代号为金表的人想要借刀杀人,杀死三件套并将钱占为己有。在思考时,他们跟丢了大叔和三件套,但他们已经找到了方向,很快高志硕就在大桥的一边找到了大叔两人,而大叔,正拿着手枪在逼三件套跳河,想要与他同归于经。大叔深爱着他的家人,高志硕用亲情感化着大叔,他所说的话让大叔内心开始挣扎犹豫,但三件套趁机打掉了手枪逃离了现场,这让大叔感到绝望。就在这时,刘玲拉着音响奔了过来,放着那首让大叔耳熟能详的歌曲,就在思及美好回忆打算放弃轻生时,意外发生了。他脚下一滑险些掉下大桥,万幸的是刘玲和高志硕拽住了他,拼死将他从死神手中拖了回来。而高志硕在这一系列的变故中发现,原来刘玲始终抱着她的真心对待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她的冲动,她的鲁莽,都无一不在说明她的真诚。最后在高志硕整个小组的努力下,他们成功将非法高利贷商人捉拿归案。但大叔也必须对自己杀人未遂的行为负责,为了弥补他的遗憾,高志硕主动前去为他的儿子志焕解围,并将大叔早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交到孩子手中。在办公室休息时,刘玲主动向高志硕道歉,并和他聊起了为何选择地警的原因,高志硕陷入了回忆,但却没有正面回答刘玲的问题。河玛丽在调查连锁杀人案时,发现被害人之间没有任何共同或相关的地方。与此同时,刘玲也偷偷开始了行动,在正打算前往地铁轨道的路上,她捡到自己的一张照片,这让她开始怀疑,出了高志硕和她以外,地铁站里还有人存在!地铁站为了拯救之前在民众面前留下的坏印象,决定邀请金元泰作为形象大使,在接待金元泰时,刘玲却发现所未能给民众安全感的金元泰背地里其实是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她想要在媒体面前揭发这一真相,其他人却为了警察的利益拦住了她。原来高志硕曾和河玛丽有过一段恋情,他们两个并肩作战,共同进退,但高志硕却在两人所有成绩要高升时选择了退位,因为给突然发病的母亲一份保障,他选择放弃去广搜队的大好机会,去了将会让他无所作为的地警队。虽然刘玲对慧珍被金元泰施暴的事情念念不忘,但在高志硕的强调下,还是听从命令全力调查蝗虫案件,刘玲回到派出所称自己找到了线索,高志硕立马行动让刘玲带他来到了嫌疑人躲藏的地点,到了后才发现刘玲竟把他骗到了金元泰的家中。一次又一次地被刘玲欺骗,高志硕彻底爆发了,他指责刘玲不负责任的行为,毕竟搭档彼此的信任是他们能够顺利完成任务的关键!本不想多管闲事的高志硕,在刘玲的坚持下心软了,还是妥协闯进了金元泰家中,及时救下了正在被施暴的慧珍并将金元泰带回了警局。原本想要报案的慧珍在金元泰虚伪的乞求声中放弃了报案,决定再次原谅他,对于金元泰的过往完全不了解的她,始终心怀希望,或许这次金元泰是真的为了她努力做出改变。而事实的真相却是,金元泰的前女友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他的暴力而死亡的。

  第5集

  刘玲在慧珍离开前告诉了她金元泰前女友死亡的真相,但慧珍已经是陷入爱情的傻女人了,她完全不相信金元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最终隐瞒了自己有那个戒指的事实。而在慧珍跟着金元泰离开后,刘玲放心不下慧珍的安危,固执地选择独自来到了金元泰家门口。她与慧珍通了电话,就在要说服慧珍时,金元泰却出现夺走了手机。傍晚高志硕将刘玲唤回,情绪低落的刘玲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跟着一个黑衣人,就在她在地铁上与高志硕通电话时,一个戴帽子的男人袭击了她,昏迷前,刘玲看见了另一个神秘的黑衣人走到她面前。她并不知道那个黑衣人是谁,但她认出了袭击她的人正是金元泰!金元泰回到家中,被慧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金元泰不但没有隐瞒,还让她帮他作掩护,慧珍笑着答应,回到房中却疯狂的找起了可以作为证据的戒指,却在秘密的奖牌底下发现了金元泰前女友的钱包,这让她惊恐万分而这时金元泰也出现在了房内。高志硕因为刘玲的受伤深受刺激,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警察都应该是两两相伴的,他不该因为自己的气恼而让刘玲一个人承受这样的暴力。盛怒的他前去和金元泰挑战,虽然险胜,但还是受了不少伤。在看了慧珍给她的视频后,刘玲深深地被高志硕感动。慧珍终于醒悟过来,要去过新的生活,而金元泰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习惯性约会暴力一案终于落下了帷幕。另一边,地铁连锁杀人案仍在调查中,河玛丽不放过任何线索,每一个细节都要仔细搜查。而刘玲也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妹妹,在地警队调查蝗虫线索的同时,暗地里在地铁轨道内找寻她想要的答案,这一次,她在地铁轨道内找到了一个地图上没有标注的通道,这个通道究竟是通向哪里的呢?地警队在调查蝗虫线索时,他们关注到了鳄梨案件,鳄梨在她播出最后一个视频后就失踪在大众视线内,而视频中疑点重重。厅长与河玛丽也注意到了这个关于鳄梨的怪谈,厅长认为此案与地铁幽灵有关,命令河玛丽一定要去调查此事。为了增加业绩,高志硕带领队员决定要去地铁中伪装进行潜伏。在潜伏时与前辈发生了冲突,却在被赶走后遇上了前来调查鳄梨事件的河玛丽和金宇赫两人。金宇赫再次向刘玲发出了前往广搜队的邀请,但刘玲还是拒绝了,她有她自己的信念,更不会因为惧怕而逃避,也不会因此放弃寻找自己的妹妹。河玛丽两人离开后,高志硕拉着刘玲走向了一群年轻人,他们戴着耳机沉浸在音乐的海洋中,放肆地舞动自己的身体,只有在真正融入其中时,他们才体会到快乐其实也非常简单,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是真正能让你感到害怕的,关键在你自己。

  第6集

  短暂的快乐以后,两人坐在路边摊进食聊天,高志硕一直在掩饰自己受伤的原因,但越是如此,刘玲越是内疚,高志硕为她受的伤,不仅疼在他的身上,也疼进了她的心里。他们回去的这般地铁正巧有着鳄梨案件的怪谈,还没等遇到这个怪谈,高志硕就看见了一个持刀抢劫的人,高志硕在追捕罪犯的时候被关在地铁外,徒留刘玲一个人在地铁上,她联系刘玲想让她带受害人下车,这一次刘玲乖乖的将人带下了地铁,顺利地完成了任务。高志硕本想联系同样在地铁中潜伏的前辈,尝试找到那个歹徒的信息,却不料歹徒十分狡猾,没有留下半点信息。他只能着手从各个受害者出发,依次进行询问。调查过程中他们发现,鳄梨竟也是受害者之一,和盗窃的歹徒究竟是否有关联,这就不得而知了。在调查中鳄梨怪谈的河玛丽一行人,在视屏中发现了凶手的身影,案件有了新的突破。高志硕并没有想到,他们一直在追查的蝗虫竟溜进了派出所盗取了蝗虫帮的调查资料,这群丧尽心良的蝗虫们,竟为了出名不顾一切。随后他找到河玛丽,告诉她他在追捕歹徒时,找到的关于鳄梨案件可能有关的信息。刘玲反复回忆自己在地铁上看见神秘黑衣男的细节,意识到这个可能杀害她妹妹的人,现在想要对她下手了!这让她心中的不安更加强大。她再次打算前往地铁轨道中,但这一次,她偷来了派出所中的手枪,幽暗的地铁轨道中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在等着她?只是还没等她开始行动,办公室就停电了,门外传来了诡异的轮子滚过的声音,她靠近门口,门却自己打开了,对黑衣人充满恐惧的她,根本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挣扎。尽管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人,但恐惧却让她无法动弹,刘玲一面想要为妹妹报仇,一面却因为自己无法战胜恐惧觉得自己很没用,直到高志硕的出现,才让她绷紧的神经瞬间崩塌。高志硕怀疑刘玲有事情瞒着他,但刘玲却始终不愿把真相告诉高志硕,或许并不是因为不信任,只是她内心的不安与慌张让她无法开口。重新鼓起勇气的刘玲捡起手枪,再次走进了地铁轨道,她觉得黑衣人一定就躲在那个没有标注的通道中,黑暗的轨道中她却突然发现了妹妹的遗物,她恨黑衣人没有动手杀了她,但也因此更坚定了要亲手抓住他的心。第二天,刘玲突然提出要换搭档,这让所有人感到疑惑,而刘玲却说是因为她觉得他们两个不合拍,这让高志硕十分无法接受。然而他们吵架的对话却让人听起来像是情侣分手时的对话,高志硕退了一步说等鳄梨案件结束后再提这件事。刘玲一听到这个案件又有了精神,立马开始了行动。他们找到了一个报案钱包被偷的人,却得知钱包已经找到了,虽然有所疑惑,但他们还是继续前往下一个人家中。在监控视频中,他们发现原来所谓的受害者并没有真正的失踪,但奇怪的是他们都不回家,刘玲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什么疑点,于是不顾高志硕反驳,自己前往调查,高志硕误认为总是拒绝调查就是刘玲想要换搭档的原因,于是答应了她。他们果然在便利店见到了鳄梨,高志硕却发现了她的疑点,并告知河玛丽让她进行确认。他们找到河玛丽后,高志硕与河玛丽相当有默契地探讨案件,一步步地分析并接近真相。河玛丽对高志硕情义未断,时刻在给刘玲使绊子,刘玲虽有不满,但却被高志硕压制着。而巧的是厅长已在旁边恭候多时,她狠狠地训斥了河玛丽,要求广搜队协助地警队调查这个性侵案。在前去调查的路上,金宇赫突然提出互换搭档的主意,这让高志硕一阵失神。

  第7集

  刘玲他们找到了性侵案的受害者鳄梨,但鳄梨却不愿回忆那些不堪的事情,更不愿向他们提交口供,刘玲不肯放弃,她保证一定要帮助和保护这些受害的女生,让那些罪犯不能再逍遥法外,得到法律的惩罚。另一边,河玛丽对高志硕旧情难却,她想要和高志硕回到从前,她甚至还找上了刘玲。她知道刘玲加入地警队的真正目的,而刘玲并没有告诉过高志硕,这大概也是刘玲在高志硕面前最大的秘密。而完全不知情的高志硕,还是极力挽回着刘玲,他们究竟还能继续做搭档吗?

  第8集

  无论是对高志硕的愧疚,还是对妹妹案件的隐瞒,面对河玛丽的质问,刘玲都没有办法进行任何反驳,她失落的回到地铁站,却遇到了前来办案的金宇赫。金宇赫邀请她一起前往地铁轨道进行调查。刘玲带着他来到了之前自己找到的却没有在地图上标注的通道,根绝以往自己办案的经理,金宇赫熟练地卸下了铁门,在通道的深处,他们找到了一个上了锁的门。越是神秘不可知,越是让刘玲想要探寻。高志硕在刘玲不做他搭档的日子里恢复了往日的悠闲自在,所有的一切都能够按部就班地解决,再不需要奔波劳累,也不用时刻警惕。面对刘玲的新搭档,他大方地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了刘玲的新搭档。第二天,高志硕仍旧忽视着刘玲,便直接去潜伏了,刘玲本想给他送手机,却发现之前自己发出的录音再次出现在了高志硕手机上。为了套出高志硕的生日,她只能一直跟着高志硕。在一家烘焙店中,他们遇到了烘焙店店长辱骂自己自闭症儿子,这让有着同样经历的刘玲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她想要帮助店长的儿子,但她的做法并不能让大家理解,刘玲只好先行离开。回到派出所中,高志硕小组在讨论时找到了蝗虫获取捕娃儿的线索,终于让他们找到了监控录像中,蝗虫帮的真正面目。另一边烘焙店的老板出门取钱,在他离开后,一个熟悉的女人走进店里,她冲着店长儿子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当店长回到店里时,却发现自己的儿子失踪了。高志硕他们找到了蝗虫们,但也没能料到,他们居然敢顶风作案,在地铁上动作娴熟偷取一个又一个手机。记者再次大肆报道,高班长的再三失利,让宣传部的警长对他颇有微词,他甚至想要厅长将高志硕停职。蝗虫再次犯案,在追查途中,他们还遇到了儿子被绑架的烘焙店店长。这一次刘玲没能劝说高志硕与她一起帮助店长,就连店长自己都有了放弃儿子的想法。刘玲在意识到这一点时,突然有些害怕,她不想店长和她一样,因为失去亲人而悔恨一辈子。刘玲回忆起自己最后一次与妹妹在一起的场景,是她抛弃了自己的妹妹刘真,她也曾将有着自闭症的妹妹视作自己沉重的包袱,但如今却是她最后悔的事情。店长毫不领情,他觉得没有人会懂得他的苦衷,而他宁愿放弃儿子,也不想将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这么拿出去。刘玲发现,想要知道绑架店长儿子的凶手离开的路线就必须找到蝗虫帮偷走的手机,于是她只能找上了高志硕。根据刘玲提供的路线,高志硕最终相信了她真的是来抓蝗虫帮的,但却被她帮了倒忙,直到被刘玲撇下,高志硕才知道刘玲只是为了寻找丢失的手机。当她在垃圾堆中怎么都找不到被蝗虫遗弃的手机包时,找不到吗妹妹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愧疚,不安,让她哭得不能自已,而这一次都被赶来的高志硕看在了眼里。

  第9集

  高志硕虽然满脑子都是抓住蝗虫帮,但他内心除暴安良的正义感还是让他选择帮助刘玲调查自闭儿绑架案。他们在垃圾堆中奋力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找到了拍到绑架过程的手机。他们赶到面包店,找老板确认,可老板只是瞄了一眼,就否认是熟人办案。他无所谓的态度让刘玲很愤怒,也许是不想老板走上不归之路,也许是心疼同样是自闭儿童的志勋,刘玲不忍心放任这件事往坏的一面发展,错过任何能找到绑匪的线索,正勋就多一分受到伤害的可能。他们顺着视频中的线索,调查出了带走正勋的那个女子的线索,并查到了他们藏匿的夏娃雕塑学院。他们赶到时,却发现学院内没有任何人。另一边,正勋的父亲带着钱赶到的与绑匪联系的地点,原来正勋的父亲并没有放弃正勋。他趁警察离开将钱交给了绑匪,绑匪也没有食言,地铁开走后,店长果然在地铁轨道的对面看见了自己的儿子正勋。正勋昏倒在地上,店长已经来不及多想,赶紧找了过去。地铁上,绑匪拿到的钱袋中响起了铃声,在众人不耐烦的情绪下,她终于还是拿出了包内的手机,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刘玲就从另一节车厢内走了进来,她和高志硕两面夹击,将绑匪成功抓住。绑匪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料到高志硕留了一手,在他们出发去学院前,将手机放进了包中。原来店长并不是冷酷无情的人,这么多年来,他都不曾放弃要教育自己的儿子,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会放弃正勋的,正勋就像是他的命。作为自闭症孩子的父亲的他,有着比别人更沉重的压力,刘玲对此深有体会,正勋父亲说的话,就是曾经她心中所想。刘玲将正勋做的雕像送给了店长,这一刻,没有人再可以左右他们的情感,亲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虽然这次高志硕没能抓到蝗虫帮,但厅长还是夸奖了他,毕竟作为警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除暴安良。而此刻蝗虫帮内部也不和谐,有成员开始感到恐慌,不满头领的做法,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此后,高志硕又重新和刘玲成为了搭档,他们一同在地铁中潜伏,一起完成每天的任务。刘玲在好友工作的地方看见了假扮母亲对象的高志硕,这才知道原来高志硕有这样难以启齿的烦恼,也难怪他当初会迫于无奈去借高利贷。刘玲在金宇赫的帮助下得知三号线确实隐情,他们决定今晚去打开那扇背后充满神秘的门。就在此时,地铁公司安全管理本部决定收回已经失踪已久的屏蔽门钥匙,高志硕只好说谎落在了家中,为缓解这一危机多争取了一天的时间。河玛丽日日夜夜地调查案件,竟意外找到了嫌疑人的线索,根据嫌疑人在公共电话亭所打的电话,调查到了嫌疑人可能想下手的对象——崔美罗。而崔美罗再次和嫌疑人联系,想找回自己的钱包,可就在他们想要联系上崔美罗时,她的手机却没电了,他们只能靠刘玲的推测进行调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崔美罗的安危也越来越让他们担心,所有人不禁加快了脚步。只是他们最终没有赶上,崔美罗掉进了凶手的陷进中,她挣扎的期间,高志硕和刘玲敲响了限制区域的门,让她有了生的希望。

  第10集

  凶手行凶前,崔美罗想起了许多,但她来不及反应,就被地铁幽灵永钢丝勒住了脖子,无法动弹。刘玲和高志硕在找到正确的入口时,发现崔美罗已经奄奄一息的躺在了血泊中,幸运的是,崔美罗尚存呼吸,或许还有挽救的机会。刘玲在高志硕拨打急救电话时,果断冲了出去,凶手刚行完凶,一定正在离开的路上。但刘玲却在仓促的追赶中,与凶手擦肩而过,虽然判断出凶手可能乘坐末班车离开了,但刘玲赶到时,还是错过了末班车。另一边,高志硕母亲现在的看护阿姨家中,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翻看她收藏的关于地铁幽灵犯案的那些新闻,她好像知道自己的儿子就是凶手,但出于对儿子的保护,她始终保持沉默。因为受害人崔美罗并没有死亡,事情还留有余地。夜晚的地铁轨道总是安静无比,黑暗且神秘,仿佛里面隐藏着巨大秘密。当晚,刘玲和金宇赫约好一起去打开地铁轨道里管制区域那个上了锁的通道。他们果然在通道的深处发现了凶手的藏匿点,藏匿点有许多遗失的钱包,崔美罗包括前几个受害者的钱包都在其中,这些大概就是凶手用来诱拐受害人的道具。刘玲与金宇赫全心投入到了调查中,并没有发现转角处地铁幽灵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对于他们的到来,地铁幽灵似乎深受刺激。之前刘玲遭袭击的那天,在地铁轨道里捡到了衣服碎片,与藏在箱子里的衣服正好吻合,不知道凶手留下这一讯息是想说明什么呢?一时间毫无头绪的他们决定先继续搜查。在一面贴满了照片的墙上,他们发现了数名被害人的照片,其中一个就是刘玲的妹妹刘真。这张照片中的刘真紧闭双眼,身上还有血迹,看样子凶多吉少,这击碎了刘玲心中的幻想,她撕下照片,忍不住崩溃大哭。冷静下来后,她将照片贴了回去,为了不连累高班长,他们不能直接将这里的事情上报上去,在这之前,他们不能动这里的所有东西。刘玲和金宇赫离开的时间有些久,高志硕担心刘玲便出门去找他们,却发现地铁站的屏蔽门开着。联想起自己丢失的屏蔽门钥匙,和刘玲这些天的异常反应,他不难猜到刘玲被着他做了什么。高志硕不愿相信刘玲背叛了自己,他想要刘玲给他一个解释,但刘玲却只是将屏蔽门的钥匙给了他,选择沉默不语。这个时候刘玲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在狡辩,她偷了屏蔽门钥匙并进入地铁轨道是事实,她无法否认。同时,她也不能向高志硕全盘托出,她也有她的难言之隐。金宇赫回队后第一时间向河玛丽说明了情况,河玛丽虽然气愤刘玲的自作主张,但为了调查案件,还是先采取了行动,广搜队以有人匿名举报的理由搜查了凶手的藏匿点。而河玛丽借机向厅长申请将刘玲调到广搜队协助调查。这一次刘玲真的调去了广搜队,高志硕深感痛心,不但是因为刘玲的背叛,更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欺骗和隐瞒。而河玛丽虽然给了刘玲亲手调查地铁幽灵的机会,但也将她抛弃自闭妹妹的真相揭露了出来,狠狠羞辱了她。在接下来的调查中,根据崔美罗提供的线索,河玛丽猜测地铁幽灵很有可能曾是个地铁小偷,身高超过180,刘玲想到很有可能是蝗虫帮的成员,如此一来,目标又缩小了范围。于是高志硕等人刚在蝗虫帮事件中取得进展,就被河玛丽的广搜队劫走了。与此同时,地铁公司的人也前来将屏蔽门的钥匙拿走。地铁公司的管事怀疑地铁警察私自进入地铁轨道,于是找上厅长,厅长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将刘玲和高志硕叫到了办公室,决定对他们两个再次召开惩戒委员会,相较于刘玲停薪三个月,高志硕被停职三个月。无处可去的高志硕只好来到疗养院与母亲一起。蝗虫帮内部因为警察的搜捕和怀疑,也开始互相怀疑,但他们三个人都不是初犯,立马改变了策略,决定先躲一阵子。而高志硕也意外发现,跟踪刘玲的黑衣男竟然就是袭击崔美罗的地铁幽灵,前往看望母亲时,母亲的看护阿姨有些异常的追着一男子跑,高志硕并不知道,他正是看护阿姨的儿子,也是隐藏在暗处的地铁幽灵。与此同时,他还是收到了刘玲拼命想要删掉的那个语音留言,也听到了她的真心话,也知道了那些刘玲对他的隐瞒。就在这时,刘玲在医院工作的好友出现向高志硕坦白了刘玲的秘密。知道真相的高志硕心疼刘玲的经历,知道自己错怪了刘玲,赶紧回头去找刘玲。

  第11集

  高志硕从刘玲的护士朋友口中得知,刘玲的妹妹刘真竟是死在地铁幽灵手中,他立马联想到刘玲加入地铁警察队、暗自进入地铁轨道、不顾一切帮助自闭儿种种让人疑惑不解的行为,原来她的执着,都是为了自己的妹妹。他来到广搜队,指责河玛丽对刘玲的残忍,让她时时刻刻面对自己死去妹妹的照片,但却反被河玛丽赶走,只是最后他终究是知道了刘玲抛弃妹妹的真相。但就在这时,高志硕突然提起曾经与河玛丽分手的原因,他懂得人生的艰难,在艰难面前,连他这样的成年人都会面临崩溃,更何况当初只有十岁却要和自闭症的妹妹相依为命的刘玲,她的艰难只有她自己知道,独自默默承受。高志硕的出现,解救了被众人指责着的刘玲,他带着她逃离众人的不理解,将她送回了家。刘玲邀请高志硕一起吃泡面,当两个人局促却充满喜悦地坐在天台一起吃泡面时,他们一起吃泡面,一起喝酒,一起聊心,做让他们最开心最开怀的事情,仿佛所有的误会都在此刻烟消云散,此刻只有他们两个。刘玲醉倒后,高志硕将她抱回屋内,却意外地发现房间里到处都是关于地铁幽灵的信息,连睡觉的床都没有,刘玲在背地里做出的努力可想而知。高志硕用窗帘遮住那些照片,还连夜给她买了米,想让刘玲偶尔照顾一下自己,不敢表达自己心意的他,做完这些事情就借口送刘玲离开出了门。刘玲来到办公室后,河玛丽将凶手杀害刘真,并给刘玲留下信息的事情按照她的分析说了一遍,并强调,凶手之所以杀人,是出于对刘真的怨恨。如果在衣服布料上发现的DNA确实和刘玲双胞胎吻合,她的想法就可以成立,在此期间,她公报私仇地将刘玲打发去发通缉传单。蝗虫帮的三个人也开始了互相猜疑,光头万德将矛头指向了亨秀,他时不时透露出的诡异杀气和行为,他仿佛是精神分裂了一般。而这时,亨秀走了进来,开门见山的要和他说说万德他杀人的事情。夹在中间的老大面露难色,两个人都好像有问题,他究竟该相信谁?河玛丽本要去调查举报蝗虫帮的事,却被厅长临时问话,她对河玛丽的冷血无情感到失望,明明早就可以调查的事情,她选择无视,这让河玛丽心中很是崩溃。高志硕在与母亲见面时,听到母亲介绍看护阿姨的儿子,但看护阿姨不但不承认还慌忙离开,他回想起之前看护阿姨追着一个陌生男子的场景,突然有了思路,他好像错过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傍晚,他与厅长见面,厅长教他,想要守护的人越多,就要先守护好自己。期间,他接到了举报蝗虫帮的电话,才发现他拿错了刘玲的手机,他没有因为自己停职而放弃去抓坏人的行动,反而向厅长表明真心,厅长这才同意让他赶去支援。蝗虫帮的队长独自来到了地铁站,万德则躲在曾经的老大的底盘,亨秀则躲进了住宅区。警察们兵分三路,果然顺利找到了这三个人的藏身之处。其中金宇赫和高志硕闯进了贼窝,而金宇赫和高志硕在经历了一番恶斗后,却不幸让万德逃走。而刘玲和河玛丽则找到住宅区,正巧看到亨秀绑架并威胁着老人,他们闯进屋子,亨秀却乘机从窗户逃走了。高志硕的组员虽然找到了队长的逃跑路线,却还是在追赶的过程中被甩开。最终三组皆一无所获。离蝗虫帮约定出海的时间只剩下了四个小时,三人躲在暗处,想着只要他们熬过了这四个小时,他们或许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凌晨,他们相聚在港口,但队长却因两人奇怪的造型心生怀疑,有了独自坐船离开的念头。但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他报了警,但还是被万德和亨秀找到,队长顿感绝望。当三组警察聚集在港口是,蝗虫帮三人正准备离开,他们制服了三人,却发现只对应上了两个人,队长已经逃之夭夭。

  第12集

  广搜队抓住了蝗虫帮的两个人,却让队长逃走了。河玛丽质问高志硕,为什么被停了职还要参与到案件中,高志硕义正言辞地回答了她,是刘玲的出现改变了他,他与河玛丽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刘玲告别高志硕以后,便回到局内和广搜队一起审问蝗虫帮的两名同伙,他们本不愿坦白,但在知道队长报警举报他们,背信弃义时,他们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知道的信息都告诉了警方,但他们知道的也仅仅是他的假身份,韩泰雄,警方也找到他们藏匿的地点取证。他们并不知道,广搜队抓到蝗虫帮时不慎被几名记者发现,关于警察的负面新闻疯狂的爆出。宣传部的负责人将所有的错都归到了高志硕的头上,并想方设法想让高志硕承担一切责任。广搜队将队长的DNA与地铁幽灵的DNA相比对,发现两个身份却是时同一个人。与此同时,崔美罗在众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地铁幽灵的母亲杀害,此人正是高志硕母亲现在的看护阿姨。刘玲身心俱疲,失去了崔美罗这一线索,想要抓住地铁幽灵就难上加难了。她回到自己的房内,看着高志硕改良过的那面墙,上面有着自己所有努力过的痕迹,但偏偏如今的自己一无所获。失落的感觉让她想起了高志硕给她准备的饭菜,如今,她只剩下这片刻的温暖。失落以后她还是要回归调查中,只是地铁幽灵一案始终没有什么大进展。停职后的高志硕格外想念刘玲,他在翻看旧照片时,突然注意到地铁幽灵曾经跟踪过刘玲,为了刘玲的安危,他决定每个夜晚默默守护在刘玲的身边。他接到厅长的电话,以为会有机会回到地警队,谁知这背后竟是一场阴谋。他刚打算向刘玲表白,就接到自己将被调到小岛上的复职消息,虽然复了职,但却要远离刘玲,远离自己的母亲。迫于生计他却只能屈服。虽然要被调走,高志硕还是每晚躲在刘玲家附近保护她。一个晚上,高志硕突然敏锐地感觉到不对,他起身环顾四周,居然发现有可疑人在刘玲家对面监视刘玲,并且已经监视了许久。他连忙收好证据交到了广搜队,河玛丽对他保护刘玲的举止一阵嘲讽,但还是将烟头拿去和地铁幽灵做对比。河玛丽在拿到布料上的DNA和刘玲DNA的比对后,认为是刘玲的妹妹刘真对凶手有过什么不好的行为,才导致自己被害,她不顾金宇赫的阻拦,态度强硬地逼迫刘玲。晚上,金宇赫陪同刘玲回家,顺便前来潜伏,他们遇到等待在刘玲家门口的高志硕,高志硕在金宇赫面前,没有正当理由再留下来陪伴刘玲,只好无奈离开。第二天,刘玲找上了厅长,请求厅长给她和高志硕一个机会,利用高志硕离开前的一周调查蝗虫帮,若是一周时间内,他们可以抓到蝗虫帮的队长,也是地铁幽灵的真凶,就让高志硕恢复地铁警察队的班长一职。厅长也存有私信,当着宣传部负责人的面同意了刘玲。刘玲带着好消息回到了地铁警察局,高志硕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将刘玲拥入怀中,刘玲不但将他变回真正的自己,还为他争取到了复职的机会。追捕蝗虫帮的任务再次提上日程,几人充满干劲,在与蝗虫帮对接收取脏物的人那找到了突破口。他们顺着资料一个一个找了过去,最终找到了背后帮助蝗虫帮队长制造假身份的人。根据这个女人的口供,他们赶到了地铁站。果然,他们在地铁站中与蝗虫帮的队长相遇,经过一番拼死追逐,高志硕和蝗虫帮队长跑进了一条死路,高志硕也成功将队长制服。随后赶到的刘玲,手中死死拽着她妹妹刘真曾经带着的项链,她质问蝗虫帮队长她妹妹的下落,却从他口中知道了一个大秘密,她的妹妹刘真并没有死!

  第13集

  队长并没有直接告诉她刘真在哪,他只说刘真并没有死。双方僵持不下,知道河玛丽和金宇赫赶到,才终于将他以地铁连环杀人嫌疑犯的身份带回局里。三个月的期限就要到了,厅长正在感叹她即将结束的警察生涯时,突然接到了电话,说是抓到了地铁杀手。由于高志硕了解抓捕蝗虫的经过,厅长命令他和河玛丽一起立刻开始审问。队长金熙俊并没有很配合他们的审问,假装出自己很有可能是地铁杀人犯,说出一些具有迷惑性的话语,然后最后再告诉他们他只是目击者,并不是杀人犯。河玛丽和高志硕很愤怒被他所愚弄,刘玲更是心神不定,冲进审讯室中疯狂地质问他。最后,金熙俊才说出了实情,他确实在地铁中看见了奄奄一息的刘真,但他并没有救下她,而是偷走了她带的项链后,就直接逃走了。他这样不负责任没有同情心的行为,让刘玲很是愤怒。根据指纹的对比发现,金熙俊确实不是地铁幽灵但地铁幽灵是通过钱包联系受害者的,于是他们将目光聚集在了和他们有过非法交易的人身上。虽然没能抓住真正的地铁幽灵,却高志硕被提醒刘玲今天生日时,还是决定先帮她过个生日,只是没想到,刘玲反应激烈的冲了出去,到地铁站外时,遇到了前来祝贺的金宇赫。她的生日同样也是她妹妹刘真的生日,这让她每个生日都会联想到心中的难受。但这一次,有了高志硕和金宇赫的陪伴,她终于能过一次开心的生日。第二天,厅长在前往找河玛丽时,听到了关于河玛丽针对刘玲的传言,她质问女儿为何对这些事情如此冷漠没有同情心,但河玛丽只是辩解自己是单纯为了理智办案。厅长本想夸奖女儿同时让她意识到问题所在,但面对厅长对她的夸奖,河玛丽并没有很开心,她梦寐以求的母亲的夸奖和认可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让她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压力和难受。崔美罗的葬礼也邀请了她曾经的同事和办案的警方,李警官和崔美罗的父亲交涉时问到崔美罗辞职不做警察的原因,她的父亲告诉他们,崔美罗曾经被一个在地铁中偷拍的男生羞辱的事情,这让李警官心中一惊,冷汗涔涔。他赶回局里,将自己埋藏在心中羞愧万分的一件事告诉了大家,原来他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同时还被崔美罗目睹,他猜测这件事与崔美罗辞职有很大的关系。他们联系了崔美罗曾经的搭档,得知三年前,崔美罗曾遇到过一个大案子,是一个流浪汉将一个女孩推下地铁站的案件。与此同时,广搜队在调查时,发现了一个精神病院的可疑人物,他收快递的时间竟然都恰巧在案发前几天,河玛丽在调查时收集了这个有精神病的可疑人物,并展开了调查。没想到他们所调查的人,居然是同一个人,那个精神病人就是当年的那个流浪汉,指纹对比出来后是一致的,他果然就是地铁幽灵。众人赶紧驾车赶往医院,而这个医院正是高志硕母亲和刘玲朋友美贤所在的医院。美贤在医院中意外见到了流浪汉,她震惊的样子仿佛是知道些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看到他后,失魂落魄的匆忙离开。而高志硕在和母亲看护通了电话后,看护阿姨来不及打招呼,赶紧到封闭病栋打开了流浪汉的房门,此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爱着的儿子。就在此时,高志硕的母亲竟出现在她和儿子面前,战战兢兢地说了一句:“阿姨,不能给那个人开门。”

  第14集

  看护阿姨并不想牵扯高志硕的母亲,让她不要发出声音,也不要跟着他们,便带着流浪汉离开了病房。高志硕他们赶到病房时,人已经不见踪影,他们立马展开搜索。崔京姬带着流浪汉躲避了警察的围捕,一路躲进了机械室中。找寻流浪汉的过程中,高志硕意外得知自己的母亲也跟着看护阿姨一起出去了。在医院中迷了路的高志硕母亲,在和逃亡中的两人又一次相遇后,选择了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进了机械室。就在此时,一个黑衣人走进了机械室。此人正是刚从警局中逃出来的金俊熙。原来他就是地铁幽灵,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金俊熙。当年被流浪汉推进地铁轨道惨死的女孩金赛仑竟是他的女儿,但因为流浪汉精神不正常,法院判了他无罪,让金俊熙怀恨在心,这样的恨日积月累,最终在与刘真的再次相遇时全然爆发,他开始了他的复仇之路。他曾经目睹自己女儿惨死的全过程,那些视而不见冷血的路人,有着自闭症的刘真,以及精神不正常的流浪汉,他谁都不会放过,仇恨已经占据了他的内心。终于他还是将流浪汉杀害,但作为他母亲的崔京姬却没有主动阻止他,赛仑的死她也有很大的责任,至今让她难以释怀,对于儿子的杀人行为,她选择了纵容和包庇。虽然她也很希望儿子能够就此收手,但恐惧让她退缩。在儿子再一次杀人后,她本想替儿子认罪,但金俊熙却选择了另一条路,他还有未完成的事情。高志硕和刘玲找到机械室时,金俊熙已经带着死去的流浪汉离开了现场,看护阿姨也仓促逃走,不知所踪。但他们却在这阴暗的角落找到了高志硕的母亲,高志硕的母亲目睹了杀人的全过程,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在他们找到她时,已经吓得神志不清,高志硕只好先将其带回病房中静养。刘玲并没有直接离开,她在现场看见了金俊熙给她留下的一台电脑,电脑中播放的正是金赛仑死亡的真相,而她的妹妹刘真,竟然真的做了错事,连累了赛仑跌落地铁。另一边,李警官在检查出入车辆时发现了驾车逃离的蝗虫帮,他联合搭档一同追赶,好不容易抓到两个人,却在离开的路上意识到了不对。但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躲在车厢内的金俊熙早已经带人逃走。赛仑死的那天,那天刘真去面试,将妹妹刘真交付给了好友美贤,美贤虽然知道真相,但出于内心的恐惧,她始终没有讲这些事情告诉刘玲。如今真相摆在刘玲眼前,她才终于泣不成声,求刘玲原谅她。事已至此,刘玲也只好痛苦地将真相告诉了高志硕等人。而金俊熙的母亲曾目睹自己的儿子谋害刘玲的妹妹刘真,甚至帮他打着掩护。在金俊熙将刘真扔在地铁轨道中时,出于最后的良知,她救下了仍有一丝呼吸的刘真,并将她带回家中当做孙女赛仑来抚养。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善罢甘休,而是选择的更大范围的报复。这一次她害怕儿子会找上门来,便决定取钱带上赛仑,也就睡刘真的妹妹离开这里。就在她离开去取钱时,刘玲和高志硕来到了她的房前,敲响了房门。

  第15集

  房内的刘真本来听到敲门声很害怕,但在听到刘玲的呼喊声后,她想到了自己的姐姐,并认出了她的声音,让她有所松懈。就在高志硕撬开房门时,看护阿姨赶在他们进门前带着刘真从后门逃走,他们发现时,两人已经走远。刘玲留在屋内勘察现场,她发现看护阿姨的家中确实有两个人生活的痕迹,明明她的孩子是个男的,但奇怪的是她家中居然都是女孩子的东西。这让刘玲很是怀疑,便拿了一个梳子回去检验DNA。广搜队的办公室中众人齐聚一堂,讨论着凶手可能的行经路线。高志硕强调凶手杀掉这些人正是为了告诉世人,杀他女儿的不仅仅是哪个流浪汉,更是当时在场却没有施以援手的所有人,所以这一次他还是将尸体藏于地铁中,向警察示威。刘玲随后分析道,想要躲过众人的视线,将尸体带上地铁,他唯一的机会就是早上人最少的首班车,他们决定去地铁警察局讨论作战计划。清早众人伪装了自己,走进首班车的地铁中,首班车到达,刘玲和高志硕走进了地铁中,当他们在第十节车厢相遇时,却发现车上显示是竟是第六节,有人故意改变了地铁站上的贴纸,引到乘客远离第十节车厢!这一重大发现,让他们赶忙冲向空无一人的第十节车厢,果然在那里看见了正在藏尸体的金俊熙。第十节的车厢上了锁,门后金俊熙看见他们毫不畏惧,高志硕也气愤地将这扇门砸开,却见金俊熙命也不要的跳出高速行驶的车厢,跌入了地铁轨道中。这一突变,让刘玲失了魂一般的想要跟他一样跳下地铁,幸好高志硕理智地拦住了她。出了地铁,高志硕安慰了刘玲,刘玲这才冷静下来。他们聚集在一起后,刘玲将地铁幽灵可能的作案手法分析给大家。就在这时,那把梳子的DNA检验也出来,竟和刘玲的DNA一致,这证明刘真还活着。他们分工调查,在地铁警察队的帮助下,他们在监控中找到了金俊熙。同时高志硕和刘玲也找到了看护阿姨可能去的亲戚家,一个一个排查过去,只是他们并没有遇上看护阿姨,其实,看护阿姨已经带着刘真做上了出租车。看护阿姨确实来到了这个亲戚家,但却因为儿子金俊熙的一个电话,慌忙带着刘真离开了,她知道儿子再找刘真。刘真看到了自己的姐姐,看护阿姨见她如此,便心软让她去找姐姐,但刘真想起从前姐姐抛弃她的事情,犹豫了很久决定留在看护阿姨的身边,不再去想念姐姐。就这样,刘玲和他们再次擦肩而过。看护阿姨带着刘真回到了精神医院,她求着儿子放过刘真,但儿子拒绝了她。这一幕让高志硕的母亲看见了,她追上看护阿姨想要留住她,但看护阿姨却说了一段话刺激了高志硕的母亲,一瞬间,她记起了老年痴呆后儿子在她身边发生的一切,为此,她更想要守护自己的儿子。只是在和看护阿姨争吵时不慎被推到昏了过去,阿姨也趁机逃走。高志硕赶往医院看母亲,母亲告诉他看护要去的地方,母亲因祸得福恢复了记忆,让高志硕又惊又喜,所有的坚强都在这瞬间崩塌,在母亲面前他终于可以不再装作坚强。随后他和刘玲赶到宾馆,刘玲找到了看护阿姨,却被她逃上了天台,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杀了刘真后一定也会自我了断,她不想一下子失去两个孩子。见刘玲是真心想要保护刘真,她决定告诉刘玲,正当她打算将刘真的下落告诉刘玲时,金俊熙赶到,两人如临大敌。

  第16集

  因为金俊熙的到来,看护阿姨停住了正要说出刘真下落的口,作为刘真监护人的刘玲,向金俊熙表示抱歉,但她的说辞并没得到金俊熙的原谅。金俊熙作为一个父亲,为了给女儿报仇已经沦为了杀人魔,他向刘玲描述刘真当时垂死的状态,激怒刘玲开枪杀他,他告诉刘玲,只要他不死,他就一定会找到刘真杀了她。最后,刘玲放下了手枪,放弃这个将他杀掉的好机会,却被金俊熙反扑,金俊熙用铁丝勒住刘玲,差点让她窒息,最后看护阿姨出手阻止了金俊熙。她早就拜托美贤到酒店带走刘真,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拖延时间,给美贤足够的逃离时间。但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不顾一切对她也想动手,但她醒悟地太晚了,是她一直在纵容自己的儿子。高志硕赶到时,崔京姬当着躲在暗处儿子的面,跳楼自杀了。金俊熙这时候惊恐地冲下楼,但母亲已经奄奄一息,在他的注视下断气了。就在这时,妹妹刘真出现在他身边,但她喊出的那声“奶奶”,让金俊熙本要出手的动作停住了。刘真因为看护阿姨的死痛哭流涕,为了保护刘真,高志硕率先一步开枪射伤了金俊熙。刘真因为害怕逃离了现场,刘玲追过去,却因为与她隔了条火车轨道而失去她的踪影。地铁幽灵终于落网,但刘玲的妹妹却仍不知所踪,高志硕在记者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尖锐的问题,他们将话题引到了唯一的幸存者刘真身上,疯狂追问她的去向,让高志硕一时无言以对。刘真的离去让刘玲陷入深深地自责中,而高志硕背地里帮刘玲四处张贴寻人启事,费尽心思。而厅长虽然因地铁幽灵一案被民众赞扬,但她决定再次召开记者会,她还是决定辞去厅长的职位,因为案件并没有结束,作为最开始的被害人刘真却还没有被找到。厅长用自己的前程给一旁的女儿好好上了一课,因为他们的过失,才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广搜队河玛丽也接到了下一个案件,她想起还未找到的刘真,决定先找到她完结地铁幽灵一案,厅长欣慰地看到自己的女儿有了成长。高志硕再贴广告时,意外发现了失踪的刘真,刘真下意识想要逃走,但高志硕拦住了她刘真虽然自闭,但也是个能听得懂话的孩子,他想要说服刘真跟他回到姐姐身边。他告诉刘真,刘玲为了找她,每日每夜从未曾放弃过,希望刘真可以原谅刘玲,跟他回去。刘真还是独自离开,但她回到了地铁站中,顺着曾经刘玲给她画的路线,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走去。高志硕始终跟着刘真,保护着她回到家中。等待在家门口的刘玲时刻盼着刘真能够回家,在一天又要结束时,失望地回到家中,她甚至为刘真留了门,怕她回来时进不来。半夜,刘真真的进门了,她走进家中发现姐姐刘玲拿着教她画的地图在地板上睡着。第二天刘玲醒来时,睁眼竟是妹妹刘真,不禁让她泪目,妹妹的一句“姐姐,我想你了”,让刘玲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她又何尝不想念妹妹,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刘真。两人终于团聚。高志硕心情极好地去看望母亲,但没想到母亲再一次不记得他了,虽然那一次恢复记忆的时间很短暂,但高志硕却很是满足,这一次,他不再怨天尤人,这样单纯却幸福的母亲让他也感到幸福,这样就很好了。地铁警察队野餐时,刘玲带上了自己的妹妹,他们一起去游山玩水,一起享受如今的美好生活。高志硕也在这时,想要和刘玲告白。晚上回到工作室中,两个人隔着帘子睡觉前,如今找到了妹妹,刘玲再没有什么顾忌,终于决定答应和高志硕在一起。一大早起来,他们俩就甜蜜蜜地去潜伏巡逻,一边巡逻,一边谈恋爱。巡逻结束,两人走上地铁,因为巡逻时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争吵,两人静下来后回忆起彼此度过的欢乐与悲伤,一起办案时为对方的付出,彼此相视一笑。晚上两个人一起去约会,他们谈起了生活和未来,因为有了对方的存在也许会变得不同,但两个人都心中欢喜不断。第二天他们在地铁站中找到了很久前的一个作案者,带着水果刀袭击偷东西,还袭击了别人。他们和广搜队终于步入了正常的办案状态!新的生活也即将开始!

推荐文章

手机版